服务器里的中国 - 中国记忆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06|回复: 0

又到四月初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4-27 21:40: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又到每年一度的四月初八,在我的人生经历中,这一天总会失眠,从心底涌出的莫名激动常常使我感到一丝紧张,总觉得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其实,纯属庸人自扰,这一天和平常一样,从来也没有什么意外情况发生。
      相传四月初八,为佛祖释迦摩尼诞辰,又称浴佛节,是我国佛教的一个重要的节日。传说释迦牟尼是迦毗罗卫王国的王子,刚降生人间,便能站立行走,开口讲话。他右手指天,左手指地,意味着“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王子出生时,天空中出现九条金龙,口吐香汤,为王子沐浴,以后的这一日,就成了浴佛节。我国的浴佛节法会,尤以山西省五台山最为隆重。届时,五台山要在大雄宝殿供奉释迦牟尼诞生像,是一尊稚气可爱、浑身赤裸的孩童立象,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太子像前放一盆用中药材煎制的香汤。主持僧人点灯、上香、摆供、三跪九拜,全体僧众诵经,鼓乐齐鸣,在经乐声中,主持僧人为佛祖沐浴。法会结束,僧众要分领浴佛香汤,回僧房沐浴自身,以求尽快修成正果。 这一日,善男信女们都要到寺庙烧香诵经,顶礼膜拜,祈求来年风调雨顺家口平安。在民间,这一日又形成了庙会。精明的商家们在各寺庙前举办各式各样的庙会,有买有卖,在赚足了银子的同时,也为每年的四月初八平添了诸多情趣。
      我之所以会在这一天“庸人自扰”,源于我亲身经历了一次莫高窟的四月初八“庙会”。1968年,我在农建十一师二团宣传股工作,奉领导指示带酒泉军分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去锰矿慰问演出,路经敦煌莫高窟,为敦煌文物研究所的职工家属进行了一场宣传演出,受到热烈欢迎。演出结束已近午夜,文研所食堂为我们做了一大锅面条当宵夜。革委会的领导极力挽留我们再呆一日,我以日程太紧婉拒了他,表示连夜启程。但这位领导后来的一席话使我不得不改变主意多留一日,他说:“明日是传统的四月初八庙会,敦煌四周的百姓们要上山朝拜。文革后虽不许烧香磕头了,庙会也停办了,但仍挡不住人们的习惯势力。我们文管所老少就40来人,上山的群众几万人,看不过来呀。你们来正好协助我们维持一下秩序,只要不让群众进洞烧香就行,出了问题那可是政治事故呀”。从领导的眼神里我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和带队的排长商量一下就留下了。战士们都随身带着背包,就睡在礼堂的舞台上,我和司机没带行李被安置在招待所。招待所里满是尘土,说明好久没有接待过客人了。   
       在招待所里,革委会的领导同志向我详细地介绍了情况。原来敦煌周边百姓多是信佛之人,每逢四月初八日,各公社男女老幼都要乘毛驴坐牛车浩浩荡荡到千佛洞上香拜山逛庙会。届时,从兰新公路到莫高窟的戈壁滩上,绵延十几里搭起席棚、帐篷。有百货农具,马具铁器,蒙藏医药、种籽化肥、皮货山货、各色小吃、衣食住行、五行八作、说书唱戏、相面算卦。从祁连山走出的蒙藏驼队驮来大批的皮货山货,又奇迹般地驮走了大批的盐巴糖茶日用百货。酒泉、玉门的百货公司也开来了大蓬车队,赶会的人是一路走一路买,到千佛洞时,乘人的牛车已变成堆满货物的货车。“文革”开始后,红卫兵大扫“四旧”,勒令停办了庙会,不准人们再上山朝拜。但千年积习怎能一朝便改,百姓朝佛之情谁也无法禁止。尽管中央曾下令封闭莫高窟,但四月初八,百姓拜山却依然照旧。去年就因为人手不够,群众涌上山来,毁坏了几座佛像……
      深夜,在上寺的招待所,住在朱德郭沫若曾下榻的房间里,看着窗外的树影婆娑,听着远处风铃的叮咚,几乎一夜无眠,全国“破四旧”如火如荼,我们却在这里看着老百姓拜佛,回去如何向组织汇报?“文革”开始后,千佛洞已停止接待游客,周总理特批的保护工程也停止施工,山上山下到处堆满了石料和预制块,突然一下子上来几万人,谁能想到会出什么事?天还没亮,我就悄悄起床走到门外,却发现文研所的人们早就干上了,有的往树上贴标语,有的在山路上挂横标,有的在林中插红旗。
     站在山阶上往戈壁望去,远处串串移动的灯光是兰新公路上的汽车,东方的天际已泛出些许的白光。忽然我发现在公路和戈壁的连接处,出现了一片不规则暗流,缓慢的朝一个方向汇集,向山下移动,像溃堤的洪水汹涌奔腾,我终于意识到那就是上山朝圣的人群,不由得紧张起来。一位女同志告诉我不用着急,起码还得一个多小时才能到山下。我急忙唤醒战士们,每人发一个执勤的红袖标,分成若干组,每组配文物所工作人员一名,分赴各自的岗位。
     天很快大亮了。我终于看清了先头抵达山下的人流,只见他们有坐大轱辘牛车的,有赶马车来的,有乘小驴车的,有骑自行车的。更令人惊诧的是后面竟开来几辆站满村民的军用卡车。红卫兵小将们也来的不少,大都是扶着上年岁的老人而来。人们好像很熟悉这里的山道,没有拥挤,没有喧哗,秩序井然地拾阶而上,山上不时响起的喊话声倒是我们执勤人员提醒大家注意安全的声音。那时的千佛洞还没有铺设楼梯和栈道,各洞口就是千百年来人们踩出的羊肠小道和凹下的脚窝相连。有些地方必须手脚并用爬着才能进洞,带孩子的妇女都去“九层阁”,让孩子去钻佛爷的屁股,说是能防灾祛病。没有孩子的妇女则直奔“娘娘洞”虔心求子。老年人进不了洞子,就在林间草地上摆上羊肉、锅盔遥祝一番,然后相互打着招呼席地而坐,唠起家常。我借机和身边的老大爷聊起来,老大爷是坐军车来的,他家离莫高窟30多公里,每年的四月初八,村里家家户户都要来千佛洞拜山逛庙会,今年公社为照顾老年人,从支农的解放军那里借了汽车,统一到各生产队拉老年人上山。“也不用半夜就坐牛车动身,还是解放军好呀。”老人边说边向我挑起拇指。看着满山遍野的人群,看着远处戈壁滩还在前行的人流,我似乎明白了民俗民风的巨大惯性,人类文化历史得以传承可能就仰仗着这种惯性。
       数万人几乎同时挤上山来,浑然有序,没发生什么意外,真是谢天谢地。午后不久,人们开始向山下移动,很快,山上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文研所革委会的领导同志再次向我们表示谢意,并一再拜托我们千万不要把这里发生的事情扩散到社会上去,他们不想再惹麻烦,北京来的红卫兵们到山上“破四旧”,早把他们吓怕了。
       几十年来,每到四月初八日,我都会想起在莫高窟经历的那场“特别庙会”,几万人无人指挥,自发的上山下山来去自如,秩序井然,那是一股什么力量。那是对佛的虔诚,那是对神灵的敬畏,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延续,是植根在百姓内心的民俗传承。那戈壁滩上的汹涌人潮,那使人心灵震撼的壮观场面,在我的记忆中挥之不去,每每想起来,仍令人无限感慨,心生敬畏。
莫高窟庙会.jpg

        【图为敦煌文物研究所老所长常书鸿先生的写生作品《莫高窟四月初八庙会》,作于1950年5月21日(农历四月初八)作品现存浙江省常书鸿美术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手机版|申请友链|反馈|中国记忆 Memory of China

GMT+8, 2018-6-20 03:53 , Processed in 0.055829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服务器里的中国

Copyright © 2006-2013 Memory Of Ch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