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中国 - 中国记忆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楼主: 行者

重走中俄万里茶道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4-8-23 16:14:44 | 显示全部楼层
全球化的最初元素——资本、机器、铁路,开始改变东西方文明的互通方式
世纪动脉:从丝绸之路到万里茶道

核心
    提示
    “起点为湖北汉口横跨亚欧大陆的‘中俄茶叶之路’,是继丝绸之路之后又一条横跨欧亚大陆的国际商贸通道”。这是百度百科对“万里茶道”的定义。
    这既是一条全新于古代丝绸之路的新型商路,又是一条依托传统交通路线,创造现代奇迹的资本与商品高度融合之路。今天,当我们重新梳理万里茶道的缘起与兴衰,它的文化价值、经济价值,及它的文化遗产保护价值愈显独特与珍贵。
    丝绸之路淡出,万里茶道崛起
    中国茶叶向世界的传僠其实早在始于西汉的丝绸之路上就出现了,到了唐代和宋代,茶叶均为中国向南洋诸国输出的主要商品之一。明清时,欧美诸国经大西洋、绕非洲好望角、过印度洋、马六甲海峡至广州的“黄金水道”,非常繁忙。1869年苏伊士运河开通前,它一直是中国茶叶输往欧洲、北美的主要海上通道。
    “海上茶路”一度使英国成为中国最大的茶叶市场。然而,随着万里茶道的兴隆,俄国取代英国成为中国茶叶“最大的买家”。
    1689年签订的《尼布楚条约》,标志着中俄长期贸易的开始。中俄贸易素有“彼以皮来,我以茶往”之说,自此,由张家口经蒙古、西伯利亚至俄国,贩运茶、丝为主商品的俄国商队日趋活跃起来,茶叶输出量不断增加,从此二三百头骆驼组成的商队满载着用来交换茶叶的毛皮,艰难跋涉于厄斯克·卡亚克塔边境线。返回莫斯科时,由于每头骆驼须装载4箱茶叶(大约270千克),因而行程非常缓慢——茶叶从中国南方产茶区种植者到达俄罗斯消费者手中,需要16-18个月。
    省社科院《中俄茶叶之路》课题组专家刘晓航认为,漫长的运输过程决定了最早输入俄国的茶叶是砖茶。晒干的碎茶叶经过蒸压,形成体积更小、且不易受潮的茶砖。饮用时,需要用茶刀将茶砖切开冲泡。
    武汉早在明代就成为茶市兴旺之地。市社科院研究员张笃勤认为,从《明实录》“楚府征税,茶商重困”的记载反映出,茶叶成为明代武昌楚王府征税的重要商货之一,当时武汉就有不少以贩运经销茶叶为生的商人。
    “清朝康熙皇帝亲征葛尔丹后,废除政府所设经管内地茶叶与西北游牧民族马匹交换的茶马司,开放内地与蒙古等西北地区少数民族之间的贸易,促进了茶叶向西北地区运销的活跃,地处江汉交汇的武汉于是成为南茶北运的孔道”。张笃勤说。
    17世纪18世纪,海路不畅通,丝绸之路淡出,俄国对华贸易却因新辟的茶路有了保障。1727年,中俄《恰克图条约》签定,为两国茶叶贸易发展奠定了基础。俄国对茶叶的巨量需求,催生了多条自中国南方茶叶产地至俄内陆腹地的茶叶贸易线路,其中就包括我们今天所说的“万里茶道”。
    机器成为万里茶道新标签
    根据本报重走中俄万里茶道采访团近日对福建武夷山、湖南安化及湖北羊楼洞等中国南方茶叶原产地探访发现,万里茶道最古老的两个茶叶来源,一是福建武夷山下梅村,精明的山西商人收购茶叶后制成砖茶,沿西北方向穿江西、至湖北,在汉口集聚后,走汉江商路至襄阳,再北上纵贯河南、山西、河北张家口,穿越蒙古沙漠戈壁,经乌兰巴托到达中俄边境口岸恰克图;另一个,从湖南安化起,沿资江过洞庭湖,穿越两湖地区在汉口集聚,再北上至恰克图。中俄两国茶商在恰克图进行交易后,继续在俄罗斯境内延伸,经乌兰乌德、贝加尔湖、伊尔库茨克、新西伯利亚、喀山、莫斯科等地,到达终点圣彼得堡及欧洲腹地。
    与丝绸之路相比,万里茶道已不仅仅是一条东西商贸和文化交融之路,它在向欧洲输出中国农业文明时,也将西方的工业文明也带入中国腹地,加快了这个东方文明古国进入现代化工业时代的进程。全球化的最初元素之一——机器成为万里茶道上的新标志。
    1861年汉口开埠后,汉口国际贸易地位日益凸显,南方各产区茶叶经长江、汉水汇集于汉口。汉口成为中国最大的茶叶集散地。一批批俄国茶商看准这一商机纷至沓来,直接深入湖北采购茶叶,在茶叶产区羊楼洞建立砖茶厂,又很快将砖茶厂搬至汉口,将蒸汽机首次引进武汉,砖茶制作告别手工,变成机器生产,产量大增。
    这期间,汉口输出的茶叶占对俄输出茶叶达95%。这一历史数据,印证了当年汉口汇聚南方各省茶叶,沿万里茶道向俄罗斯及世界远销的事实。一幅载于1899年3月4日《伦敦新闻画报》的汉口江边脚夫将茶叶箱子扛运上船的照片,展示了当年汉口作为世界茶贸易之都的繁华。
    俄罗斯“伟大的茶叶之路”研究会会长尼古拉·费里申认为,普通俄国人饮茶习惯的养成,源自汉口开埠后,大量俄商在汉设茶厂,砖茶源源不断输入俄国。
    百年前,汉口被称为“东方茶港”、世界茶叶贸易的中心。中国人所称的“万里茶道”,在俄罗斯人历史中,称为“伟大的茶叶之路”。从目前已经发现的诸多俄罗斯史料、历史地图可以看到,俄罗斯“伟大的茶叶之路”开端,无一例外,都标注为汉口。
    1905年,随着西伯利亚大铁路建成通车,由汉口输俄茶叶线路发生改变,这条热闹了两个多世纪的万里茶道日渐衰落,至俄国十月革命爆发,成为历史陈迹。今天,它重新成为人们探寻的热点。
    全新于丝绸之路的国际新商路
    今天,万里茶道虽已沉寂了一个世纪,当代美国最有影响的汉学家之一、美国学者罗威廉却在他的《汉口——一个中国城市的商业与社会(1796—1889)》一文中断言:茶叶出口是中国和西方在汉口接触的开始,它标志着茶叶中的商业资本已从简单的流通领域开始走向工业资本主义。
    这正是以汉口为起点和标志的中俄万里茶道的价值显现。《恰克图条约》的签订为万里茶路增添了川流不息、人潮涌动的繁荣贸易景象。肩挑车推,江河木舟,骡马驼队,虽然万里茶道沿用的是传统的交通方式和线路,它却是一条全新于丝绸之路的新型国际商路。
    万里茶道兴起之初,中国没有独立的资本主义大茶园和大茶厂,茶叶加工制造的承担者一头是以经营农业为主的小茶户,一头是以经营商业为主的茶栈茶行。有学者认为,以1861年“汉口开埠”为标志,大型茶庄及以机器生产为标志的现代茶厂在中国腹地的出现,还有洋行、银行的纷纷涌现,体现了商业资本的直接参与。
    万里茶道沿线的茶叶贸易也刺激了中国商人集团的发展和商业资本的膨胀,使市场竞争呈现出多元化态势。我们在“万里茶道”上可以看到,近代世界市场体系日趋成熟之时,中国在清朝时期就已经形成了极具规模、先进合理的资本主义模式商业集团,共动用数亿两白银,间接影响大半个中国的几十万人口。万里茶道的存在,使十七世纪和十八世纪世界东西方构成了两个中心,有人甚至断言,那时的世界经济文化中心在东方。以至来访的俄国皇太子称万里茶道的起点汉口为“伟大的东方苶港”。
    有学者指出,万里茶道具有东方农业文明西输和西方工业文明东输的普遍价值,是东西方文明互为转型的典范,这在世界上是极为独特和重要的。万里茶道向世界输出中国传统农业文明的同时,欧洲国家也借助万里茶道向中国输入现代工业文明,不仅是机器生产,还包括金融制度、城市规划、市政建设现代城市文明的诸多方面。20世纪初,随着西伯利亚大铁路的建成通车,从汉口到圣彼得堡的万里茶道的交通方式从传统迈向现代。
    作为一条历史上的商道,万里茶道虽已经不复昔日的辉煌。但那些以茶叶贸易为主线所伴生的物质和非物质文化,在沿途留下了丰富珍贵的文化遗存,这些遗产珠玉纷披,光彩夺目,兼具地域性和多元性的特点,见证了明代以后中国商品经济的发展以及同一时期中西文化交流的深入。对于研究中国茶文化发展史,乃至世界交通运输史、国际贸易史都具有重要价值,是全人类共同的珍存。  
    武汉大学教授、俄罗斯乌克兰研究中心主任刘再起博士认为,作为横跨亚欧大陆的“中俄茶叶之路”,万里茶道被喻为联通中俄的“世纪动脉”。虽无丝绸之路的悠久,却有丝绸之路所不具的近现代和当代意义。在历史脉动的血管里,它还活跃着,还散播着能量。(记者蒋太旭 万建辉)
    链接
    汉口输俄茶叶
    还有多条海陆联运线路
    一百多年前,中国南方茶叶由汉口输往俄国的茶叶之路,除今天重走的万里茶道外,其实还有几条商路尚没引起人们的关注,其中包括一条穿越黑海,直抵俄境内敖得萨港的江海联运航线。市社科院研究员张笃勤对此作过专门研究与调查,昨日,他向记者披露这些线路的历史线路,这些线路与万里茶道或同头并起,或此消彼长,它们随着俄国十月革命的爆发,一个个退出历史舞台,成为人们追寻的记忆。
    汉口——长江——大运河
    ——通州——买卖城
    由于鸦片战争后中国对外贸易中心逐渐由广州移至上海,加上长江轮船运输的兴起及一批沿江城市相继开放,长江流域各省向国外出口的农副土特产品大多沿长江东下,在此背景下,汉口茶运销俄国的路线也开始发生变化。
    客居鄂南的山西茶商在继续利用汉江商路的同时,也走长江一路,其帆船东下镇江后北转大运河,抵通州起旱,用畜力驮运张家口,及俄边境买卖城。
    汉口——长江——海参崴
    汉口俄国茶商虽然起初因轮船运力不足而利用汉江商路,但同时开辟江海联运路线,利用轮船东出上海,然后直接海运海参崴,再转输俄国内地。
    汉口——天津——通州
    ——张家口——恰克图
    或先运天津海港,除一部分运往海参崴外,大部分装帆船溯白河运至通州,然后经张家口前往俄国边贸集镇恰克图。
    汉口——天津——恰克图
    从汉口将茶运至天津港后,运茶驼队直接从天津出发,陆路前往恰克图。1860一1880年间,天津至恰克图陆路“中俄贸易达到最兴盛之时期”,商队首尾相望,络绎道路,驼铃叮咚,昼夜不息。
    汉口——黑海——敖得萨港
    1869年苏伊士运河通航,俄国开始对通过汉江转陆路进入俄国中亚地区的红茶征收沉重的关税,此外由于长途跋涉,运茶商队风餐露宿,往往要花费两年的功夫才能到达俄国中亚地区,运输成本昂贵,于是进入十九世纪80年代,俄国开辟了汉口与黑海敖得萨港之间的定期航班,高峰时期有由汉口运茶到敖得萨的轮船达8艘,到1902年,运茶达到126,889担,价值银1,942,588两。
    汉口——上海——海参崴
    ——西伯利亚大铁路——俄国全境
    1905年,西伯利亚大铁路通车,来自汉口的茶叶,经长江黄金水道运至上海;再由上海通过定期海轮运至海参崴;然后,通过西伯利亚大铁路送到俄国全境。(记者 蒋太旭)
    ◎背景
    丝绸之路
    向西,经新疆传至中亚。
    始于西汉,从甘肃、新疆经中亚、西亚,联结地中海各国的陆上丝绸之路,应该有茶叶传播。中唐以后,中原饮茶习惯向吐蕃和回纥少数民族聚集的边疆地区传播。这一时期,中亚西亚人应对茶叶有了解。
    到元代,蒙古人创建了横跨欧亚的大帝国,茶叶开始在中亚饮用,并在阿拉伯半岛和印度传播开来。明清之际,丝绸之路形成一条“茶之路”,由商队翻越帕米尔高原,将中国茶叶输往中亚多国。     
    海上茶路
    向东,再向西经海洋传东亚、东南亚、中东、东非、欧美。
    唐代于公元714年设“市舶司”管理对外贸易。著名茶学家陈椽在《中国茶叶外销史话》中说,唐时印度尼西亚遣使到中国,从明州(宁波)登陆贸易,中国主要的输出品为丝织品、茶叶、瓷器等。宋代广州、泉州通南洋诸国,茶叶为主要输出物品之一。
    明清时,欧美诸国经大西洋、绕非洲好望角、过印度洋、马六甲海峡至广州的“黄金水道”,非常繁忙。1869年苏伊士运河开通前,它一直是中国茶叶输往欧洲、北美的主要海上通道。
    “海上茶路”一度使英国成为中国最大的茶叶市场,后因万里茶道兴隆,“中国茶叶最大买家”地位被俄国取代。
    (记者 禹宏)  
 楼主 发表于 2014-8-23 16:14: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行者 于 2014-8-23 16:16 编辑

百年前,外国人拍摄的汉口码头装卸茶叶的繁荣景象  王炎生供图


res07_attpic_brief.jpg
 楼主 发表于 2014-8-23 16:17:10 | 显示全部楼层
东方茶港:从九省通衢到国际口岸
汉口何以从明清四大名镇中转身为近代城市,这或许是一种答案

核心
    提示
    汉口兴盛于明清,以商业贸易为起始,所谓“九省通衢”、“九省之会”、“七省要道”、“八达之衢”。明清时期,汉口与朱仙镇、景德镇、佛山镇同被称为中国四大名镇。
    在中俄万里茶道的辉煌历史中,汉口是世界最大的茶叶集散地,俄罗斯茶商心目中的茶道起点,有“东方茶港”之誉的茶叶胜地。随着茶叶贸易的繁荣,汉口在贸易上的影响力远不止于国内,而由内陆商品集散地转变为国际通商口岸。多位茶文化研究专家均表示:汉口的兴盛得于茶叶贸易,万里茶道见证了汉口强劲的国际辐射力,让汉口不仅成为茶叶贸易的重要国际关口,同时成为具全球影响力的近代城市。
    茶在汉口被商品化后,统称为“湖茶”出口
    “汉口近代城市的兴起主要依赖于湖茶的贸易”,湖北省社科院“中俄茶叶之路”课题组专家刘晓航称,茶路鼎盛时期,商品化了的“汉口茶”,其实并非产于汉口,甚至也不仅产于湖北,因品质相近,产地相邻,同一市场销售,它们统称为“湖茶”。“湖茶曾一度主宰了中国对外出口茶叶甚至是中国对外出口商品的大宗达六十年之久,是当时中国最重要的创汇商品。”
    有学者考证:茶叶是晚清汉口市场最大宗的出口商品,其出口货值占汉口全部土货出口货值的40%左右。丝、茶是中国对外出口的传统大宗商品,多以广州为输出港口,令人惊叹的是,汉口在辟为通商口岸的第二年,就在茶叶出口方面把广州抛在了后头,一跃成为中国最大的茶叶出口基地。
    繁盛的茶叶贸易,直接导致了汉口近代海关制度的产生。江汉关的设立,被称为“汉口开启城市近代化历程”的象征。茶叶贸易还使汉口金融业发生质的变化,直接促成了近代银行系统的产生。这一切,在很短的时间内,使汉口崛起为国内乃至国际的著名商埠。
    “一个多世纪前,汉口成为全中国仅次于上海的商贸重镇,国际上享有盛誉的‘东方芝加哥’”,武汉大学教授刘再起认为,近代汉口的崛起,某种意义上说就是由茶叶贸易推动的。“就连清末湖北总督张之洞也不得不感叹:‘汉口商务之盈绌,尤专视茶叶之盛衰’”。
    汉口开埠,商贸国际大门从此打开
    1858年,清政府签订的不平等条约《天津条约》,条约增辟的11个通商口岸中即有汉口,但汉口的正式开埠则是在1861年。“开埠”成为汉口贸易史上一个重要的界标,从此汉口的贸易影响力扩散到国际。
    据姚贤镐编《中国对外贸易史资料》、皮明庥主编《近代武汉城市史》,汉口开埠后,英国最先与汉口通商,外国各路商人也“立即趋之若鹜”。美国、法国、德国、丹麦、荷兰、西班牙、比利时、意大利、奥地利、日本、瑞士、秘鲁等国先后来汉通商,1861年汉口开埠前,挪威、瑞典曾援引《五口通商》条文,于1847年在汉口开展商务活动。
    “‘开埠’让汉口商贸国际大门从此大开”,武汉地方志办公室史志专家吴明堂称,开埠以前,汉口商贸为内向型,影响区域局限于内地。开埠之后,因成本低廉,大批外商涌入,以汉口为枢纽收购中国的矿石、钢铁、煤炭、棉花等生产原材料,之后,外商开工厂、洋行、银行,进一步满足其经济扩张的需求,于是,汉口的贸易影响力延伸到海外。
    据威廉·乌克斯《茶叶全书》称:“约在1850年,俄商开始在汉口购茶,于是汉口成为中国最佳之红茶中心市场。俄人最初在此购买者为功夫茶,但不久即改购中国久已与蒙古贸易之砖茶。”与此同时,外国商人也开始在汉口开办原料加工厂,据统计,至张之洞督鄂前,外商在汉口开办的原料加工厂达11家。外商的原料加工厂不仅减少了他们的贸易成本,也更巩固了汉口在国际贸易上的重要地位。
    “汉口开埠后,武汉的间接对外贸易大幅增长,间接贸易量稳居全国前四,仅次于上海、天津、广州,不仅超过长江沿线港口南京、镇江、重庆等,而且超过青岛、宁波、厦门等沿海港口,成为全国四大港口之一。”吴明堂说。
    洋行云集,汉口渐成重要金融商贸区
    “早在西方银行进入之前,汉口已存在相当广泛的金融业务”,刘晓航表示,钱庄的发展适应了开埠后日益兴盛的茶叶等货物的转口贸易,为贸易进一步国际化打下了金融基础。当外国洋行看准投资环境,并大举涌入,一个新的金融商贸区便应运而生。
    作家方方在《汉口的沧桑往事》里写道:“优越的地理位置,便利的交通条件和原本形成的商业基础,使得汉口成为洋人眼中的热土。一经开埠,洋人纷至沓来,及至租界圈定后,汉口一时洋行林立。”据史料记载,19世纪汉口开埠后,外国资本纷纷进入汉口开设洋行。到20世纪初,汉口洋行一度超过百家。汉口逐渐成为中国仅次于上海的金融商贸区。
    1862年,被称为“洋行之王”的英商怡和洋行(渣甸洋行)在汉口设立分行,最初主要经营轮船业,后扩大经营进出口贸易等业务。据《武汉市志·对外经济贸易志》记载,怡和洋行内部设有船头、银行、保险、进出口4部。其中,船头部下设轮船、趸船、码头、堆栈4个办事处,办理各有关航运业务。银行部开办“有利银行”,专门办理货物信托等业务。保险部经营各类水火保险业务。进出口部经营茶、棉花、棉纱、牛羊皮、五金机械等业务。怡和洋行之外,美、德、法、俄等国也在汉口设立有洋行。洋行经营的范围非常广泛,对汉口的发展有较大的影响。以怡和洋行的航运业而论,其拥有客货轮20多艘,行驶汉申、汉宜、申宜、宜渝等航线,在长江流域运输业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而以汉口为中心的长江航运业的发展,又促进了货物的流通和进出口贸易的增长。
    外商洋行获得资金融通的便利,也让外商获得贸易的便利,他们可经营超过其本身营运资金许多倍的业务,于是,汉口的贸易量大增。数据显示:1902年汉口进出口货物共值10032.1万两白银,1910年增加到15219.9万两白银,汉口外汇行情完全由外国银行操纵。专家指出,汉口开埠后,外商的涌入、洋行的设立,以及与外贸密切相关的外资企业的兴办,都促使汉口渐次由内陆型的封闭式城市向开放型的国际性城市迈进。
    “洋码头”扎堆,水运优势升为国际级别
    武汉的文化界有一种倾向,认为汉口文化起始于码头文化,汉口的形成是与汉水、长江的商贸及其运输发展息息相关。随着汉口在商贸地位重要性的提升,大批外商在此兴修码头,让汉口的码头更趋国际化,也极大提升了汉口的国际辐射能力。
    据刘晓航介绍,1863年,俄国顺丰洋行在汉口设茶厂,两年后在今天黎黄陂路江边建了顺丰专用码头。从事轮船航运和茶叶贸易的英商宝顺洋行也于1863年在天津路沿江建码头。外商在汉口修筑的“洋码头”由此开始。因为外商主要是通过长江航运,所以“洋码头”全是修筑于长江沿岸,这与土码头筑于汉水末段的情况相异。到十九世纪九十年代,各国商行纷纷在长江沿岸建立码头,如英商怡和、太古、亚细亚、卜内门、日商日清、大阪、德商美最时、礼和、瑞记、俄商阜昌、新泰、美商德士古、美孚、法商立兴东方轮船公司等都有自己的专用码头,不仅是租界区,还延伸到上游的今天之民生路江边、下游的丹水池甚至谌家矶。1926年统计达87个。“汉口汉水、长江沿岸,从罗家墩到谌家矶,数十里尽皆码头,真正是码头之城。随着外国茶叶加工运输业发展,汉口码头与国际航运业务接轨。”刘晓航说。
    武汉市社科院历史研究院研究员张笃勤引用资料称,进入19世纪80年代,俄国开辟了汉口与黑海敖得萨港之间的定期航班。据海关统计,由汉口运茶到敖得萨的轮船,1886年的3艘到1891年达到8艘,增加了一倍还多。而据海关的另一统计,1896年汉口直接运往敖得萨的茶达到124,566担;1902年增加到126,889担,价值白银1,942,588两。
    1861年1月,美商琼记洋行派出第一艘长江轮船“飞剪号”驶抵上海,4月,溯江而上到汉口,这是汉口出现的第一艘商业轮船。之后,这艘船每月在上海、汉口间对航三次,运载茶叶。不久,洋行又加派945吨的“江龙号”轮船加入沪汉航线。英商宝顺洋行几乎是在同时派“总督号”轮船抵汉口,之后加派另三艘轮船。1862年,英商怡和洋行进入长江航运,它的“赫尔斯庞特号”从上海开抵汉口。
    而太古洋行加入长江航运是在1873年。不过,早在1869年它代理的霍尔特洋行就曾有两艘装茶叶的轮船,从汉口直航伦敦,开汉口江海联运直航的先河。霍尔特洋行的船皆为蓝烟囱,俗称“蓝烟囱轮船”。太古在汉口的船只先后达24艘,所建码头沿长江分布很广,下游在今天黄浦路分金炉,中游在天津路,上游在民生路,建有仓库16栋。
    1905年,日本大阪商船会社又开辟了汉口至神户、大阪的直达航线。德商美最时洋行、瑞记洋行代理北德路易轮船公司和汉堡北美轮船公司的航运业务,并一度被俄商租来运送汉口茶叶到海参崴。至清末,由汉口驶向国外的轮船,已可直达德国的汉堡、不来梅,荷兰的鹿特丹,埃及的塞得港,法国的马赛,比利时的安特卫普,意大利的热诺瓦等。而1875年招商局在汉口设立轮船公司,则标志着民族轮船运输业在汉口的立足。
    (记者宋磊 周韧 蒋太旭)
    中俄万里茶道上的重要城镇
    天门
    汉水边上,万里茶道途经地,“茶圣”陆羽的故乡。
    襄阳
    万里茶道汉水中枢。
    从汉口来的茶船经20多天逆水行舟,在襄阳卸货,装上体积较小的船,驶入汉江支流继续北上。
    汉口至襄阳,水路530公里。
    赊店
    全长1490公里的水路走完,茶叶在赊店上岸,改用骡马运输,奔向黄河南岸的孟津渡口。
    赊店是万里茶道水陆转运点,茶道北上的分流中心。
    晋城
    从河南进入山西,须穿过太行山,晋城(史称泽州凤台)为山南端的城市。
    有羊肠坂、碗子城等太行古道,万里茶道途经的艰难山路之一。
    从赊店到晋城,陆路440公里。
    祁县
    万里茶道上最成功的另两个中国家族——晋商大户渠家、乔家的家乡,现存渠家大院、乔家大院。
    榆次
    万里茶道上最成功的中国商人、晋商大户常氏家族的家乡。到了晋中,茶道上中国北方商人的主力部队——晋商,就算是暂时进家了。
    常氏茶庄在俄罗斯、欧洲开有分店,为跨越诸国、绵延1.3万余里的跨国公司,创造了200余年辉煌,为当年中国外贸第一世家。
    张家口
    华北平原与塞外草原的接口,连通塞内外的要冲。
    在中俄万里茶道上,它是内地通往蒙古与西伯利亚的大门。骡马在此止步,主要交通工具转成了驼队。
    从晋城到张家口,陆路590公里。
    呼和浩特
    史称归化。西北咽喉,凡西北各省的进出口货物均在此聚集。
    在万里茶道上,呼和浩特是一个重要的分岔口。大部队往北,去俄罗斯;小部队往西,去青海、新疆。
    二连浩特
    史称伊林。万里茶道上的一个驿站。现在是中国与蒙古的边境城市。
    在伊林驿站遗址上,该市建立了我国第一个驿站博物馆。
    乌兰巴托
    史称库伦。万里茶道名城。
    中俄茶叶贸易造就了这座草原上的城市,城内形成了独特的中、蒙、俄三区鼎立格局:西库伦是蒙古街;东营子是中国街;两者之间的二里半滩是俄人集中之地。
    张家口至库伦,有多条道路,较古老的一条,陆路1710公里。
    恰克图
    中俄茶叶口岸,承担着中俄几乎所有的贸易往来,万里茶道的中俄交接点。
    有200年时间,这里是世界上最著名的国际茶叶贸易陆上口岸。中国南方武夷山、安化、汉口的繁荣茶叶交易,不过是对这里茶叶进出口需求的遥远回响。
    中国茶队到这里,抵达终点,不再前进;俄国茶队从这里开拔,继续西行,将茶叶运往俄罗斯腹地。
    从乌兰巴托到恰克图,陆路460公里。
    伊尔库茨克
    万里茶道在俄罗斯西行,迎来的第一个重要城市是伊尔库茨克。它是同中国贸易的重要中转站。
    贝加尔湖边上的这座名城,有“东方巴黎”之誉。
    新西伯利亚
    因茶而兴,成为西伯利亚地区最大、俄罗斯第三大城市。俄罗斯茶商到此,开设茶庄经营,就地销售。
    叶卡捷琳堡
    万里茶道之欧亚分水岭,重要的销售中转点。俄罗斯第四大城市。
    喀山
    跨过乌拉尔山脉,万里茶道途经的重要铁路枢纽和大型河港,位于伏尔加河中游。
    喀山是俄罗斯历史名城。1861年来汉口的俄茶商李凡诺夫,就是喀山人。
    莫斯科
    万里茶道的终点站之一。砖茶来到莫斯科后,销量巨大。汉口茶厂生产的米砖茶,一度风靡莫斯科。
    俄罗斯著名作家果戈里、托尔斯泰、屠格涅夫的作品中,都有用饮茶作为剧情转换的桥段。如今,这里建起了首个介绍俄国茶叶发展史的博物馆。
    圣彼得堡
    万里茶道的最远终点,沙皇俄国时期,这里是俄罗斯的首都。
    横穿亚欧大陆的万里茶道,在此抵达终点。这里是俄罗斯几大著名茶商总部所在地,皇室的饮茶风俗,极大促进了当地的茶叶销量。这座世界名城,是惟一的整个城中心都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大都市,被誉为“欧洲之窗”。
 楼主 发表于 2014-8-23 16:18:10 | 显示全部楼层
俄皇太子访问汉口连说“伟大”
因为茶叶,这里上演的不仅有外交大戏,还有国际间的商战风云、金融传奇……

核心
    提示
    茶到汉口盛,汉口因茶兴。1861年汉口开埠后,国外商人进入这个中国深处、长江最上端的港口,从此商贸繁盛,这种景象一直持续到20世纪初。商贸发展也让汉口在国际上的政治、经济地位大为提升。“东方茶港”地位的形成,不仅上演着外交大戏,还有商战风云、金融传奇,直接推动了近代汉口的崛起,使之成为一座有国际知名度的大都市。
    中国茶市之冠的汉口在国际上享有盛名
    “世界因茶而认识了大汉口,汉口因茶而享誉全世界”,武汉大学教授、俄罗斯乌克兰研究中心主任刘再起教授认为,作为中俄万里茶道的源头,近代汉口在国际上的崛起与茶叶贸易密切相关。
    有学者考证:茶叶是晚清汉口市场最大宗的出口商品,其出口货值占汉口全部土货出口货值的40%左右。丝、茶是中国对外出口的传统大宗商品,多以广州为输出港口,令人惊叹的是,汉口在辟为通商口岸的第二年,就在茶叶出口方面把广州抛在了后头,一跃成为中国最大的茶叶出口基地。
    繁盛的茶叶贸易,直接导致了汉口近代海关制度的产生。江汉关的设立,被称为“汉口开启城市近代化历程”的象征。茶叶贸易还使汉口金融业发生质的变化,直接促成了近代银行系统的产生。这一切,在很短的时间内,使汉口崛起为国内乃至国际的著名商埠。
    “一个多世纪前,汉口成为全中国仅次于上海的商贸重镇,国际上享有盛誉的‘东方芝加哥’。”刘再起教授说。
    作为中国茶市之冠,汉口在国际上享有盛名。俄国、英国和其他欧美国家长期的茶叶商贸关系,使汉口成为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国际贸易的重要港口。作为国际商埠,汉口出口产品最重要的代表就是茶。据民国《夏口县志》载,汉口茶商的25种茶品曾在南洋博览会上获大奖,约占汉口获得大奖商品总数的64%。
    “即使是现在,汉口在欧洲仍具有一定知名度”,武汉市地方志办公室专家董玉梅告诉记者,因曾经在万里茶道时期的辉煌,以及在商品国际贸易方面的重要作用,“汉口”比“武汉”在欧洲更具知名度,“尤其是英俄两国老人,他们大多都知道中国有个汉口。”
    俄皇太子造访,惟汉口行程不变
    旧汉口有大批俄国茶商,众多俄国洋行和砖茶厂,是维系中俄经贸关系最重要的地方。1891年4月20日,俄国皇太子尼古拉·亚历山德罗维奇造访汉口。俄皇太子这次访问,参加了汉口俄新泰砖茶厂的周年庆典,会见了俄阜昌砖茶厂厂主、他的表兄巴诺夫。
    省社科院“中俄茶叶之路”课题组专家刘晓航教授介绍,19世纪后半叶,俄国鼓吹“东进”的沙文主义情绪甚嚣尘上,在“东方派”的鼓动下,沙皇亚历山大三世作出两项重大决策:其一是倾全国之财力,修建横跨欧亚大陆的西伯利亚大铁路,该计划于1886年提出,1892年动工,数十万人艰辛施工,在1904年修通:从彼得堡到海参崴,全长共计9228公里。其二是让皇太子尼古拉去远东访问,目的是为了日后俄国东扩的需要。
    1890年,22岁的俄国皇太子尼古拉·亚历山德罗维奇,也就是后来的俄罗斯帝国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要完成即位前的例行国外旅行。宫廷为他拟订旅行路线,涵盖世界四大文明古国———埃及、希腊、印度和中国。
    4月1日,皇太子一行抵达香港。4月5日,乘清廷派出的招商局“江宽”号轮由香港出发,皇太子一行下午抵达广州,受到两广总督李筱荃(李鸿章的兄长)及文武官员的热烈欢迎。4月8日,皇太子一行离开广州,经福建、浙江沿海,往上海,从吴淞口进入长江。他们换乘俄国军舰“符拉迪沃斯托克”号,西行直上汉口。
    值得注意的是,俄皇太子访问数个中国港口城市的计划行程,在来华途中几经更改,惟汉口始终未变。对此,武汉地方志办公室史志专家吴明堂认为,除开茶叶贸易的因素之外,政治地位的重要性是俄皇太子重视汉口之行的又一主因。“汉口历来被西方列强视作控制中国的桥头堡,十多个国家在此设有领事馆,而英国的势力范围最大。俄国人来汉口可以深入了解这里的政治、经济形势,以进一步扩大其在汉口、华中地区甚至中国的势力范围。”
    登楼观“东方茶港”,蔚为壮观
    记者从《武汉文史资料》,内蒙古草原茶路协会会长孛·乌兰娜与俄罗斯“伟大的茶叶之路”研究会会长亚历山大·伊利因合著的《俄国皇太子造访大汉口鄂督张之洞设宴晴川阁》等文史资料中了解到1891年俄皇太子访汉的盛况和详情。
    1891年4月20日清晨,俄皇太子一行乘坐的客轮由两艘俄国军舰护送,驶进汉口江面。湖广总督张之洞在晴川阁盛情款待俄皇太子尼古拉,除了两国交好的程式礼节外,另一个重要因由,就是商谈以汉口为起源的华俄茶叶贸易。
    交谈中,张之洞对华俄两国之间茶贸甚为赞赏。皇太子也表示十分感谢,并称他在国内就知道贵国有个汉口,是闻名于世的“东方茶港”,早就想来看看究竟。登楼一览,果然蔚为壮观。此次汉口之行,万分荣幸。
    1891年4月21日,俄新泰砖茶厂庆祝建厂25周年,在位于汉口列尔宾街(今江岸区兰陵路)的新泰茶叶公司举行了盛大庆典。俄皇太子尼古拉是最尊贵的来宾。当日,新泰砖茶厂两位厂主——托克马可夫和莫洛托可夫,阜昌砖茶厂厂主、皇太子的表兄巴诺夫,还有其他在汉口的俄国茶商,都出席了此次活动。
    巴诺夫代表俄国茶商,向皇太子介绍了他们在汉口从事茶叶生产取得的业绩,并一再强调说,是汉口的“东方茶港”造就了他们的辉煌。俄皇太子听了很高兴,即兴祝辞。最后,皇太子连说三个“伟大”:“万里茶路是伟大的中俄茶叶之路;在汉口的俄国茶商是伟大的商人;汉口是伟大的东方茶港”。从此,“东方茶港”这个名称在俄国茶商中流传开来。
    有史料载,访汉期间,皇太子一行还参观了汉口农产品博览会,参加了汉口俄国东正教堂(位于今江岸区青岛路)的有关仪式。俄皇太子还参观了汉阳铁厂,赞誉汉阳铁厂是东方的奇迹。
    恰克图课堂,至今还会讲到汉口
    20世纪初,由于海上贸易勃兴,一些欧洲国家直接从海路与中国贸易,俄国边境小城恰克图慢慢退出历史舞台,尽管如此,仍不改这里的汉口情愫。
    如今的恰克图,没有高楼大厦,没有车水马龙,是一座干净、安宁、民风古朴的小城。对茶道互市历史,恰克图人以茶叶博物馆的方式永久保存了下来。当时历史学家费里申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说,恰克图博物馆还收藏有120多年前汉口生产的砖茶,砖茶上“新泰”、“阜昌”等当年汉口俄商砖茶厂字号历历在目。费里申说,恰克图的商贸史,汉口起了很重要的作用。“至今恰克图的小学生上历史课,老师都要讲到汉口;当地人都知道汉口那座东正教堂,当地的报纸、杂志在报道近代历史事件时,也经常提到汉口。
    (记者宋磊 万建辉 蒋太旭 见习记者潘茜)
    链接
    “万国交通”,
    汉口成逐利沃土
    “优越的地理位置,便利的交通条件和本已形成的商贸重镇,使得汉口成为洋商眼中的逐利沃土。”刘晓航称,汉口开埠后,欧洲列强一直觊觎着这里,他们利用最惠国利益均沾的好处,各国企业、工厂纷纷援引《天津条约》的有关规定,到汉口经商。一时间,洋人纷至沓来,汉口出现了“万国交通”局面。
    晚清,在汉口建立租界的有英、俄、法、德、日等五国,汉口租界位于江岸区中山大道至沿江大道之间。从江汉路起,依次为英租界、俄租界、法租界、德租界和日租界。迫使清政府签订条约来汉口通商的国家,还有德国、葡萄牙、丹麦、荷兰、西班牙、比利时、意大利、奥地利、日本、巴西、秘鲁和瑞士等十数个之多。
    看好经济前景,洋行进驻
    董玉梅介绍,汉口开埠后,第一批进入汉口市场的外商组织是俄国洋行,包括顺丰、新泰、阜昌等,都为茶叶而来,不久英国怡和、天祥等洋行也涉足汉口茶叶市场。
    据刘晓航介绍,当时,外国资本在中国通商口岸开设的经济组织被称为“洋行”。“洋行”拥有雄厚的经济实力,兼营多种业务,它本身就是外国的大型公司,大体分为进出口贸易、出口加工整理工厂、交通运输及仓栈、银行、保险等类别。这些公司当时都被中国人称为“洋行”。随着汉口国际地位的提升,众多国外金融机构均看到这里丰厚的金融业潜力,看好汉口经济发展前景,因此,众多外国洋行进驻汉口。
    仅在1891年前,在湖北经营的“洋行”就有32家,共412个外国商人,他们大都集中在汉口。在这些洋行中,属英国的居多,约占一半,其次是德国、俄国、美国。在汉口设行的大洋行主要有英商怡和洋行、英商宝顺洋行、英商太古洋行、美商琼记洋行、美商美孚洋行、德商美最时洋行、法商永兴洋行、德商礼和洋行等。俄罗斯商人主要有顺丰洋行、新泰洋行、阜昌洋行等。
    外国银行中,英国麦加利银行率先在汉口选址营业。1896年,俄国道胜银行在汉口设立了分行。汉口本地的大小钱庄和茶商,也逐渐接受了外国银行的纸币,汉口商品贸易更加繁荣。
    “当时的汉口地理优势明显,经济已经很发达,所以能吸引众多外商经营、投资,以加强其对华中、西南、西北地区的经济的控制。”吴明堂说。
    曾代表中国本土城市化最高水平
    当近代汉口成为万里茶道上的重要城市后,其国际声誉日益提升。
    据刘晓航介绍,当代美国历史学家罗·威廉在他的著作《汉口:一个城市的商业与社会》如此评价汉口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汉口以其优越的地理位置与封建社会晚期不可阻挡的商业力量相结合,形成并维持着一个卓越的商业都会,一个代表着接受欧洲文化模式之前,中国本土城市化所达到的最高水平的城市。”
    英国记者戴维·希尔所撰《中国湖北:它的需要和要求》中写道:“从商业角度看来,汉口是东方最重要的城市之一,这里的国内商人,不仅来自湖北省各地,也来自数百里之外的相邻的各省,它处于外国商人与国内商人在华中的会合处,是一个极好的交易中心,是中国的国际化都市。汉口存在的主要理由就是贸易,它是货物的转运中心,并通过市场机制对国内物资的流通进行宏观调控与管理。”
    如今,武汉被誉为“东方芝加哥”广为人知,据吴明堂介绍,这一美誉出自日本人水野幸吉。1908年,时任日本汉口领事的他,在其所著《汉口》一书中,首次将汉口称作“东方芝加哥”,“因芝加哥位于美国五大湖的重要枢纽,其在地理、商贸的重要性与武汉具有相似性。”吴明堂称,因为汉口纱厂云集,还曾被外国人称为“东方曼彻斯特”。
    看中汉口地位,俄英展开贸易战
    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俄英两国在汉口展开贸易争夺战。有专家分析认为,表面上看,俄英两国贸易之争是争夺茶叶贸易市场,减少中间环节和成本,但实际上,他们看中的还有汉口日益提升的政治、经济地位。
    据刘晓航介绍,鸦片战争后不久,英国园艺学家罗伯特·福琼(Robert Fortune)连续两次进入开埠后的长江中下游茶区考察,使得长江中下游的“湖茶”后来居上,促使汉口成为英商从中国进口茶叶的主要采购与集散中心。
    英国人在汉口收买茶叶后,一般是装船运往上海出口。很多外商洋行在上海设总公司,在汉口设支行即分公司。1907年,外商在伦敦设立中国茶业协会,主席W·S·King本人也是上海英商太平洋行的总经理。太平洋行是他父亲于1878年在上海创建的,1918年在汉口和福州两大茶叶集散地设立分号。设在汉口上海路的分行一直营业到1940年,武汉沦陷时期停业。而W·S·King本人是1869年生于汉口的。
    与此同时,俄国商人也积极抢占汉口市场。刘晓航称,1851年中国太平天国运动爆发前夕,俄国从恰克图进口的中国货物中茶叶已超过95%,也正是这时,俄国人开始进入长江中下游以汉口为中心的地区直接从地方商人手中收购茶叶,而不是像先前那样完全依赖于晋商的中介。俄国人直接进入汉口设洋行,更进入羊楼洞产茶区设栈收茶,到1870年代,至少三家俄商都将制茶厂建在汉口或迁往汉口。俄商自己在汉口设厂生产砖茶,此举取得了竞争优势。此后,英国商人居于下风,最终退出中国市场。
 楼主 发表于 2014-8-23 16:19:12 | 显示全部楼层
虽然距瓦特发明蒸汽机已近百年,这却是古老中国的工业革命
从茶场到茶厂,武汉进入机器时代

核心
    提示
    一直以来,人们对武汉三镇的认识建立在这样的基础上:因为汉阳铁厂等一批近代工业,汉阳是武汉工业的发源地;因为有武钢,武昌青山是新中国红色工业的重地;因为有汉正街,汉口则是武汉乃至中国的商贸重镇。
    而通过对万里茶道起点汉口制茶历史的挖掘,才发现汉口才是武汉近代工业的起点。武汉市地方志办公室专家董玉梅告诉记者:近一个半世纪前,随着顺丰砖茶厂、新奉砖茶厂、阜昌砖茶厂等一大批现代制茶工业企业在汉口腹地设立,它们率先引进蒸汽机生产砖茶,开启了武汉的机器时代,催生武汉成为近代中国三大工业基地。
    汉口建起第一家砖茶厂 上千工人以准现代方式组织起来
    汉口兰陵路与洞庭街交会处有一幢西式风格的老房子,老屋门前镶嵌着一块黑色大理石,铭牌上文字显示:此处为当年俄国茶商所建的“顺丰茶栈”旧址,“建于十九世纪六十年代”;“1861年俄国茶叶商人李凡诺夫来汉,从事由湖北崇阳、咸宁羊楼洞等地销往俄国的茶叶制作和买卖,并先后开设顺丰砖茶厂、顺丰茶栈码头、顺丰茶栈”。
    此幢老建筑由武汉市人民政府于2012年11月公布为优秀历史建筑受到保护。
    今天的“顺丰茶栈”旧址内住着人家,门口是卖百货的小商铺,这幢历经一个多世纪风风雨雨的4层西式老楼,看上去显得窘促和古旧。老房子的第三层临街建有阳台,外墙水泥柱,装饰简洁,室内地坪、楼梯踏级采用水磨石,具有公用建筑特征。
    年逾六旬的王炎生先生从小在汉口长大,业余热衷对汉口城市变迁的考证和研究。他说,这是当年顺丰砖茶厂留下的惟一一栋建筑实物。董玉梅说,整个19世纪,英国商人虽然是中国茶叶最大的买主,但首先在湖北设厂加工制造,最早捷足先登的却是俄国商人。
    1861年汉口开埠后,俄商紧随英商之后,在汉口设立茶商办事处,直接收购红茶。两年后,俄国商人不再满足于在汉口从华商手中收购茶叶,开始把触角伸向以羊楼洞为中心的鄂南茶区,在那里自行设庄,直接从茶农手中收茶,并创办了顺丰砖茶厂。
    19世纪70年代,随着中俄砖茶贸易的不断扩大,汉口作为茶叶集散中心市场的地位日显突出,俄商将顺丰砖茶厂迁址于汉口俄租界江边。王炎生介绍,实际上早在1863年,顺丰茶厂主就已经买下了这块地皮,并着手建厂事宜。
    根据《湖北工业史》的记载,1873年,顺丰迁址汉口后,将原来的手工制作砖茶改为用蒸汽机器压制,并用准现代的方式组织上千工人生产,从而成为湖北最早使用机器生产的第一家近代工业企业。
    董玉梅认为,砖茶制作方式在汉口由手工改为机器,成为开启近代武汉机器时代的标志。此前,蒸汽机对武汉人而言为陌生之物。
    长江边建专用码头 机器时代刺激砖茶贸易增长
    武汉作家胡榴明著有《夕阳无语:武汉老公馆》一书。据她考证,“顺丰”生产茶叶的茶叶原料,由羊楼洞运到汉口,加工制成砖茶,然后从汉口陆路水路外运,当时茶厂雇用的中国工人达800名。工厂自行发电,日夜开工,三部蒸汽水压机将制成的茶叶挤压为块状,制成品有青砖茶、红砖茶和茶饼等。为方便砖茶和茶叶的的大量装运,1871年,顺丰砖茶厂又在长江边开辟“顺丰茶栈码头”,作为工厂产品运销的专用码头。这是汉口长江边上第一个工厂专用码头。
    当年“顺丰茶栈”码头旧址在何处?王炎生先生带着记者来到汉口沿江大道,位于黎黄陂路与兰陵路中间段的马可孛罗酒店门前。他指着对面江滩公租自行车“兰陵路站”所处位置说,此处即是“顺丰茶栈”码头遗址。码头一直到上世纪末尚存在,汉口江滩进行改造时拆除。
    王炎生听老人们说,当年的“顺丰”规模不小,在洞庭街与沿江大道之间,从兰陵路至黎黄陂路整个区域均为顺丰砖茶厂址所在区域。
    砖茶制造方式从“手工时代”跨入“机器时代”,大大刺激了砖茶贸易的增长。据记载,1874年,汉口输出砖茶83402担,4年之后猛增至152339担,数年间增加之数几近一倍。到1894年,汉口一地共有包括顺丰、新泰、阜昌在内的4家俄商砖茶厂。此时4家砖茶厂共计安装砖茶压机15架,茶饼压机7架,日产砖茶2700担,茶饼160担。
    据统计,到20世纪初年,俄商顺丰、新泰、阜昌3家砖茶厂已有资金400余万两,资产约500万两,年产值高达5300余万两,制茶季节雇用工人最多时约有5000余人,各厂动力均在900马力以上,生产规模已颇为可观。
    100多年前,机器砖茶厂高高的烟囱成为汉口租界里最引人注目的建筑,也是武汉进入近代工业城市的标志。王炎生向记者展示的一张百年前老照片,呈现了长江沿岸这一区域的历史形态。这张老照片为位于当时俄租界的顺丰砖茶厂和新泰砖茶厂全景图,今天已经消失殆尽的西式厂房建筑,及高耸的烟囱记录了当年制茶业在汉口的辉煌。
    汉口外资制茶工业 激发民族工业加速崛起
    史料记载,中国近代最早引进机器生产的企业是“安庆内军械所”,这是曾国藩于1861年,在安庆引进西方先进机器和先进制造技术,建立的近代第一家用机器生产枪炮的军工企业。武汉虽然比上海等第一批开埠城市晚开埠20年,却因茶叶生产成为中国内陆最早引进机器工业的城市之一。
    据汉江关不完全统计,1892至1901年的10年间,经江汉关出口的砖茶和茶饼价值,计达白银26415574两,俄商砖茶工业产值长期居湖北外资工厂首位,顺丰、新泰二厂还在九江开设了分厂。机器砖茶业成为湖北最重要的工业部门之一。
    市社科院研究员张笃勤认为,俄国商人在汉口创办砖茶厂,以机器压制砖茶,成为武汉最早的近代工业,它推动武汉成为中国近代三大工业基地之一。
    张笃勤说,以俄商在汉开办机器砖茶厂为开端,英、德、日等国商人也先后来汉开办以加工业为主的各种近代工厂,至1911年,外资在汉工厂达到30多家,总投资1500多万元,行业包括制茶、榨油、冷冻、面粉、烟酒、冶炼、电力、机械、修理、工程建筑、蛋品加工、棉花打包等,其中,创办于20世纪初的英和商记蛋雇工达2000多人,年产量达到7000吨,并在全国开设有108个分蛋庄。
    汉口外资工业的发展,激发了武汉民族近代工业的崛起。1889年,洋务派官僚张之洞调任湖广总督,面对外国列强瓜分中国的危机,为了自强自立,先后在武汉建成了亚洲规模最大的现代化钢铁联合企业汉阳铁厂、湖北枪炮厂,及在国内纺织行业数一数二的湖北丝麻四局等一批大型工厂,使武汉成为中国近代钢铁、纺织工业的发祥地。受洋商和官府的影响,一部分商人和手工业者在甲午战争后开始投资近代工业。到清末,民办企业已发展到100余家,其中像宋炜臣1897年创办的燮昌火柴厂,月产火柴150箱,行销华中各省,是民族资产阶级工业中的佼佼者。
    著名历史学家冯天瑜认为,以首先开始使用蒸汽机器为标志,武汉工业在汉口以制茶工业起步,激发了民族工业的突飞猛进,进入20世纪后更是一路直追,与上海、天津鼎足而立。
    (记者蒋太旭  实习生汪峥)
    链接
    汉口诞生
    武汉首批近现代企业
    俄国茶商李凡诺夫是开启武汉机器时代的幕后人物。正是他在汉口开设顺丰茶砖厂,将代表近代工业文明的蒸汽机首次引进到武汉。而汉口“巴公房子”原来的主人巴诺夫在汉口设立的阜昌砖茶厂却后来居上,成为汉口最大的砖茶企业,鼎盛时期,员工数千人。砖茶产量达到30万箱。如此庞大的一个现代工业企业,它究竟是如何运作和管理的?
    人才:从哈尔滨引进骨干
    武汉作家胡榴明在《夕阳无语:武汉老公馆》《闻名老汉口的“巴公房子”》一文,讲了这样一个鲜活的小故事。
    阜昌砖茶厂的老板巴诺夫是一个精明强干的“中国通”,能熟练使用汉语。茶厂创建之初,管理人员奇缺,巴公从东北哈尔滨等城市聘任了一个会汉语的俄国人来汉口,然后,派他们去鄂南产茶区羊楼洞去收购茶叶,并在阜昌建于当地的茶叶加工厂内实习制茶的全套技术,后来一批俄国人成为阜昌茶叶公司的技术及管理骨干。
    管理:设“联合经理”
    在俄商于汉口设立机器砖茶厂前,武汉的企业大多是传统的手工作坊,谈不上现代企业管理制度。据胡莲孙在《俄国商人巴诺夫与阜昌砖茶厂》一文中撰述:阜昌砖茶厂的厂主实际上不止巴诺夫一人。这家砖茶厂实为他和另几位俄商人集资开办。
    砖茶厂实行现代企业管理制度,除了有专任的董事长一职,巴诺夫和另一位合作者拉萨丁任联合经理,他俩的分工是:巴诺夫负责管理全厂工作,拉萨丁执掌有关俄国业务。“董事长”、“联合经理”等,这些对武汉而言是一个全新现代企业概念。
    砖茶厂的设立不仅首开武汉的机器工业时代,同时也为武汉引进了现代企业的管理制度。
    用人:雇用“中国买办”
    阜昌砖茶厂在健全体制后,业务有了很大发展,很快超过了顺丰和新泰两家当时汉口最早最大的砖茶厂。与此同时,巴诺夫还雇用中国买办为其效力。
    巴诺夫在茶叶出口报关中,认识了在江汉关任抄班的刘辅堂(后来的汉口首富刘子敬之父),巴诺夫以高报酬,促使刘跳槽到阜昌任中国买办,而刘亦不负巴诺夫“知遇之恩”,尽“汗马之劳”,为阜昌带来了巨大的经济利益,也使自己及儿子刘子敬成为“汉口首富”。
    技术:革新蒸汽压茶机
    汉口人称巴诺夫为“巴公”,他的弟弟“小巴公”齐诺·巴诺夫在汉口制茶工业史上,也算是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他以工程师的身份来到中国。1890年,他用技术革新手段设计的蒸汽压茶机,极大提高了制茶工效质量,制茶工人由1000人减少为400人,为茶厂带来了庞大的利润,使得阜昌年产砖茶达30万箱,运销俄西伯利亚、蒙古、中国新彊等地。
    阜昌带头,其他俄商砖茶厂纷纷仿效,改用机器制茶,使汉口的砖茶生产空前提高,砖茶出口呈现跳跃式增长。据《海关十年报告》及历年关册所载:1865年汉口砖茶出口仅有2416担,1869年为73758担,1878年为152339担,到1895年一下子增加到354450担。砖茶出口猛的增长,主要是砖茶生产力的提高。
    营运: 组建跨洲际的营销网络
    阜昌砖茶厂还组建起了跨地区、跨国域、跨欧亚大陆的一个巨大的营销网络。
    资料记载,阜昌生产的砖茶外销运输以水路为主,并组建了一支俄罗斯志愿远航船队,若运至俄国欧洲,则由汉口启运,经上海、东南亚、苏伊士运河,抵达黑海线敖德萨城;运至俄国西伯利亚,则由汉口经上海北运海参崴,若冬季港冻,则运至天津、经铁路抵达张家口,再驮运至俄边境恰克图。水运最大好处是转口少,货物安全得到保证。阜昌砖茶厂将总公司设在汉口,还在上海、天津、九江、福州,今斯里兰卡、海参崴、敖德萨、圣彼得堡、恰克图等地建立分公司或办事处,建立了一个大的营运网络。
    为了方便水运,阜昌还在长江边建栈房仓库,每年3月至8月,茶叶上市季节,各地茶商云集汉口江边,住满附近的客栈和旅馆,码头工人搬运砖茶箱日夜不停,江面上运茶轮船络绎不绝,一派热闹景象。
    (记者蒋太旭)
 楼主 发表于 2014-8-23 16:19:47 | 显示全部楼层
新泰茶厂的老墙(地处兰陵路距沿江大道约40米) 王炎生 摄


res07_attpic_brief (2).jpg
 楼主 发表于 2014-8-23 16:20:37 | 显示全部楼层
圣彼得堡离不开茶,汉口出现面包房
万里茶道不仅仅是商品运输线,亚欧大陆两端的生活方式也因彼此而变化

核心
    提示
    1861年汉口开埠,至20世纪初,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茶叶集散地。在莫斯科、圣彼得堡,大多数人每日饮用的黑茶和红茶,都来自汉口。
    当圣彼得堡人离不开茶时,在万里茶道的起点汉口,因为俄茶商云集,茶叶贸易兴盛,俄租界成了当时汉口的高级住宅区和娱乐商业中心。
    品读“万里茶道汉口文化遗存”,我们眼前似能浮动出一幅进行时的城市进化图景,似是一片片茶叶推动了汉口近现代外向型商业,进而如多米诺骨牌般产生连锁反应——先是武汉史上第一家外企工厂,产与销带动洋行、银行,各类人口的涌入再推动地产,再然后林林总总的生产又派生出西餐厅、酒吧、夜总会,甚至教堂……
    1902年,武汉第一家外企工厂——顺丰砖茶厂的老板李凡诺夫,在现今江岸区洞庭街88号修建了公馆,这是一栋三层高的红色俄罗斯风格建筑,砖木结构,红砖清水外墙,屋顶高低错落。
    20世纪末,这座公馆的右边部分建筑,曾是武汉红极一时的别克·乔治酒吧。2007年,在别克·乔治酒吧喝咖啡的著名画家冷军,相中了这处极具欧洲艺术气质的老建筑,将其租下改造成画室。
    冷军说:“它既包含浓厚的欧洲风格,又不缺少东方艺术元素,与我的油画创作非常对路。”
    据考证,李凡诺夫公馆落成后,引发了租界内的建房潮。
    许多俄茶商、包括李凡诺夫本人在内,在现今的鄱阳街与洞庭街一带大兴土木。当年从沿江大道到洞庭街,从黎黄陂路到车站路,大部分房地产都为李凡诺夫所有或为其夫人所有。
    1910年,俄茶商巴诺夫兄弟在鄱阳街与洞庭街交会处,建成了当时规模最大的公寓,房间多达220套,总建筑面积近5000平方米。
    不止是俄租界,其他四国租界也大肆建房。
    至1917年,各国租界规模已经达到顶峰,租界内的建筑项目覆盖几乎所有类型。
    资料显示,这一时期租界建筑形式主要以新艺术运动风格为主,兼有大量古典主义风格。时至今日,这些老建筑大多保存完好,构成了一条条极具欧式韵味的特色风情街。
    夜总会从俄租界兴起
    1910年,俄茶商巴诺夫兄弟修建的最大规模公寓,就是如今人们所称的“巴公房子”。
    经过一个多世纪的风雨侵蚀,今天的巴公房子已经显出苍老之态,步入院内三角中空的天井,满目是斑驳的砖墙。
    “老武汉”王炎生自小在这一带长大,他带着记者围着巴公房子转了一圈,记者数了数,这栋老房竟然有9个门。
    王炎生说,这在当时应该是“较高规格”了,按照传统,“九”为大,能拥有9个城门的城池,一般是皇城才够资格,可见这栋公寓主人当年的显赫。
    专门研究武汉老房子的作家胡榴明介绍,虽然李凡诺夫在汉口开设了第一家砖茶厂——顺丰砖茶厂,但规模最大的却是巴诺夫开设的阜昌砖茶厂,它的规模宏大,设备完善,工人达数千人之多。
    “巴公房子”的住户,除了巴诺夫兄弟外,还有许多在汉经商的俄国人以及在砖茶厂工作的高级员工。
    在当时人们的眼中,能住进巴公房子的洋人都是有钱人,以巴公房子为核心的这片区域,也成为俄国茶商聚集的“社区”。
    胡榴明说,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阜昌、顺丰、新泰、源泰四家砖茶厂的老板,被公认为汉口租界最富有的洋人。
    在汉口俄人社区里,俄国茶商的休闲娱乐丰富多彩。
    王炎生说,听老一辈人讲,俄国人最喜欢去的地方叫“波罗馆”,就是今天的夜总会。那个年代,俄国人特别爱玩也特别会玩,俄租界里,美容院、西餐厅、花园、酒吧……各式各样的休闲娱乐场所比比皆是。
    王炎生感叹,转眼百年即逝,一切都成为沧桑往事,但仍然幸存的巴公房子,却见证了一个多世纪前俄茶商在汉口的经济文化生活历史。
    开启武汉人吃西餐历史
    武汉人吃西餐的历史,已有84年了。
    1930年,在巴公房子的对面,两个俄国人邦可和扬格诺夫开设了邦可面包房,这是武汉最早的西餐厅。
    武汉解放后,邦可面包房不再由俄罗斯人经营,但依然保持原有的风味与特色。因菜品颇受武汉市民喜爱,2004年,邦可面包房荣获“武汉名菜”称号。
    但此后日渐式微,四年前餐厅关门倒闭,现在已面目全非——二楼西餐厅成了棋牌室,一楼面包房成了烧烤店。
    虽然邦可已成记忆,但在老汉口人的记忆中,它开启了大武汉市民接触和融入西方饮食文化的一扇大门,至今仍让不少人怀念不已。
    39岁的王嘉住在邦可面包房对面的巴公房子里面,她说:“前几年邦可关门后,换了几个餐饮老板,都没做起来,还是以前邦可的味道好。”
    虽然是个70后,但王嘉对邦可面包房了如指掌。王嘉的爷爷解放前在三教街卖水果,专门做俄国人生意,王嘉和她的爸爸,都是吃着邦可的西餐和面包长大的,王嘉说:“小时候幼儿园放学后,经常假装肚子疼,不肯吃饭,爸爸就给我买邦可的三角蛋糕,那个味道真的太好了!”
    那个年代,能吃得起俄式西餐和糕点,是件很风光的事情。
    80岁的孙昌贵家住洞庭社区,他见证了邦可面包房的兴衰。孙昌贵说,解放前,邦可面包房的人气并不旺,基本都是外国人消费,解放后的1953年到1958年,是餐厅最热闹的时候,“年轻人谈恋爱约会,要是去邦可吃顿炸牛排,就是现在所谓的‘高大上’了!”
    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去邦可面包房吃块牛排,要花五六角钱。
    教堂婚礼源起东正教堂
    在江岸这个近代各国建筑荟萃之地,位于鄱阳街与天津路交会处的东正教堂,以它独具一格的造型,成为武汉人心目中的胜地,留有它身姿、内景的各种书籍、画册、杂志、明信片数不胜数。
    汉口东正教堂始建于1876年,该堂单层砖石结构,面积约220平方米,是武汉市惟一的俄国东正教堂,也是俄罗斯东正教在俄境外现存最早的东正教堂。
    据考证,鸦片战争后,东正教开始传入武汉,主要信徒是在汉的俄侨,而中国籍神职人员亦多为华俄的混血后裔,所以,在武汉信仰东正教的中国人很少。
    资料显示,1904-1954年期间,共有160名俄侨在汉口东正教堂受洗,60人在此举行婚礼,这里也成了武汉最著名的教堂婚礼所在地。
    2009年,家住二七路的王先生与爱人刘小姐在这里举行了婚礼,场地租金花费2000元,刘小姐说:“在神父和宾客的注视下宣誓,不管是不是信徒,正宗的教堂婚礼,都别有一番纪念意义。”
    2013年,国务委员杨洁篪与俄罗斯总统全权代表在武汉签署《长江中上游地区与伏尔加河沿岸联邦区合作议定书》,汉口东正教堂列入重要的文物维修建筑。根据这次会议精神和省政府要求,武汉市政府决定对汉口东正教堂进行修缮。
    目前,汉口东正教堂修缮方案已报审通过,拟按“整旧如旧”进行修缮,恢复建筑历史原貌,工程现已开工实施。
    (记者李炜 通讯员祝丽芳 王奇 张艳华)
    图例
    万里茶道不仅仅是商品运输线,亚欧大陆两端的生活方式也因彼此而变化
    圣彼得堡离不开茶,汉口出现面包房
    兰陵路黎黄陂路9洞庭小路万里茶道
    汉口文化遗存教堂婚礼源起东正教堂洞庭街沿江大道1171063夜总会从俄租界兴起洞庭街8开启武汉人吃西餐历史鄱阳街51812重走中俄万里茶道纪念特刊俄茶商引发租界建房潮214图例核心
    提示
    1、李凡诺夫公馆
    地址:江岸区洞庭街88号
    建成于1902年,武汉市优秀历史建筑(一级)
    原为俄国茶商李凡诺夫的公馆,具有典型的俄式民居特色。20世纪末,楼房底层开设了名叫“别克·乔治”的酒吧。1997年,李凡诺夫的孙女曾从美国前来寻根,专程探访这幢她度过了童年的祖屋。如今,这幢百年老房子成了著名油画家冷军的工作室。
    2、巴公房子
    地址:江岸区鄱阳街74—86号(与洞庭街交会处)
    建成于1910年,武汉市优秀历史建筑(一级)
    昔日俄茶商巴诺夫兄弟的公寓。这是汉口最早的多层公寓楼,具有俄式建筑风格。它建于两街交会的三角地带,平面呈三角形,建成后成为这一带俄租界的标志性建筑。其内部为围合式三角形天井,相当于内院,单元式布局,楼内有两室一厅、三室一厅的房间220套。
    3、顺丰茶栈
    地址:江岸区洞庭街与兰陵路交叉路口
    建于19世纪60年代,武汉市优秀历史建筑
    1861年俄国茶叶商人李凡诺夫来汉,从事由湖北崇阳、赤壁羊楼洞等地销往俄国的茶叶制作买卖,先后开设顺丰砖茶厂和汉口第一个专用码头顺丰茶栈码头等,并设顺丰茶栈。此处为茶商买卖茶叶的中介场所,见证了老汉口茶叶贸易的繁荣。
    4、新泰砖茶厂老墙
    位于兰陵路距沿江大道约40米处,仍保留着一段数十米高的红砖老墙,这是新泰砖茶厂的老墙,也是这座砖茶厂留下的惟一建筑证物。
    5、俄商新泰大楼
    地址:江岸区沿江大道158号
    建于1920—1924年,湖北省文物保护单位
    为5层钢筋混凝土结构,楼高31米,人们习惯称此楼为俄商新泰大楼,其实它并非俄商所建。1866年,由俄国人创办的新泰洋行旧址确为此处,新泰于1920年关闭,英国茶商接手后,重建了现在的新泰大楼。
    6、阜昌砖茶厂
    (已无当年老厂房)
    当年的阜昌砖茶厂遗址处,现在是湖北汉口茶厂所在地,俄商所建茶厂建筑虽然已经不复存在,但跨越两个世纪,这里仍出产“汉茶”。
    7、华俄道胜银行
    地址:江岸区沿江大道黎黄陂路路口
    建于1896年,湖北省文物保护单位
    一座高3层的俄罗斯风格建筑,有着杏黄色外表和纪念碑式的塔楼。此楼最先是位俄茶商交易而开设的华俄道胜银行。俄国十月革命后,银行关门。大革命时期,它充当了民国中央银行武汉分行驻地。宋庆龄1927年在此生活工作,现辟为宋庆龄汉口旧居纪念馆对外开放。
    8、汉口东正教堂
    地址:江岸区鄱阳街与天津路交会口
    建于1892年—1895年,武汉市文物保护单位
    武汉市惟一的俄国东正教堂。1850年,俄国茶商取得清政府贸易许可,得以自行深入鄂南一带收购茶叶,由此,俄国人将晋商抛开,直接面对茶农。1873年起,3家俄国砖茶厂先后入驻汉口,俄国人猛增,东正教堂因此出现在这个中国的内陆城市。
    9、邦可面包房
    地址:江岸区鄱阳街149号(八七会议旧址旁)
    玻璃橱窗的底层,由侧面上楼,楼上有临街玻璃窗,漂亮的石膏顶棚,全木地板,壁炉。由邦可和扬格诺夫两个俄国人合资,于1930年开设。扬格诺夫是个面包师,自做俄式糕点、油炸牛肉面包等,此外还会做很地道的西餐。
    10、俄国领事馆
    地址:江岸区洞庭街92号
    建于1902年,武汉市优秀历史建筑(一级)
    初建为两层,坐东朝西,建筑呈扇形。1904年扩建,加高为3层。红砖清水外墙,四坡红瓦,檐口上有女儿墙,主入口为三间四柱,上有阳台式的门斗、罗马立柱。20世纪末,这座建筑经过一次修整,加高一层,外墙新添灰白色水刷石,破瓦改为平顶,拆除了女儿墙。
    11、顺丰砖茶厂
    1863年,俄茶商李凡诺夫在汉口英租界附近的江滩边(今黎黄陂路与沿江大道的交界处),以私人的名义购买了一块地皮,建起汉口顺丰砖茶厂,以手工制砖茶。到1865年,俄国商人在汉口一带共有3个砖茶厂。1873年,砖茶厂开始使用蒸汽机生产砖茶。
    12、邦可花园
    现今健康幼儿园及汉口船厂所属3栋建筑,曾是著名的“邦可花园”所在地。1915年,英商怡和洋行大班(经理)杜百里在汉口原三教街(1924年俄租界收回前为列宾斯卡娅路,现为鄱阳街)购得一块地皮,投资30余万元建成钢筋混凝土西式楼房30栋,当时称作“邦可花园”,是租界区内洋人的休闲娱乐集中地。
 楼主 发表于 2014-8-23 16:21:30 | 显示全部楼层
两街交会的巴公房子,威武雄壮,像一列巨大的火车头  记者刘斌 摄


res07_attpic_brief.jpg
 楼主 发表于 2014-8-23 16:22:02 | 显示全部楼层
汉口伙计赴俄种茶成“茶王”
以万里茶道为主干线的中俄茶叶交往,以另一种方式存续下来

核心
    提示
    在今天的格鲁吉亚,当地人爱喝一种叫“刘茶”的红茶。《中俄茶叶之路》课题组专家刘晓航、贾海彦介绍,“刘茶”是1893年一位来自汉口茶坊的伙计刘峻周将茶籽、茶苗带到了黑海沿岸的巴统,在当地生活30余年,帮助俄国培育出优良茶品种。
    贾海彦说,19世纪晚期,俄国通过万里茶道,一面加强与中国的茶叶贸易,一面尝试引进中国茶树和制茶技术,在本国发展茶叶种植和生产。1883年,俄商从湖北羊楼洞购买大量茶籽、茶苗,栽植在克里木的尼基特植物园内。由于该地气候、土壤、水质条件不适宜种茶,茶树生长不良,于是俄商开始从中国引进种茶、制茶人才,刘峻周就是其中之一。
    “刘茶”在1900年的巴黎博览会上获得金奖,当地人称刘峻周为高加索的“中国茶王”。
    汉口学徒俄国种茶 “刘茶”赢世博金质奖章
    刘峻周祖籍湖南,早年逃荒到汉口,被同宗祖父辈刘氏茶坊37代传人、著名茶商刘运兴收留,在汉口刘氏茶坊做学徒。
    1888年,俄国皇家采办商波波夫来到中国选购茶叶,结识了年轻的刘峻周,经常向他询问有关茶叶种植和加工的问题。波波夫邀请刘峻周跟他去俄国发展当地茶叶生产。
    1893,刘峻周和波波夫采购了数千公斤茶籽和数千株茶苗,带领12名茶叶技工从宁波南下广州,由广州沿南海经马六甲海峡至印度洋,再从红海经苏伊士运河至地中海,渡过爱琴海、黑海,抵达格鲁吉亚巴统港。
    刘峻周和中国茶工种植了80公顷茶树,筹建波波夫茶厂,正式开始茶叶生产。3年后,茶苗和茶籽已在当地的红土山坡上生根安家,生产出第一批红茶,品质上佳。
    1897年,刘峻周第二次带领12名技工,携带家眷,带着从国内选购的大量优质茶苗茶籽,再次来到巴统。在离巴统14公里的恰克瓦,他们辛勤劳作,试种新茶。经过反复试验,终于成功培育出适合当地种植的茶树品种,种植面积达到150公顷,并建起第二座茶叶加工厂。在1900年巴黎世界博览会上,刘峻周送评的“刘茶”赢得了金质奖章。
    办公地成科研所 茶叶出口土耳其德国
    鉴于其在茶业上的杰出贡献,1901年,在农业部长叶尔莫洛夫力荐下,刘峻周担任恰克瓦皇家庄园茶厂主管。为了提高茶叶的品质,刘峻周反复进行试验,从育苗、栽种、松土、采叶到焙制的每个环节,总结出一套行之有效的经验。第一年就获丰收,此后产量逐年递增,茶园面积不断扩大,年产茶达到2000磅。此后,在他的建议下,当局创办了茶叶工艺学校,培训茶业人才。
    1909年,沙俄政府授予刘峻周“斯坦尼斯拉夫三级勋章”,这是未有俄国国籍而受勋的第一个中国人。
    1912年,在“俄罗斯亚热带职务展览会”上,刘峻周等生产的茶又获大会奖状。
    刘峻周在格鲁吉亚开辟的茶叶种植和加工业持续发展,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拥有6.23万公顷茶园,年产量超过50万吨,占苏联地区产量的95%。除供应苏联各加盟共和国外,还出口土耳其、德国等地。
    为纪念刘峻周,格鲁吉亚人习惯将当地红茶成为“刘茶”。刘峻周被誉为格鲁吉亚种茶创始人之一。如今,格鲁吉亚国家档案馆内至今保存着刘峻周当年写的报告。在恰克瓦,刘峻周办公过的地方,现在是格鲁吉亚科学院茶叶科技研究所。
    受到列宁斯大林约见 出3万卢布资助俄国革命
    贾海彦介绍,因为种茶成功,刘峻周有缘结识了列宁和斯大林。1904年夏,列宁到格鲁吉亚寻访斯大林等革命者,和斯大林一起慕名拜访了这位中国厂长。
    为支持列宁革命,后来,刘峻周请斯大林向列宁转交了3万卢布的活动经费。
    十月革命胜利后,刘峻周担任苏联政府国营茶厂经理。列宁不忘这位中国人,又两次约见刘峻周。
    列宁约见刘峻周时,曾提出苏联人自办茶厂,中断中国和苏联的茶叶贸易,并希望刘峻周加入苏联国籍。
    1924年年底,苏联发生驱逐侨民事件,所有没加入苏联国籍的侨民,都将被驱逐出境,刘峻周也在其中。斯大林亲自约见刘峻周,要求他加入苏联国籍,刘峻周没有答应。
    1925年,刘峻周回国,定居哈尔滨。回国前,刘峻周赠送格鲁吉亚八通博物馆数张照片和一个佩戴了32年的象牙小圆球。1939年,刘峻周在哈尔滨去世。
    ◎延伸阅读
    刘峻周之子刘泽荣
    共产国际里的第一位中国人
    在俄国生活、工作了30余年,刘峻周种植的是茶树,传播的却是文化和友谊。如今,他的后人们仍在继续为中俄友谊贡献力量。
    刘峻周的长子刘泽荣被带往俄国时年仅5岁,俄语说得比汉语还流利。他早年毕业于彼得堡大学数学物理系,十月革命后组建“旅俄华工联合会”并任执委会主席,曾以“中国社会主义工人党”名义先后参加共产国际第一、二次代表大会,被选为民族和殖民地问题委员会委员,是共产国际里的第一位中国人。
    1920年初,列宁召见正负责中俄边境勘测工作的刘泽荣,希望他能多做些促进中苏友谊的事。
    1940年,国民党政府任命刘泽荣为驻苏使馆参赞,1945年,他回国任外交部驻新疆特派员。新中国成立后,刘泽荣任外交部条约委员会委员、外交部顾问。1950年,周恩来曾称赞他为“了不起的中国人”。
    1958年,65岁的刘泽荣加入商务印书馆,担任《俄汉大辞典》的主编。他的女儿刘华兰继承父业,多年来不断补充修订这本大辞典。
    刘峻周的次子刘维周是兰州大学教授,曾在中国西北创办大学俄语系和筹建中苏友协。抗日年代,当苏联志愿飞行员在汉口和兰州上空飞行时,他是地面上接待飞行员的主要人员。他精通俄语,熟知俄罗斯人的习惯和口味,志愿飞行员们都忘不了这位“刘同志”。此外,他的格鲁吉亚人妻子刘媛娜、儿子刘光杰、刘光彦都曾在大学教授俄语。
    如今,刘峻周的玄孙,即刘维周的曾孙刘浩,在莫斯科大学取得俄罗斯语言文学副博士学位后,进入北京大学博士后流动站。
    (记者刘嘉 万建辉)
    链接
    万里茶道之变
    传统的中俄万里茶道以汉口为起点,经恰克图进行贸易,再到彼得堡和欧洲腹地,恰克图因此成为中俄茶叶交易重镇。有关数据显示,到1851年太平天国运动爆发前夕,俄国从恰克图进口的中国货物中,茶叶已超过95%。这不仅是一座造就富翁的城市,也让俄国与中国的文化实现了“不可思议的沟通”。
    而对中俄万里茶道而言,1905年是一个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年份。这一年,“全世界最长铁路”——西伯利亚大铁路开始通车,从此改变了万里茶道的走向。绵延2万多里的陆上茶路,自此被一条更新、更快的通道所代替:来自汉口的茶叶,经长江黄金水道运至上海;再由上海通过定期海轮运至海参崴;然后,经西伯利亚大铁路送到俄国全境。
    “这条路线非常重要,它使茶叶的供货周期大幅缩小,茶叶在俄罗斯的价格大幅下降,饮茶得到更大范围普及。但这也是一条短命的路线,大概只持续了12年,随着俄国十月革命爆发,整条万里茶道也就衰落了,”湖北省社科院《中俄茶叶之路》课题组专家刘晓航说,“有关这条路线的研究极少”。
    西伯利亚铁路开通 万里茶道渐渐冷清
    1891年4月,俄国皇太子尼古拉来汉,湖广总督张之洞设宴接待。“这趟行程,跟清政府确定的事情之一,就是未来的茶叶将通过西伯利亚大铁路进入俄国府邸。1891年,正是西伯利亚大铁路开始修建的年份。”刘晓航教授在查阅了大量史料后这样认为。
    1905年,随着西伯利亚大铁路开通,中俄茶叶之路从此绕过了恰克图。此后,虽然恰克图仍然是“走西口”中国商人的重要目的地,但它在中俄贸易中的地位却不断下滑,很多商号出现“人去楼空”的景象,整个城市到最后更是沦为地区级的商贸中心。昔日富甲大陆的恰克图,甚至一度变成了军事要塞。
    “俄国人一直致力于采用新的运茶路线,将汉茶至恰克图的传统北线陆路,改为江海水路。运程缩短,运费降低,利润增加。随着海运的扩大,往昔繁忙的中俄万里茶道渐渐冷清,成为历史的陈迹。”武汉大学教授、中俄关系学会理事刘再起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俄商淡出汉口茶市 中国人赴巴统种茶
    因1905年西伯利亚大铁路通车而崛起的全新中俄海上茶路,在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爆发后,就几乎陷入了停顿,它仅运行了短短12年。
    事实上,20世纪之初,中国爆发了辛亥革命,随后俄国发生十月革命。两个国家的政治格局发生了巨大变化,深刻影响了维持200年的中俄茶叶贸易。刘晓航教授告诉记者:“俄国建立起世界上第一个苏维埃政府后,不仅宣布放弃沙皇俄国海外一切‘殖民特权’,并同时宣布茶叶为‘奢侈性消费’,俄商在华的茶叶生意自此由盛而衰。”
    “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后,输俄茶叶贸易日趋衰落,在汉口的几家俄商茶厂相继关闭,其中新泰茶厂为英商接办,易名为太平洋砖茶厂。俄商独占汉口茶市半个多世纪的局面从此结束。”刘再起教授介绍。
    湖北省社科院徐凯希教授在《近代湖北茶叶改良述略》中记载,十月革命后,随着外销红茶渐行停止,洋行停购,又无其他销路,湖北茶业蒙受严重损失,茶叶生产逐年缩减。1918年后,茶农或置茶园荒芜于不顾,或改制内销绿茶,茶商亦纷纷歇业。几年间,茶市一片萧条。由于山西帮茶庄收缩业务,素以茶庄最多著称的羊楼洞,仅剩义兴、兴隆茂、聚兴顺、长裕川及昌生等5家砖茶庄勉强维持。直到1922年俄国恢复收购,汉口茶市复苏。到1925年,汉口几家砖茶厂复工,各行存茶才全部售完。1929年中东路事件发生,中苏断交,汉口茶市再度萧条。1934年前后,市场方重新活跃。
    俄国人喝红茶的习惯,却没有因十月革命而消失。因为巨大的市场需求,以刘峻周家族为代表的中国茶叶种植者在高加索巴统地区种植茶树,并采用中国的制茶方式,建厂生产红茶。中俄茶叶交往,以另一种方式存续了下来。
    从莫斯科到海参崴
    西伯利亚大铁路横贯俄国东西
    西伯利亚大铁路是横贯俄罗斯东西的铁路干线,总长9332公里,是世界上最长的铁路。起自莫斯科,经梁赞、萨马拉、车里雅宾斯克、鄂木斯克、新西伯利亚、伊尔库茨克、赤塔、哈巴罗夫斯克(伯力),到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
    奔跑在这一钢铁大动脉上的,共有大约1000列货运和客运列车。车里雅宾斯克以西,于19世纪中建成;以东长7416公里,于1891年始建,1905年大部分路段运营,1916年全线通车。
    海参崴是俄罗斯远东第一大城市,人口70多万,是西伯利亚大铁路的终点,俄罗斯在远东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海参崴原是中国领土,“崴”是洼地的意思。100多年以前,这里盛产海参,海参崴由此得名。
    1860年,沙俄强迫清政府签订《中俄北京条约》,致使包括海参崴在内的40多万平方公里土地被割让给沙俄。1862年,沙俄政府将海参崴改名为“符拉迪沃斯托克”,意思为“控制东方”。
    (记者欧阳春艳 刘嘉 实习生林偲彦)
 楼主 发表于 2014-8-23 16:22:33 | 显示全部楼层

刘峻周在格鲁吉亚植茶时拍摄的全家福,居中抱小孩者为刘峻周      贾海彦 供图



res03_attpic_brief.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手机版|申请友链|反馈|中国记忆 Memory of China

GMT+8, 2018-7-21 00:24 , Processed in 0.048542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服务器里的中国

Copyright © 2006-2013 Memory Of Ch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