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中国 - 中国记忆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楼主: 浦罗

《赵岐峰公像堂》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8-21 13:29: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地下铁 于 2014-8-21 13:34 编辑

上海虹口一动迁老宅被网友考证系民国名园,孙中山到过2014-08-21 07:58:00 来源: 澎湃新闻网(上海) 


        上海武进路453号——457号的一幢老宅最近正在动迁,一些历史建筑爱好者认为,这幢被违章建筑遮蔽的房子就是民国时名噪一时的私家花园扆(读音为“倚”)虹园,1912年,孙中山曾在此演讲。澎湃新闻记者实地拍到了该建筑上与扆虹园旧照中一致的匾额。

        

位于上海市虹口区武进路的这幢老宅,被老建筑爱好者认定为“扆虹园”。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杨博 图


从武进路457号一条弄堂进入老宅,可见其内部已破败不堪,但拱窗仍在。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杨博 图

        陆龙骧老先生84岁,属马,今年本命年的他即将搬离自己居住了66年,位于上海市虹口区武进路457号的老宅。他说,上世纪初,这一片曾是广东富商赵歧峰的私家花园,极负盛名。百余年后的今天,这里早已没有当年的风光模样,彼时的水域已被填平,花园也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经年累月搭建起的违章建筑,沿街有超市、洗浴房、熟食店、菜场等各种小店,旧时的私家花园仿佛被遮盖了一层幕布,难见真容。
        因为列入拆迁范围,推土机已经驶进了临近的武海小区,大多数居民也已搬走,只剩下零星的人家与商户。一群活跃于网络的老上海建筑爱好者根据实地勘察与史料对比,认为现存的建筑物就是当年的赵家花园。
        对此,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电话向中国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专家委员会委员、同济大学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研究中心主任阮仪三求证,他认为对于这类老建筑,“有人提出保护就说明它有保护的价值,现在上海保留下来的历史建筑太少了,而且,很多历史建筑都因为在整体规划中不注意保护而遭到破坏。”此事件的最新进展是,阮仪三8月9日托秘书将扆虹园的情况反映给了虹口区规土局局长,但尚无回音。
违章建筑遮蔽了房屋的拱券
        8月3日晚,名为@基诺Geno的网友在微博上发布了一张自高层拍摄的俯视图,图中正中央是一栋造型独特的红顶大屋,“坐落在武进路一条旧巷里的这栋大屋,南面有五个漂亮的拱窗,连同扇形屋面结构,北面还有一个通天的天井,有谁能告知它的前世今生?”随后的近半个月时间内,网上十多位老建筑爱好者群策群力,有人翻找县志史料,有人去现场实地勘察,在多相比对后确定@基诺Geno照片中的屋子就是民国时期名噪一时的私家花园——扆虹园。
        从旧时照片来看,整个花园精巧别致,南面有两层的弧形拱券,还有一个极富中式特色的亭榭,花园内有大片水池,绿树环绕。而资料显示,旧时扆虹园所在的靶子路111号,就对应现在的武进路453号-457号这个区域(注:
1930年商务印书馆出版的《上海指南》中有一句“靶子路111号,俗呼赵家花园。”2009年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的《孙中山上海史记寻踪》中也明确指出“老靶子路111号扆虹园”系今天的
武进路453号

        澎湃新闻记者探访了武进路的这座旧宅。从四川北路3号地铁口出来,从武进路457号的一条狭小破旧的弄堂进去,穿过一条满是垃圾的走廊,就能看到那五扇拱券内部,原本的拱券是镂空的,玻璃窗户是后来加上的。
        二层有16户居民,对着楼梯的五间已搬空。最里面的一家三口,非上海本地人,已经在这个屋子里住了十多年。男主人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最近一直有学生或摄影爱好者过来这边拍照,这个房子又破又旧有什么好拍的?”
        从拱券往外看,是由三个小屋搭建出来的半平台,原先的花园空间已被塞得满满当当。从隔壁洗浴房的楼顶可以清楚地看到,原本两层的拱券现在只有第二层还暴露在外,一层全都被搭建的棚顶遮挡住。违章搭建的房屋见缝插针地挤占了每一寸空间,群租现象十分突出。
        除了违章搭建,这片区域正面临着旧改征收。这里俗称“虹口区十八街坊”,是虹口区最大的一个旧改征收地块。在3月31日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政府发布的《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政府房屋征收决定》(上海市人民政府令第71号)中载明,四川北路以西,海宁路以北,江西北路以东,武进路以南的这块地区的房屋“因公共利益”被纳入征收范围,同时该范围内的国有土地使用权被收回,整体面积达47938.5平方米。
       此地段内总共有2400多户要搬家。按规定,征收工作人员需向旧改地块涉及的居民进行征询预签约和正式签约,签约率达85%后方可动工。据当时媒体报道,“十八街坊居民的签约率仅60小时后便突破生效比例”。5月24日上午,首批居住在十八街坊的居民们开始了集体乔迁。

民国时举办过重大会议

        追溯起老靶子路111号的扆虹园,时间得往前拨一个世纪有余。《上海园林志》中提到它“由赵某建于光绪后期,解放前废园”,这里的“赵某”,被认为是粤商赵岐峰或其儿子赵灼臣,扆虹园也被俗称为赵家花园。
        投资商务印书馆后任董事长的张元济先生与赵灼臣交情匪浅,两人曾同席晚宴。他的日记中有那么一句“一九一七年,二月廿四日,钟紫垣约在伊家近四川路一五六号晚饭。同席者为孙文、唐少川……赵灼臣(靶子路赵园)余数人未交谈”,可证扆虹园确为赵岐峰和赵灼臣的房产之一。扆虹园所在的老靶子路是清末民初广东籍人士聚集地,赵岐峰和赵灼臣即其中代表。赵岐峰“一生劬劳,积累起来巨款财产”。而长子赵灼臣之名甚于其父,是当时广东旅沪同乡团体广肇公所的董事之一,与孙中山、唐绍仪等均交好。这些旅沪粤商在此地经商之余,还从政支持革命,孙中山就以“桑梓之谊”数次联络上海的粤帮。
        清末徐珂编撰的《清稗类钞》中称扆虹园“颇似西式园林,达官贵人横假座以宴客,陈设器物亦舶来品为多”。因此,民国之际的多次重大会议、宴请就在扆虹园举行。最广为人知的便是1912年7月22日中华民国铁道协会的欢迎大会,孙中山曾在会上发表演说。次年4月1日,铁道协会召开周年纪念会,选址仍在扆虹园。
        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发布的上海外事大事记中提及,1910年6月,日本东京、大阪各报游历记者团抵沪,日本驻沪总领事在此举行欢迎会,同年9月,美国实业代表团一行23人抵沪,上海绅商于扆虹园举行欢迎会。
        扆虹园因为它的“小巧精致”,还被早年许多推崇“文明结婚”的新人选为现代婚礼的举办地,商务印书馆1930年出版的《上海指南》中写有,“非有人介绍,不能往游。然可赁为文明结婚用”,是最凿凿的引证。

        澎湃新闻记者在2012年6月6日发布于上海市文化广播影视管理局、上海市文物局网站上的《上海市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不可移动文物名录》中看到,“扆虹园”赫然在列。“民国时期,扆虹园旧址,四川北路街道”,编号:310109945190000187。《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第二十条中规定:“建设工程选址,应当尽可能避开不可移动文物,因特殊情况不能避开的,对文物保护单位应当尽可能实施原址保护。……依照前款规定拆除的国有不可移动文物中具有收藏价值的壁画、雕塑、建筑构件等,由文物行政部门指定的文物收藏单位收藏。”

        虹口区文史馆馆长何瑛表示,目前此建筑是“文物普查登录点”,她解释说,所谓的文物普查登录点,简单来说就是申请区级、市级甚至全国文物保护单位的备选库,在普查时将了解到的历史建筑都登记在案,通过建筑主体和历史价值等多方位的考察,请专家审核后,再逐级上报申请为文保单位。

        澎湃新闻记者通过武进路453号招待所二楼的窗户顺着瓦顶向外攀爬,终于看到了二楼窗檐下有一块水泥阴刻的横匾,上面以楷书写着六个大字“赵歧峰公像堂”,与老照片中的“赵歧峰公像堂”字样别无二致。

        

爬出窗户可以看到一块水泥阴刻的横匾,以楷书书写的“赵歧峰公像堂”,应是赵家老宅的门牌。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杨博 图

      

赵家花园赵岐峰公像堂外观老照片。

网友拍摄的这幢老建筑的空中俯视图,主体屋面结构和弧形拱券都清晰可见。  网友 @基诺Geno 图

84岁老住户回忆老房子宽敞亮堂的时光
        陆龙骧老先生1948年的时候就住在扆虹园南面的一个白色的八角亭里,今年84岁的陆老先生记忆力尚好,他说,抗战胜利后,赵家花园里开了太平洋印刷厂,自己的父亲是厂里的出纳,因此举家居住在此。
        1940年代中期的扆虹园,已经不复水池和亭台楼阁,南面还搭出一个八角亭,即陆老先生和他家人以后居住的地方,或为解放前英国人所建。“曾经的赵家人应该是在抗战前就将房子卖掉了,全家搬到国外了。”这里的老住户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战时河南路以南均为公共租界,所以扆虹园应该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理应保留了大部分的原貌。”
        根据网友@食砚无田找到的一张40年代末的武进路地图,可以看到太平洋印刷厂占据了园子的西北角一大块区域,陆老先生至今记得印刷厂里的四台印刷机。而两江汽车运输公司则占据了花园的中间区域,并将东面一部分辟为停车场。1948年,陆老先生作为职工家属入住武进路沿街的房屋(即现在迪亚超市)的楼上,提及那段时光,他总是兴奋地描述当时的大排场:三个老板会在八角亭招待亲朋好友,还时常在扇形建筑的二层宴请员工吃饭,那里可摆下四五张圆台桌。老先生口中这个曾经宽敞亮堂的宴会场所,正是现在挤进16户人家、带有五扇弧形拱券的那一层。
        1950年代末,陆龙骧老先生成为建工部的一名俄语翻译,去了北京。1980年代初,他再回到扆虹园的房子时,印刷厂已经易主,他们家也搬到了南面的八角楼内,直到今天。这三十年间,不断有人进来搭建起新的房子,将老建筑的风貌逐渐遮掩起来,“人越来越多,商铺也越来越多。”
        8月19日,澎湃新闻记者跟随陆老先生的儿子进入了八角楼内部,原本作为观景用的这个建筑二楼被加盖了一层,共有8户住户,每间约十几平方米,共用一个灶间,原本白色的拱门顶部已被油烟熏得漆黑一片。以前的住户,有的过世、有的搬走,陆老先生已经是扆虹园年纪最大的住户了。陆老先生的儿子在他的朋友圈这样写道:“曾经的扆虹园,载录于网络,不要痴迷于曾经的辉煌,念念不忘它由花园变为旅馆、澡堂、菜场、超市、民宅的过程。”记者发稿时,陆龙骧之子来电告知,其父已经与动迁组签约,同意搬迁。

武进路453弄位于上海虹口区。     


发表于 2014-8-21 19:14:09 | 显示全部楼层
今晚上视新闻频道播出,虹口区政府已决定保存扆虹园遗存的建筑。
发表于 2014-8-21 21:33:06 | 显示全部楼层
旧改发现民国名园“扆虹园” 虹口明确予以保存。
http://www.letv.com/ptv/vplay/20514258.html
 楼主 发表于 2014-8-21 22:07:14 | 显示全部楼层
东海 发表于 2014-8-21 19:14
今晚上视新闻频道播出,虹口区政府已决定保存扆虹园遗存的建筑。

新闻看到了,但好像不包括屋顶花园吧。
 楼主 发表于 2014-8-21 22:13:02 | 显示全部楼层
屋顶花园外面光鲜,里面交关龌龊。
588.JPG
589.JPG
574.JPG
发表于 2014-8-21 23:38:39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society.kankanews.com/s/2014-08-21/0015394360.shtml
新闻一放,乃么格几起劲轧闹猛额拧要多了。
发表于 2014-8-22 08:32:03 | 显示全部楼层
今日《东方早报》二大版。
发表于 2014-8-22 08:42: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渔民 于 2014-8-22 08:51 编辑

虹口一老宅被网友考证系民国名园 “扆虹园”,区政府回应“不会拆除”


  武进路453-457号建筑的空中俯视图,主体屋面结构和弧形拱券都清晰可见。 @基诺Geno 供图



  扆虹园此前已被列入动迁范围。  早报记者 陈诗悦 图







  1940年代的老地图中,可以看到扆虹园的一部分已被太平洋印刷公司占据。  @食砚无田 供图


  上海武进路453号-457号的一幢老宅最近正在动迁,一些历史建筑爱好者认为,这幢被违章建筑遮蔽的房子就是民国时期名噪一时的私家花园“扆虹园”,1912年,孙中山曾在此发表演讲。  8月21日,虹口区政府回应早报记者,扆虹园已在申请第五批优秀历史建筑,正在等待最后审批,“既然已经申请了我们肯定不会拆除的,建筑也一定会保护起来”。
  早报记者 陈诗悦
  实习生 王心怡

  陆龙骧老先生84岁,属马,今年本命年的他即将搬离自己居住66年,位于上海市虹口区武进路457号的老宅。上个世纪初,这一片区域曾是广东富商赵岐峰的私家花园,极负盛名。百余年后的今天,这里早已没有当年的风光模样,彼时的水域已被填平,花园也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经年累月建造起的违章建筑,沿街有超市、洗浴房、熟食店、菜场等各种小店,旧时的私家花园仿佛被遮盖了一层幕布,难见真容。
  因为列入政府征收范围,大多数居民已经搬走,只剩下零星还没有找到住处的人家与商户。一群活跃于网络的老上海建筑爱好者根据实地的勘察与史料对比,坚持认为现存的建筑物就是当年的赵家花园“扆虹园”。
  对此,早报记者电话采访了中国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专家委员会委员、同济大学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研究中心主任阮仪三,他认为对于这类古建筑,“有人提出保护就说明它有保护的价值,现在上海保留下来的历史建筑太少了,并且很多建筑都因为城市整体规划中的不注意保护而遭到破坏,后悔就来不及了。”
  8月21日下午,虹口区政府新闻办告诉早报记者,扆虹园已由区规土局申请第五批优秀历史建筑,现在材料已递交市里,正在等待最后的审批。“既然已经申请了我们肯定不会拆除的,建筑也一定会保护起来。”
  现状
  违章建筑遮蔽了拱券
  8月3日晚,名为@基诺Geno的网友在微博上发布了一张自高层拍摄的俯视图,图中正中央是一栋造型独特的红顶大屋,“坐落在武进路一条旧巷里的这栋大屋,南面有着五个漂亮的拱窗,连同扇形屋面结构,北面还有一个通天的天井,有谁能告知它的前世今生?”随后的近半个月时间内,网上十多位老建筑爱好者群策群力,有人翻找县志史料,有人去现场实地勘察,在多相比对后确定@基诺Geno照片中的屋子就是民国时期名噪一时的私家花园——扆虹园。
  从旧时照片来看,整个花园精巧别致,南面有两层的弧形拱券,还有一个极富中式特色的亭榭,花园内有大片水池,绿树环绕。而资料显示,旧时扆虹园所在的靶子路111号,就对应现在的武进路453-457这段区域。(注:1930年商务印书馆出版的《上海指南》中有一句“靶子路111号,俗呼赵家花园”。2009年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的《孙中山上海史记寻踪》中也明确指出“老靶子路111号扆虹园”系今天的武进路453号。)
  早报记者探访了武进路的这座旧宅。从十号线四川北路3号地铁口出来,沿街入眼的即是几栋红色砖墙结构的老房。从武进路457号的一条狭小破旧的弄堂进去,穿过一条满是垃圾的走廊,就能看到那五扇拱券内部,原本的拱券是镂空的,玻璃窗户是后来加上的。
  二层有16户居民,对朝着楼梯的5间都已搬空。过道里都是堆砌的桌椅,最里户的一家三口,非上海本地人,已经在这个屋子里住了十多年。男主人告诉早报记者:“最近一直有学生或者摄影爱好者过来这边拍照,这个房子又破又旧有什么好拍的?”
  从拱券往外看,是由三个小屋搭建出来的半平台,原先的花园空间全都已被塞得满满当当。从隔壁洗浴房的楼顶可以清楚地看到,原本两层的拱券现在只有第二层还暴露在外,一层全都被搭建的棚顶遮挡住。违章搭建的房屋见缝插针地挤占了每一寸空间,群租现象十分突出。
  除了违章搭建,这段区域正面临着旧改征收。早报记者查阅了3月31日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政府发布的《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政府房屋征收决定》(上海市人民政府令第71号),其内容显示,四川北路以西,海宁路以北,江西北路以东,武进路以南的这块地区的房屋“因公共利益”被纳入征收范围,同时该范围内的国有土地使用权被收回,整体面积达47938.5平方米。这里又被通俗地称为“虹口区十八街坊”,是虹口区最大的一个旧改征收地块。
  往事
  民国时曾接待过孙中山
  追溯起老靶子路111号(今武进路453号)的扆虹园,时间得往前拨一个世纪有余。《上海园林志》中就提到它“由赵某建于光绪后期,解放前废园”,这里的“赵某”,被认为是粤商赵岐峰或其儿子赵灼臣,扆虹园也被俗称为赵家花园。
  投资商务印书馆后任董事长的张元济先生与赵灼臣交情匪浅,两人曾同席晚宴。他的日记中有那么一句“一九一七年,二月廿四日,钟紫垣约在伊家北四川路一五六号晚饭。同席者为孙文、唐少川……赵灼臣靶子路赵园余数人未交谈”,可证扆虹园确为赵岐峰和赵灼臣的房产之一。
  赵岐峰是广东旅沪商人,“一生劬劳,积累起来巨款财产”。而长子赵灼臣之名甚于其父,是当时广东旅沪同乡团体广肇公所的董事之一,与孙中山、唐绍仪等均交好。根据上海人民出版社2007年出版的《广东人在上海(1843-1949年)》一书,“赵灼臣为实现父志,开办岐峰义学,除捐赠土地、斥资建造学校外,还附赠了相当财产,作为学校的经常开支费用。资产约200万元,系广帮著名慈善家。”
  扆虹园所在的老靶子路是清末民初广东籍人士聚集地,赵岐峰和赵灼臣即其中代表。葛元煦《沪游杂记》曾有记载:“美(租界)只沿江数里,皆船厂、货栈、轮舟码头、洋裔住宅,粤东、宁波人在此计工度日者甚众。”这些粤商在此地经商之余,还从政支持革命,孙中山就以“桑梓之谊”数次联络上海的粤帮。
  清末徐珂编撰的《清稗类钞》中称扆虹园“颇似西式园林,达官贵人横假座以宴客,陈设器物亦舶来品为多”。因此,民国之际的多次重大会议、宴请就在扆虹园举行。最广为人知的便是1912年7月22日中华民国铁道协会的欢迎大会上,孙中山发表演说,“凡立国铁道愈多,其国必强而富”、“中华之地五倍于美,苟能造铁道三百五十万里,即可成全球第一之强国”等句在当时使一批有识之士振聋发聩、醍醐灌顶。次年4月1日,铁道协会召开周年纪念会,选址仍在扆虹园。1911年12月30日,广东旅沪各团体在扆虹园设宴款待孙中山、伍廷芳、温宗饶等人,宴会大办了两天。

  而此前,在扆虹园举办的会议多为欢迎会。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发布的上海外事大事记中提及,1910年6月,日本东京、大阪各报游历记者团抵沪,日本驻沪总领事在此举行欢迎会,同年9月,美国实业代表团一行23人抵沪,上海绅商于扆虹园举行欢迎会。

  除了“曾假为会议之地”,扆虹园还可被租赁成为举办婚礼的喜庆之地。上海辞书出版社的《孙中山上海史记寻踪》一书中就着重描绘了赵家花园的原貌:整幢建筑前后共四进,沿老靶子路大门建有二层楼房,中间为石柱石板砌成的门楼,过二层楼房为一长方形天井,种有花草,第三进为三层楼房,第四进为厅堂,朝南辟有花园。

  有网友根据“上海年华”网站上唐绍仪与吴维翘的结婚现场的照片,推测这位中华民国首任内阁总理的第三次婚礼就是在扆虹园举办的,上海图书馆研究员张伟在其所著的《西风东渐:晚清民初上海艺文界》也肯定了这种说法。但记者查阅《顾维钧传》后发现,唐绍仪与吴维翘、女儿唐宝玥与顾维钧两对恋人的婚礼均在“虹口花园”举行,还有其他书籍中刊载的婚礼地点是“虹口公园”。因此,这里的“虹口花园”究竟是“虹口赵家花园”的简称还是“虹口公园”的别称还未可知。

  不过扆虹园的确因为它的“小巧精致”,被民初许多推崇“文明结婚”的两情相悦又财力不菲之人选择为现代婚礼的举办地,商务印书馆1930年出版的《上海指南》中“非有人介绍,不能往游。然可赁为文明结婚用”一句是最凿凿的引证。

  回应

  目前是“文物普查登陆点”

  早报记者在2012年6月6日发布于上海市文化广播影视管理局、上海市文物局网站上的《上海市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不可移动文物名录》中看到“扆虹园”赫然在列。“民国时期,扆虹园旧址,四川北路街道”,编号:310109945190000187。《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第二十条中规定:“建设工程选址,应当尽可能避开不可移动文物,因特殊情况不能避开的,对文物保护单位应当尽可能实施原址保护。……依照前款规定拆除的国有不可移动文物中具有收藏价值的壁画、雕塑、建筑构件等,由文物行政部门指定的文物收藏单位收藏。”

  虹口区文史馆馆长何瑛表示,目前此建筑是“文物普查登录点”,她解释说,所谓的文物普查登录点,简单来说就是申请区级、市级甚至全国文物保护单位的备选库,在普查时将了解到的历史建筑都登记在案,通过建筑主体和历史价值等多方位的考察,请专家审核后,再逐级上报申请为文保单位。

  早报记者实地探访时通过453号招待所二楼的窗户顺着瓦顶向外攀爬,终于看到了二楼窗檐下一块水泥阴刻的横匾,以楷书书写六个大字“赵岐峰公像堂”,恰与老照片中的赵岐峰公像堂一模一样。

  而8月21日下午,虹口区政府新闻办回应早报记者,扆虹园已由区规土局申请第五批优秀历史建筑,现在材料已递交市里,正在等待最后的审批。“既然已经申请了我们肯定不会拆除的,建筑也一定会保护起来”。

  回忆

  衰败后变为印刷厂、民宅

  陆龙骧老先生1948年的时候就住在扆虹园南面的一个白色的八角亭里,今年84岁的陆老先生记忆力尚好,他的父亲是解放后在这里设厂的太平洋印刷厂的出纳,因此举家居住在此。

  太平洋印刷厂为钱子宁、朱尊名和郭开始共同创办。三人在德国寇顿工业大学留学时是同学,专攻造纸专业,回国后,一同在苏州浒墅关创办了中原造纸厂,而陆老先生的父亲就是在那时进入造纸厂工作。抗战开始后,造纸厂内迁入四川宜宾,陆老先生全家也跟随前往,据他回忆,造纸厂就在当时的同济医学院旁边。战争后期,造纸厂应“中央信托局”要求,开始生产印钞纸,这一举措让三位老板“大发了一笔”,战争结束后,1946年回到上海,钱子宁等就在扆虹园处设立了太平洋印刷公司,之后几年又陆续盘下了周边的克里电机厂和两江汽车运输公司。

  1940年代中期的扆虹园,已经不复当年盛况,水池和亭台楼阁都已不见,南面还搭出一个八角亭,即陆老先生和他的家人以后居住的地方,或为解放前英国人所建。至于该园何时开始衰败,已经难以考证。“曾经的赵家人应该在战争前夕就将房子卖掉了,全家搬到国外了。”这里的老住户告诉早报记者,“战时河南路以南均为公共租界,扆虹园也在其中,所以应该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理应保留了大部分的原貌。”

  根据网友@食砚无田找到的一张1940年代末的武进路地图,可以清楚地看到太平洋印刷公司占据了园子的西北角一大块区域,陆老先生至今记得印刷公司里的四台印刷机。而两江汽车运输公司则是占据了花园的中间区域,并将东面一部分辟为停车场。1948年,陆老先生作为职工家属入住武进路沿街的房屋(即现在迪亚超市)的楼上,提及那段时光,他总是兴奋地描述当时的大排场:三个老板会在八角亭招待亲朋好友,还时常在扇形建筑的二层宴请员工吃饭,可摆下四五张圆台面。这个曾经宽敞亮堂的宴会场所,正是现在挤满16户人家、带有五扇弧形拱券的那一层。

  1950年代末,陆龙骧老先生响应号召前往首都,成为了建工部的一名俄语翻译。1980年代初再回到扆虹园的房子时,印刷厂已经易主,他们家也搬到了南面的八角亭内,直到今天。这三十年间,不断有人进来搭建起新的房子,将老建筑的风貌逐渐遮掩起来,“人越来越多,商铺也越来越多”。

  早报记者跟随陆老先生的儿子进入了八角亭内部,原本作为观景用的建筑二楼被加盖了一层,共有8户住户,每间约十几平方米,共用一个灶间,原本白色的拱门顶部已被油烟熏得漆黑一片。

  以前的住户有的过世,有的搬走,陆老先生已经是扆虹园现在年纪最大的住客了,面对即将到来的搬迁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一直絮絮叨叨地讲述扆虹园老宅的变迁故事,反倒是年轻的一辈开始关注起这栋住了很久却未曾注意的老宅。陆老先生的儿子在他的朋友圈这样写道:曾经的扆虹园,载录于网络,不要痴迷曾经的辉煌,而记忆由花园变为旅馆、澡堂、菜场、超市、民宅的过程。记者发稿时,陆龙骧之子来电告知,其父已与动迁组签约,同意搬迁。


  轨道交通3/4号线

  宝山路站   天目东路   轨道交通10号线

  天潼路站   武进路453弄   海宁路   河南北路   四川北路公园   海宁路   苏   轨道交通10号线

  四川北路站   州   吴淞路   河   黄浦江

  扆虹园现位于虹口区武进路,民国时期位于公共租界内。张泽红 制图



发表于 2014-8-22 14:35:49 | 显示全部楼层
到底现存的有几栋楼啊,看得稀里糊涂的。明天也去看看
发表于 2014-8-22 18:41:56 | 显示全部楼层
得以保护浦罗先生功不可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手机版|申请友链|反馈|中国记忆 Memory of China

GMT+8, 2018-12-18 22:52 , Processed in 0.048162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服务器里的中国

Copyright © 2006-2013 Memory Of Ch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