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中国 - 中国记忆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069|回复: 3

我经历的1959年:得表扬的村子才饿死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6-6 11:17: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讲述者:李xx,1939年生,湖北襄阳某县人
58年大炼钢铁,59年修水库,我都参加了。带我们炼钢铁的是陈xx,原来在xx(镇)当过书记,从xxx,就是xxx(景区名)旁边过来的,先在那边炼,然后到x坪带我们炼钢铁。后来到xx(镇)时间不长就没搞了。那个时候到处建的高炉,但是都没有炼出铁来,只有在x坪炼出来了。x坪是我们xx(镇)的。那不少啊,一天一夜出来两千多斤。xx(镇)没炼出来是矿石质量不好。x坪的铁矿石是一窝一窝的,这个地方一窝,那个地方一窝。那个铁的质量还是不错的。铁运起走了,去了哪里我们也不知道。是给钱的。当时政府从房县请了一个人过来教我们炼铁。炼铁还发工资,分几个等级,低的是28块,高的30多块。
59年为什么饿肚子呢?因为前一年搞人民公社,吃饭不要钱,浪费的太多。那个时候的食堂是另外的房子,是公房。谁做饭呢?是从老百姓家里找的人。58年开始搞,59年,到60年食堂就散了。外面来人铆倒吃。外面来人也不是大群地来,比如说来做小生意的。
再一个虚报产量,粮食都被收走了。说我们一亩田收几千斤,实际上哪有那么多?平均大概七八百斤,正常年景是这样,平均数,苞谷稻谷都差不多。多的是一千多斤,我最多收过1500斤,七十年代的事情,一生唯独这一次。那是油菜壳子沤的肥,特别肥。
大炼钢铁,都去炼钢了,地里收的时候没人收。59年,灾害也有,咋没灾?那年旱灾水灾都有。种的时候水灾,收的时候旱灾。但是灾害不大啊,我记事开始,从来没有太大的自然灾害,都只是中等。59年也是中等。我们那里多数是旱灾,少数水灾。我们那里种的苞谷比较多,还有种水稻的,那是少数。
那时造假很严重。上边干部来村里检查,晚上某人在家里躺在床上喊“过来,过来”。只有在坡上(干活)说的“过来,过来”,他是躺在床上喊的。什么叫过来过来呢?那是喊牛的,要牛娃子耕地,要叫它过来。他根本没有耕地,躺在床上这么喊,是喊给干部听的。干部听到了,跟其他村民说,你看某某在喊牛,在坡上干活,你们怎么都回家了?看夜里怎么上坡干活呢?这是造假嘛。这事我是听说的,不知道这个人是哪个。
我们在xx河水库劳动,有几个县的人都在xx河水库。住在哪里?在xx住过(住村里),在河趴(音)上也住过,就是让河水改道,河滩里空出一块地方,搭草棚子住。
各县办自己的食堂,口粮有的县比较多,还有白菜萝卜。我们县的定量比较少。我们县各地情况也不一样。象县城附近的xx和xx,他们上工地是每个人每天一斤粮食。我们(镇的)去了就差很多,每天三两饭,没有菜吃,吃树叶子,金银花。当时别的县的人说你们(县)吃红旗。什么叫吃红旗呢?我们(县)(58年)没有收好多粮食,但粮食产量报得多,得到上面的表扬,得了红旗奖励,到这时候就饿肚子,没有饭吃,就吃红旗。
当时工地上有些人病了,有专门的屋子照顾他们,还有医生。说是病了,实际上就是饿了。要是有饭吃了,过了两三天就好了。照顾这些人,一间房子睡六七个人。县里派了医生下来。医生一看,说也没有办法,这不是病,这是饿了的。政府就批了些白菜、萝卜,到园子里买的,给他们吃。我们是没有菜吃的,供应他们了。
有死人的,但我没有亲见。有个广播员说了一句,死个把人不要紧,马上就不要他干了,听说还被打了一顿。他怎么能说死人不要紧呢?没有人怎么做活呢?太不象话了。
有偷跑的,好些偷跑的,主要是饿的,活又重,早上五点起来,六点吃了早饭上工,夜里还要干。那时工地上有电灯。我们(镇)主要是做杂活,挑石子这样的事。坝上有机械,把土吊到坝上去。
xx河水库开工是啥时候我不记得了,我是中间去的。我家里就去了我一个人,跟家里也没什么联系。那时候不象现在有电话。我父亲是队长,带着大家上坡干活。没有收多少还不是要干。
59年饿肚子。60年年关过了,就慢慢好一点了。就是59年。
我们族间的一个伯伯,他饿得很厉害,到我们家,我们给他饭吃。说是饭,就是苞谷岑(音。就是玉米糊糊),稀得照见人影子。这么大一个碗,以前烧窑的(陶)碗,他喝了六碗。回去以后大概半个月的时间,没有撑住,就去世了。那就是饿死的。他们那边每天是三两谷子,他舍不得吃,给孙子吃。孙子叫李xx,现在还在。他对我们家照顾得好,因为我们家的田在他们家门上,有时候活干完了,午饭就不回家吃了,就在他们家吃。那时候都是发三两一天,有的是苞谷,有的是面,有的是米,但都是三两。这个伯伯那里发的不是米,是谷子。
除他外,我们家族、亲戚再没饿死人,但其他有的地方饿死不少。我们县的平原地区情况比较好一点,山区这些地方饿死人比较多。听说在我们(镇),高x(村)(音)饿死的人是最多的。
那时吃金银花,树叶子,树皮。榔(音)树皮好吃,软和得很。你要吃你也喜欢。晒枯了,推成面,就是磨成面,和在粮食里做成馍馍。榔树叶子、树皮都好吃。但是不能吃多,有的小娃子吃多了拉不出来屎,用棍子挑。
我们村子叫xx庙,我们家里是三组,没有饿死人。五组叫x山,饿死的人比较多。我们组为什么饿死的人少呢?因为我们队里的会计不喜欢吃饭不要钱搞浪费,粮食从他手里过还要拿秤称的。别的队里有的就敞着吃。我父亲是队长,会计是我本家叔叔,(58年)粮食(产量)报得少。他们俩一合计,给我们组每一家都存点粮食,按人头分的粮食。这个事情谁也不准讲,后来也没有哪个讲。那时这叫私分,是犯错误。是什么粮食呢?就是喂猪子的那个粮食,苞谷,比较差一点的,不是太好的。在当时不算粮食,但饿肚子的时候这就是好东西了。59年,各仓库都没得粮食,我们组一天三两苞谷,各家自己还存了一点,所以没有饿死人。后来我父亲也没受什么影响,没有受表扬,也没饿死人嘛。
我老婆子娘家那个村,叫x垭村,他们的队长是我的舅倌子,就是我老婆子的亲哥哥。他们村里私分的比较厉害,没有饿死人。我舅倌子说,粮食粮食,没有粮人是什么?那怎么干活呢?所以没有把粮食全部上交。
得红旗的村子,那受表扬的村子,饿死人,没什么事儿的村子,没有死人的村子,都是没受表扬的。受表扬的村子才饿死了人。你没有收到那么多粮食,你说你收了,那哪里还有吃的?你说你收了好些粮食,实际上仓库是空家伙。荆门县的来人,跟我一个家族的,然后他就说,你们县里啊就是吃了这个亏。没有收那么多非说自己收了好多。这样别人见到都不好救济你们了。
那时候要饭的也不少。有一次我看见一个女的过来,好惨哪。她说话听不太懂,不是我们这个地方的人。她说老家受了水灾,田全部被淹掉了。我们就给她打了一碗。我们说,你要饭去那条件好一点的地方,象荆州,我们这山里,自己也没得吃的。
饿肚子,我们恼恨当时县里的领导。县委书记名字我不记得了。中央的事我们并不知道,也没想到恼恨中央。当时政府有啥说法?没有啥说法。就是没饭吃,有什么好说的?

发表于 2014-6-12 11:07:14 | 显示全部楼层
天灾人祸,不堪回首的往事。
发表于 2014-6-12 11:07:20 | 显示全部楼层
天灾人祸,不堪回首的往事。
发表于 2014-10-16 10:06:50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年的果菜都很便宜昨天市场上橘子竟然一元钱一斤,太便宜了。现在看来那时主要是人祸种地的农民竟然被饿死。太奇怪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手机版|申请友链|反馈|中国记忆 Memory of China

GMT+8, 2018-9-23 16:38 , Processed in 0.057622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服务器里的中国

Copyright © 2006-2013 Memory Of Ch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