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中国 - 中国记忆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楼主: 大江茫茫

关于增加常务管理人员的意见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3-4-27 00:57:28 | 显示全部楼层
抚顺老客 发表于 2013-4-26 22:00
我完全赞成大江茫茫管理员的提议,也相信这两位同志能够管理好网站。梁心化雨这位网友很有文采,也很明事理 ...

谢谢抚顺老客,天天见到您,真是让人愉快。我们一起来做,一定可以做好。您也是主心骨啊,是三朝元老。
 楼主 发表于 2013-4-27 04:35:12 | 显示全部楼层
锣鼓巷 发表于 2013-4-25 09:35
同意!

谢谢,常看您的签名:马因识路真疲路,蝉到吞声尚有声------黄仲则
 楼主 发表于 2013-4-27 04:36:18 | 显示全部楼层
柏榴村 发表于 2013-4-25 21:58
强化论坛的管理力量,完全赞成。

谢谢柏榴村兄弟,您的名字是一个真实的村庄的名字吗?
 楼主 发表于 2013-4-27 04:37:17 | 显示全部楼层
老长春之弟 发表于 2013-4-25 22:18
可喜可贺!恭喜恭贺!

谢谢老长春之弟,这俩大手拍的好。
发表于 2013-4-27 19:13: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梁心化雨 于 2013-4-28 19:49 编辑

大江先生好,梁心毕竟是坛里的新人,这次增补管理员活动中,能够得到大家的青睐,而且是大江先生不弃,我倍感意外。衷心谢谢大家。

梁心做论坛管理层的帮手提法,不被先生认可,看来这不只是一个荣誉,是总版主对我寄予如此高的期望,我视作是一份嘱托,也是一份责任,更是一份压力。好吧,将压力变动力,当然是不敢懈怠的。

中国记忆论坛一直以来,坚持大众参与,百家争鸣,言无不忌,雅俗共赏的学风,对文化传统承继的事业乐此不疲,令广大网友心逐神往。如此亲民的朴素特点深受朋友们追捧,虽经历艰难,但在大江先生及广大网友的鼎力支持,成为传统文化爱好者们共同的平台,她来之不易,也必将常盛不衰。

朋友们,梁心化雨愿与大家一起,同心协力扶植起中华文化传统这棵文明大树,让她根深叶茂。
发表于 2013-4-27 19:36: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梁心化雨 于 2013-4-27 21:18 编辑
抚顺老客 发表于 2013-4-26 22:00
我完全赞成大江茫茫管理员的提议,也相信这两位同志能够管理好网站。梁心化雨这位网友很有文采,也很明事理 ...

老客好!在此并致意大家好!

梁心与大家素未谋面,但以文会友,已是志同道合的老朋友,朋友们如此垂青,受宠若惊。既有先生赞扬,化雨以为过誉,十分感激。这是鼓励,更是鞭策。论坛的成就,无时不是元老奉献智慧的结晶,梁心以虔诚之心敬重元老会员们,你们才是中国记忆的中流砥柱。
发表于 2013-4-27 19:48:15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江茫茫 发表于 2013-4-27 00:57
谢谢抚顺老客,天天见到您,真是让人愉快。我们一起来做,一定可以做好。您也是主心骨啊,是三朝元老。

是啊,我无论多忙每天都抽出几分钟看看论坛,主要是参与一下,发表自己观点,发布自己的帖子,和大家一起来分享。
发表于 2013-4-27 21:03:13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江茫茫 发表于 2013-4-27 04:36
谢谢柏榴村兄弟,您的名字是一个真实的村庄的名字吗?

我的祖籍是河北省景县北留智村(明初从山西省大槐树下迁来)。但我没有从来没去过,只是听父亲经常讲。本人五行缺木,所以以北留智村的音取此网名,且全部是木字旁。
 楼主 发表于 2013-4-28 01:01:36 | 显示全部楼层
柏榴村 发表于 2013-4-27 21:03
我的祖籍是河北省景县北留智村(明初从山西省大槐树下迁来)。但我没有从来没去过,只是听父亲经常讲。本 ...

我们的祖籍相距只有60公里啊。老乡啊。 我是冀州人,也是从大槐树下迁过来的。我想搞个村史,可是可靠的资料没有了,庙都拆了,我一直不原谅那个批准拆庙的人,哈,他是我亲兄,我常常指责他是一个犯了错误的人。


44444.jpg
 楼主 发表于 2013-4-28 01:43:48 | 显示全部楼层
说几句心里话:
    在这些年中曾经有数次想放弃,想早一点安排退休似的生活,写写字,画个画,带着家人旅行,或者在家念念书,没事了搞个小收藏,人的一生也就这样过去了,说不上幸福,但是平安,我的父亲就是这样过的,很满足。我的感觉是我放弃过三次,但是不足半年我又不自觉地回到了这条路上,近些年我跑了十几个省,三十几个城市,几十个村镇,看了上万的老房子,拍了10几万张图片,访问了数十位老人,这些经历告诉我,自己是微小的,而那些我们老祖宗传下来的文化遗产是伟大而宝贵的,我常常坐在一座老房子前休息,一边抽烟一边看着它,看着它的身影从西转到东,然后溶入黄昏的沉寂之中,然后将立于被拆的名单当中,,,,我相信每一个深深地理解这一切的人都会为之动容。微小与伟大比起来的时刻你就会对自己的处境,对别人的误解,甚至对于骂有相当多的释然。我相信天空总能装下一切,你抛给天空它就成了昨天。
     被CCTV莫名的列入了共和国60年历史见证的60个人之一,我最想表示的就是共和国要做保护自己传统文化的共和国,不做拆庙的共和国,但是被删了。
     是文保领域中的许多朋友在支撑着我前行,是中国记忆的骨干网友,元老网友与新的网友支撑着我前行,没有你们我就是一个靠在墙边街上下象棋的那个中年人。
     记得1979年,我在西单看民主墙上的大字报,突然看到几页小诗,三年之后我才知道它叫《今天》,再过了三年我才找到了它们的作者之一,我的已经故去的老友顾城,他写了一句诗,让我时时吟唱: 在灵魂安静之后/血液还要流过许多年代”。
     已经过去许久了,常常从自己的童年,少年,青年,中年,一个一个事件地想起来,感觉人生也是相当漫长的了,可是做的事情却并不多也比较细碎。现在精力不行了,但是我愿意反过来做别人的支撑物。
     现在论坛上没有人了,只有我一个人在写着,向流水一样的流年,像足迹一样的心迹。
     有了一点天下为公的信念,其它的就都是小小的事情了。
     记得我当年20多岁,一个月挣不到一百块钱,我的老总对我说,将来你要挣1000,咱们要盖一个30层的大楼,我心想人家的目标是多么大啊,再想想自己,总想着一个月能不能再多加20块钱的工资,20年后他去世了,他的自己的目标没有实现,算是个过程吧,也让我知道这些东西只是个过程。其实我们要保护的也是历史的过程而已。
     早安!朋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手机版|申请友链|反馈|中国记忆 Memory of China

GMT+8, 2019-5-25 19:06 , Processed in 0.058032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服务器里的中国

Copyright © 2006-2013 Memory Of Ch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