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中国 - 中国记忆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559|回复: 7

一年失去两位父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1-19 15:52: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今年4月中旬岳父身患糖尿病综合症去世;刚刚过去的11月3日早晨5时父亲去世,时年94岁(1919年生人),这一年我一直往返于河北老家与北京之间,每次回去呆十几天,北京有杂事再回来。半年来发现父亲的衰老特征非常明显,不爱说话了,说话表达不清了,吃的也少了,有时陪在他身边就是看他睡觉,这个时候我就出去一会儿,串个门,一会儿回来再一起吃饭,本来想做点好吃的,可是,到了最后他已经没有任何感觉了,应当是他感觉不出好吃与难吃的区别了,有时候就想只要能吃点,吃什么都可以,鱼不爱吃,硬东西又吃不动,只好喝小米粥。在他最后一个月中,我在身边的时候,还有时候说几句话,因为看着还没有什么事情,就离开了,离开23天后,接电话说是不好,就立即在第二天早上赶回,这个时候他已经处于半睡半醒状态,喂一点点糖水,咽下去的力气也没有了,叫来大夫量了体温,37度,输液250CC,之后由于总是动,输不了,由于他身体极为衰弱,不想动他再去医院了,怕路上出危险,想第二天另请大夫埋针输,看到他主要用嘴呼吸嘴发干,立即让姐姐买来加湿器,但是加湿器的气有些凉,离开远一些又怕吸不到。。。。。。他的生命终于没有见到第二天的太阳。。。。。
     父亲十四岁时也就是30年代在北京,做过小贩,做过工人,做过保管,做过会计,退休后返乡后给几乎全村写对联,他没有一分土地,就在别人都不要的坑洼地里开荒出二亩地,种上玉米与小树苗,这个工作让他整整干了五年,之后他在做不动了后又将这些地送给了别人,在他的带动下,这一片百余亩都被整理成了良田。
    他193几年出去,先在天津,后在北京某生,在北京呆了近50年,一生慎重小心,怕给别人增加任何麻烦,去医院吃药,怕费钱,我对他说是可以报销的,他说:“那不也是国家的钱吗”
    他几乎没有受任何罪,在睡梦中就走了,在殡仪馆,我最后一次亲吻着他的脸——您自己完美了。走吧!
    在入土时,我想:他从上世纪30年代从这片土地走进了城市,开始了他的人生,今天他又回归到了这片生他的土地上,也算是一种完美吧。这片祖坟上有爷爷奶奶,有大伯大妈,(二叔早故)有四叔,五叔,五婶,父亲的到来,也表明了,一个时代,一个家族的那个时代结束了。
    面对儿子,侄子我说:“你们应当做个好人”,其实不一定有钱有地位,最终这片土地会接纳它的子孙们。儿子说我一定要给爷爷立个大碑,我说:“嗯”
常说子欲孝而亲不在,后悔陪他的时间太少了。老母亲仍健在,也92岁高龄了。希望她好好的。



发表于 2012-11-19 17:36:43 | 显示全部楼层
老伯仙逝,大行不远,福寿祥瑞,已享天年,悼念!望节哀顺变,多多保重。
发表于 2012-11-19 18:08:11 | 显示全部楼层
百年三万日,一别几千秋。今日骑鲸去,何年驾鹤还。

大行路远,愿老人家一路走好。
发表于 2012-11-19 18:32:15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老北京:我说:“你们应当做个好人”,其实不一定有钱有地位,最终这片土地会接纳它的子孙们。

愿老人家千古;

愿我中华传统长存。
发表于 2012-11-19 20:59:3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说:“你们应当做个好人”,其实不一定有钱有地位,最终这片土地会接纳它的子孙们。
哀婉悼文,惓惓孝心。高风亮节,浩气长存!
 楼主 发表于 2012-11-20 03:34:46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锣鼓巷先生,谢谢拯救家园 ,谢谢梁心化雨与秋水长天,行者等,也谢谢其它一直看护着论坛的朋友们。有你们在,我也放心。少了一位老人也才感觉到自己也行将老去,这种感觉越发的强烈了。。。。。
发表于 2012-11-27 14:02: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最朴素也是最深情最感人的。读来不禁泪湿衣襟。。。。。。老人家千古。祝老妈妈康乐!
发表于 2012-11-27 18:03:49 | 显示全部楼层
[paragraph]
儿子和先生中午都不回家来,午餐的时间只属于妈妈和我。于是,我想起上中学时,有夜自习,晚上放学后,我总要扒着窗口叫妈妈开门,好奇心特重,总是想窃听老妈和弟弟在说些什么,有那么几次,听到老妈给弟弟开小灶吃馋嘴的情景。于是,我把午餐时间弄的格外神秘样儿,每次都表现出十二万分的特意,表现出只给妈妈做的一点特色佳肴,希望妈妈能捡拾到往日的情趣。比如今天中午,我只烙了一张煎饼,声明是特意加了她喜欢的沅荽和花椒叶子的,希望她能愉快地吃完一张煎饼,可是,老妈的口味,业已不能分辩好吃与否,她只是习惯性地完成一碗饭一小块馍馍的现阶段”“生命任务,她也不能观察到我脸上的失落和内心的忧愁,她对身边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淡然、不想要盈握在手的样子。
跟妈说起新上映的纪实版《一九四二》,妈说:那一年我20岁,乡里太乱,你外婆带着我们姐弟仨个在石桥街住,前院里平时常吃肉,那一年把闺女送人当童养媳换回点吃的,后院里是大财主,家里呆不下去,拿着钱一家出门走了,只有我们家,平时省吃俭用的,年成(荒年)来了也还总算没有断顿。最差的时候,红术梗使劲煮后揉一点儿面蒸在一起当馍吃。上街去之前,你四姨每天晚上给我作伴,一到俺家我都给她拿出来半块馍,是我吃饭时给她留的,她家里有时候一天只吃一顿饭,断顿啊!
妈接着说:那时候好象是年轻,不记事儿?没有觉得咋难过,难过的是六零年,你爸遣返回乡下了,没有一丁点儿的收项,几个月不见面,见一次面我就把身上口袋全掏净,一分不剩全给他,我在单位里还能借取周转块儿八角的。那时候老师们整天除了上课就是开会,每晚开会到半夜,只要我推门门响,不论多晚,才一岁多点儿的你总能从睡梦中醒来,眼睛不睁就知道伸手要妈,带你的那家姓王,有五男二女,排上你就叫小八妮儿,再苦的日子也有快乐,老大嫂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俺家的小八妮最机灵了,她咋恁知道哩?没有一回能背过她,等她长大,能哩很!抱了你回我的屋,老大嫂总是可怜心疼我,盛半碗蒸煮的树叶子给我端回来热热吃下,真是没少吃她家的树叶子。她家的老大叫王廷全,老二叫王廷兰,老三和老五是秃头,一个叫黄毛,一个连黄毛也没有,秃的历害,名字都忘记了,小七妮那时快要十岁的样子,去乡里开会她跟着我一起哄你抱你。她们全家只有一块毛巾,也刷碗,也擦盆,洗脸也是全家用,想想真恶心,但人亲水也甜,也没有啥,幸好秃子也不会传染。老大嫂那时候也多至五十岁左右,想象着就相现在的七十岁的人,她可能已经去世多年了。说到这里,我的眼泪想要涌出,不想让妈看见,假装去厨房倒水。怎么办?时光老人的大手迟早要把人推向人生的终点,它不管日子是苦还是甜。
你看看咱家的老照片,半岁时候的你还胖胖的,一岁时瘦弱的历害,脖梗子都象是直不住,一个大脑瓜子整天耷拉歪着,我的左胳膊抱着你,袖子上黄块没有断,没吃的,吃不好不消化,拉肚子拉瘦了,天热了,我把手表和被子卖了,换点大米,一半给王家,让给你做着吃,一半在我单位上,用纱布缝个小袋子,每顿装一大把米丢在公家食堂的大锅里,吃饭时捞出来逗开线,一点一点儿抿你小嘴里,现在想想,那营养不都煮到锅里去了?王家的那些,王家的孩子们分着都吃点也是应该的,吃到你嘴里也不知有多少?六零年年底,你婆带你表妹你妗她们来我单位小住几天,你舅送来的,看看比你小两月的表妹脸色红白胖胖大大的,心疼你,给我五斤粮票。受那场难,一直到你上初中,都过不来黄皮儿寡瘦的劲儿。
那时候王家的大嫂隔三岔五的都要哭一场,说不定是因为一件什么小事,就会哭着叙说着日子难过,她的大儿子是党员,老二也参军了,是军属,总希望能得到生产队多一点的照顾,可是孩子多,坠子大,队里的照顾总也不是那么的如她所愿。我给她一个月看孩子三块钱?后来又涨了点,忘记多少了?有一年,他家老二探亲回来,很正经可是还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婶子,你给俺叔离婚吧,离了我给你介绍个部队上的军官,人可好。你自己带着一娃一妮这样过,太艰难了。我也没有正面回答他,还没有想好怎么回答他,你外婆也听王家大嫂说了,你婆对我说:咱家可不能办那样的事,疮口撒盐?他的一双儿女有你这个后娘不算赖,你自己的一双儿女再找个后爹是啥样哩?认你自己的命吧,一天天把一双儿女拉扯大就行了,熬吧!后来,这一板话我说给你爸,你爸很感谢你外婆的识大体、明大理。到了一九六二年,向党交心错划的一批摘帽,他复了职,领到工资后再来我单位见我,我想着总是好些了,想要他几块钱周转,他无限伤感无可奈何地说了两个字:渴啊!’我知道,他复职后顾了他老家的堂哥堂嫂,亲朋好友和他的一双儿女。。。。。。真不知道那年月咋过来哩!回忆我的一生,每到难处,亲人自己帮的少,群众关系好,旁人帮的多,那时候,食堂的饮食员素不相识,但经常把馍皮儿递过来一把,那是蒸馍的笼布上粘的几点黑馍皮儿,本来撕擞下来还要丢回到煮饭的锅里去的,别人都不给,偏等咱去了给咱一把,我客气地说不要、不要,你的小手就伸手接着了,旁边的人们都笑:‘大人做假儿、小孩儿伸爪儿’。都是饿闹的呗!人家可怜咱孤儿寡母啊!可说哩,现在你们,单位里没有那么多的会就是一大好事,没黑没明的开会,端人家碗,听人家管,一句话说错也不行,大气不敢出,一点儿也不自由。
我适时地说到:现在多好啊,啥都有,谁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不伤君,不害民,做自己乐意的事,您这九十多岁了,身体没毛病,多开心!不就是天大的福气吗?整天笑着吧,可别自找烦心事。妈妈面无表情地叙说着:“凭说吧,也真是,可就是吃啥饭都没有味儿,听啥事也不太明白,不能大走大跑,叫人难受。” 说话间,妈妈把一张煎饼吃下了一大半,还不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手机版|申请友链|反馈|中国记忆 Memory of China

GMT+8, 2018-9-24 13:19 , Processed in 0.045156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服务器里的中国

Copyright © 2006-2013 Memory Of Ch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