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中国 - 中国记忆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942|回复: 0

英雄赵一曼后人的唏嘘人生-(丈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11-26 18:41: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转帖
英雄赵一曼后人的唏嘘人生-(丈夫)
赵一曼,生于1905年,原名李坤泰,她的父亲是清朝的一个监生,家庭较殷实。赵一曼9岁那年,李家为避兵匪派捐派款,举家逃到一曼外公家。在那里,赵一曼的大姐夫郑佑之(中共四川省委川南党组织的创建人)办了一个新学堂,他亲自教赵一曼语文和算术,还给赵一曼订了《向导》、《新青年》、《妇女周刊》、《觉悟》等革命刊物,启发赵一曼的革命心志。
1926年,赵一曼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9月,她与40多名青年人被派往苏联进入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
当时,与赵一曼同去的还有她的同学、湖南人陈达邦,他是任弼时妻子陈琮英的亲哥哥。在前往苏联的路上,第一次乘海轮的赵一曼因晕船呕吐不止,陈达邦就一直关心她,守候着她,为她端茶送饭。赵一曼感到一丝丝温暖入心田。当结束海上航行到达苏联时,两人已互生爱慕之情。在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期间,陈达邦与赵一曼经常在一起,感情日趋成熟。为了集中精力学习,1928年4月,赵一曼便与陈达邦结婚了。婚后不久,赵一曼怀孕,加上学习劳累,肺病复发,赵一曼十分烦恼,常流泪叹息后悔不该结婚。为了革命,赵一曼决定回国。陈达邦在后来《忆一曼》的回忆录里写道:
  我同一曼同志在莫斯科分别时,她怀孕已经4个多月了。我建议她解怀以后再回国,她坚决不同意。她说,党的决定,不能还价。为了照顾她,我又建议,我俩一同回国,她认为夫妻离别事小,求学的任务重大,劝我莫作此想。她的党性和原则性多么坚强……
这时国内急需女干部,党组织批准了赵一曼的回国要求。1928年11月,赵一曼回到上海。
当年12月,党组织决定派赵一曼去宜昌建一个联络站,负责转换文件、安置干部。赵一曼到宜昌不久,春节临近。按当地风俗,外人不能在家生产,那会断自家“香火”,房东老太太便要赵一曼离开。说了很久,见赵一曼还是不答应,她竟坐在地上嚎啕起来。赵一曼只好拖着即将临产的身子离开。在寒冷的街上徘徊了许久,无路可走、又饿又虚的赵一曼又回到联络站。她想如果自己一走,上级不知,同志们不知,将给工作带来损失。天黑了,房门紧闭,赵一曼一阵头昏,“咚”地一声倒在房檐下的草堆里……
第二天一大早,房东老太太推门一看,吓了一跳,只见赵一曼躺在草堆里,蓬头散发,脸都冻得青紫。她不忍心,端来一碗米汤让赵一曼喝,但仍坚持要赵一曼离开。隔壁工友看不下去了,遂将赵一曼收留,嘱咐妻子好生照顾。几天后,赵一曼生下儿子,取名“宁儿”,意思是祈望母子“安宁无事”。
几个月后,联络站暴露了,敌人到处追捕赵一曼。赵一曼带着孩子几经磨难回到上海。1930年春,赵一曼见到了陈达邦的妹妹陈琮英,商量将宁儿寄养在陈达邦大哥陈岳云家,陈琮英表示支持。
1931年,赵一曼被派往东北进行抗日斗争。1933年11月22日,汉奸告密,赵一曼被捕。1936年8月2日,日寇将赵一曼杀害于珠河小北门外。
赵一曼回国后,她的丈夫陈达邦仍然留在苏联。陈达邦日夜思念着坚贞刚强的妻子赵一曼,于1942年从苏联回国。新中国成立后,周恩来总理曾亲自将政务院参事聘任书授予陈达邦。1966年那场运动,陈达邦被迫害致死。
陈达邦回国后,几经周折,找到了赵一曼生前寄养的宁儿。这时,宁儿已取名陈掖贤。陈掖贤在伯父陈岳云家受到良好的传统教育,1955年从中国人民大学毕业,分配到北京工业学院任教。当陈掖贤得知赵一曼就是自己的母亲后,百感交集,用钢针在自己的左臂上刺上了“赵一曼”三个字,表示对母亲刻骨铭心的思念和崇敬。当人民政府根据规定发给赵一曼家属抚恤金,通知陈掖贤去领时,他不肯。他说:“我怎么能花那钱;赵一曼为国捐躯,是不能用钱来衡量的!”
当时,陈掖贤住在中南海,他同众多国家高层领导人的子女一样享受到优厚待遇。但他忧国忧民,有人邀他去跳舞,他对同学说:“外面那么多人缺吃少穿,哪有心思跳舞?”1960年,当家乡不断传来饿死人的消息时,陈掖贤终于忍不住了,他提笔给毛主席写信,写了饿死人的事情和党在大跃进时期所作出的一些失误决定。还把人民生活艰苦的情况以《忆秦娥》词牌填词给毛主席。然后他才舒了一口气。因为住在中南海,陈掖贤找人直接送给毛主席。毛主席看信后,十分震怒。当毛主席知道写信的人是赵一曼之子时,他沉默了。
后来陈掖贤被组织分配到机电研究院六机床厂供销科工作。1966年后,当父亲陈达邦被康生等人诬陷为“叛徒”、“走资派”而被打倒时,陈掖贤百思不得其解,多次愤然提笔向康生和中央XX领导小组写信,为老父申辩。因为对康生等人的不满,加之在信中提及天安门为什么只挂毛主席像等问题,陈掖贤在一夜之间被打成“现行反革命”。气势汹汹的造反派来抓他,他翻墙而逃,在京城远郊荒野躲了10天。饥饿与凄凉使他想起自己的女儿,最终还是回单位了,随后被关在机电研究院的“牛棚”中隔离受审。后来他对女儿陈红说:“真马列不会这样。”
1982年8月15日,年仅54岁的陈掖贤去世。
050803121620lm2005080308.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手机版|申请友链|反馈|中国记忆 Memory of China

GMT+8, 2018-9-23 01:05 , Processed in 0.045766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服务器里的中国

Copyright © 2006-2013 Memory Of Ch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