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中国 - 中国记忆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470|回复: 1

[原创]梦里神游圆明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6-18 02:14: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摘自电影<圆明园>中的部分台词,看后你有什么感觉??
  请您用大理石、汉白玉、青铜和瓷器建造一个梦。
  用雪松做骨架,披上绸缎,注满宝石,
  这儿盖神殿,那儿建后宫,放上神像,放上异兽,
  饰以琉璃,饰以黄金,施以脂粉。
  请诗人出身的建筑师建造一千零一夜的一千零一个梦,
  添上一座花园,一方方水池,一眼眼喷泉。
  请您想象一个人类幻想中的仙境,
  其外貌是宫殿,是神庙。
                   ——维克多.雨果1861.11.25于高城居

  这里有山、有水;这里集聚了汉满蒙藏各族风格特色的建筑;这里被鲜花绿树簇拥着;这里没有烟、没有尘、空气到处都是透明的。
  这里始修于清康熙四十八年,立时一百五十余年。亭台楼阁,胜景繁多。但突然百年的人世沧桑以过,却让人凝聚了心头的沉重。
  百年岁月过去了,现在只有残石破柱,我漫不经心地踩过历史留下的沉重脚印。
  这里是哪里?是哪里?这里就是圆明园。
  中学时历史老师讲到此园的时候,不禁眼含泪花,年迈的老师一哭,我们这些小孩子也哭。而前些天,阎崇年老师《正说咸丰》的时候,又讲到了此园,神情冷峻而深沉,话语间凭吊那已经流逝了的历史文化瑰宝。
  我第一次神游圆明园的时候,我是嘉庆朝的一名文官。走在月光如水的庭院,看那暮晚无际掠过的飞鸿和那衣袖盈风的宫中少女。但最让我怦然心动的还是那几分幽意,几分悠闲。
  那大理石的雕刻、层叠的泉眼、清澈的池水、如茵的草坪、锦簇的繁花;那曲折的长廊、团圆的月门、青石的扳道、沧劲的松柏。勤政殿、安佑宫、西洋楼、谐奇趣、方外观……都是吸取了南北各地的建筑精华,代表着五千年的华夏文化艺术的高峰。
  站在此时的我,相信当百年后,千年后,留下的是宁静的情怀,乡野的寒碜,不仅仅是财富、富贵与美丽。
  西方文官朝圣的时候带着他们的园林图纸,但就其含蕴的境界相比。他们有着爆发户的浮奢,而我们的园林仿佛是无羁的雅士,即使是断桥残雪,落红衰柳,也有许多的情趣。
  我第二次神游圆明园的时候,一梦五十年。十岁的时候,便见这里一片火海,邻居爷爷领着若干名叔叔大爷朝着祠堂作了最后的跪拜,满怀热泪般着没冒着浓烟烈火向外侵者做了拼死一战。这就是文化上的共荣共枯吧!
  我五十岁的时候,这里又起一片火海,不得不觉得海外这种逼人的文明的太过野蛮,想起变法杰士谭嗣同的一首诗,“世间万物抵春秋,合向苍溟一哭休。四万万人齐下泪,天涯何处是神州?”如四十年前的长辈一样,在祠堂作了最后的跪拜,不由的感到神州沉沦,万人悲哭,眼里流泪,心里流血。
  甲午海战的烟云未消,八国联军又直插京城北京,而大清朝廷却在忙于为“太后老佛爷祝寿”,“听戏三日,诸事延搁”。
  “有心杀贼,无力回天。”我们老百姓的死也许是微不足道的,但宁愿把自己的血与变法志士甲午烈士的血流在一起,为的是在神州祭起民族招魂之幡。
  我第三次神游圆明园的时候,又过可百余年,熙熙攘攘的游人,漫不经心的路过此地——是吊古?是揽胜?是到此一游?可能是历史的云烟,在人们心中越远越淡了。
  毕竟是斗转星移,历史证明了前人的血没有白流,但后人再过此地时,心境竟然有些淡漠了。
  我想把忙碌与追星一族的青年少年们拉在此地呆上整整一天,别光想着在浮躁的娱乐圈了里一展歌喉;别光把钱花费在买演唱会票,发崇拜短信,为某某歌星拉票子;别光把眼泪流在期盼见明星的会场人。
  我想给沉迷于风花雪月的少男少女,朗诵一首《满江红》。不要以为我为的是虚荣的赞赏,我只是希望在荡气回肠的古词中在内心里能读出些什么?
  我想给留恋与世故中的人送一些理想,不要以为过去的历史真的不需要记起,不要把老人在英雄纪念碑年的每一次落泪都是作秀,请牢记自己的历史职责吧!
  我想给不在学习想游戏生活的人们,道一声“坚持”。常游身于酒肉场所的人,不觉得生活没意义吗?总于麻将纸牌为伍的人,不觉得人生太单调吗?即使离开了学校,也要朗于书本,攫取智慧。
  游玩圆明园,太阳已冉冉升起,我睁开眼睛,道一声:“感谢生活。”
  2006·2·17 
   
发表于 2009-12-1 09:35:15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哎,真实已毁,只能梦游。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手机版|申请友链|反馈|中国记忆 Memory of China

GMT+8, 2018-9-23 00:50 , Processed in 0.063702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服务器里的中国

Copyright © 2006-2013 Memory Of Ch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