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中国 - 中国记忆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519|回复: 1

[转帖]索尔仁尼琴故国终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8-5 16:47: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索尔仁尼琴在Kazakh的劳改营。




2007年6月12日,时任俄罗斯总统普京拜访索尔仁尼琴。

来源 新京报



本报讯 索尔仁尼琴没有等到他即将到来的90岁生日,上周日,他在莫斯科的家中去世。这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一生起伏跌宕,他的思想对俄罗斯乃至世界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俄总统表示哀悼

  据索尔仁尼琴的儿子透露给俄罗斯一家新闻社说,其父亲周日晚些时候在莫斯科的家中因心脏衰竭而去世,另一家国际通讯社则称其死于中风。

  对于索尔仁尼琴的去世,克林姆林宫发言人表示,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向索尔仁尼琴的家人表示哀悼。而尽管俄罗斯本地的媒体报道相对比较简单,但不少国家的媒体都将此新闻置于大篇幅的头条,而头条里形容索尔仁尼琴的词汇不外乎就是“诺贝尔奖得主”、“古拉格群岛作家”这些定语。

  路透社对他的评价是:“索尔仁尼琴是苏联知识分子的象征”。《卫报》称其是他同时代以来最伟大的作家。《纽约时报》的报道写道:“亚历山大·索尔仁尼琴顽固、孤独和好战的文学斗争,令他赢得了先知的力量,他得以在20世纪最伟大的作品中揭露苏联时代的痛苦。”

  不过,相对西方国家,俄罗斯本国的媒体却相对平淡,只有一些简单的报道,至截稿前,记者尚未看到有俄罗斯作家出面评价。在《莫斯科今日》的报道中,对其的评价是“索尔仁尼琴的书第一个告诉了世界上几百万读者苏联监狱体系和斯大林压迫的现实。”

  俄罗斯文化的“主教”

  在中国学术界,尽管对索尔仁尼琴作品的文学成就有所争议,但学界都普遍认可其思想成就。

  再过100天,就是索尔仁尼琴的90岁大寿,世界各国文坛的不少人都在准备他的寿礼。“现在只能贺电变唁电了。”一名中国俄语文学界人士说道。

  近两年,索尔仁尼琴在新闻报道中的出现频率不低。先是去年总统普京亲自登门其家中,颁发给他俄罗斯最高荣誉的国家奖。今年7月,他最困难的俄语著作《第一圈》终于出版了完整英文版。但另一方面,近些年索尔仁尼琴因为身体多病,极少出版新的作品,特极少抛头露面,一直隐居在莫斯科市中心特维尔大街12号他的老房子里,夫人娜塔利娅·索尔仁尼琴娜静静地陪伴着他。

  “因为他近些年很少出面,索尔仁尼琴的去世应该说是俄罗斯人可以接受的噩耗。官方在某人死后总会说一些套话如‘俄罗斯文化中最重要的人物’,这话用在索尔仁尼琴身上一点都不过分。”中国俄罗斯文学研究会秘书长刘文飞说。

  他说,在俄罗斯的媒体中,常常将索尔仁尼琴称为俄罗斯文学或文化中的“主教”,或者俄语的代表人物。

  索尔仁尼琴代表作

  《伊万·杰尼索维奇的一天》

  国内版本:群众出版社 2000年版,姜明河译

  作品描写了普通犯人伊万·杰尼索维奇在劳改营里度过的一天,展现了主人公在逆境中对生命的尊重及其对不公正的抗争,张扬了人性尊严,揭示了人生的真谛。小说表达了作家对人生的深沉思考与道德探索。

  《古拉格群岛》

  国内版本:群众出版社 1996年版,田大畏等译

  这部长达140万字的巨著,堪称前苏联法制历史最精练的描摹。所谓“古拉格”,即“劳动改造营管理总局”,原是前苏联劳改制度的象征。作者将其比喻为“群岛”,意在指出这种制度已经渗透到前苏联政治生活的各个领域,变成了苏联的“第二领土”。

  《癌症楼》

  国内版本:译林出版社 2007年版,姜明河译

  小说主人公的原型,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说就是作者本人。索尔仁尼琴从流放地到塔什干治病的坎坷经历和所见所闻,构成了《癌症楼》这部小说的基本素材。作者正是通过典型人物性格的扭曲,揭露和抨击了肃反扩大化以及此前此后一次次清洗对人心灵的损害。

  ■ 作家小传

  索尔仁尼琴:“我的言行从未违背良知”

  2007年6月12日,88岁的索尔仁尼琴在莫斯科郊外的家中接受了普京的拜访,坐在轮椅上的他宛如雕像一般。

  创作之源

  命运颠仆与文学相随

  “献给没有生存下来的诸君,要叙述此事他们已无能为力,但愿他们原谅我,没有看到一切,没有想到一切,没有猜到一切。”40年前的2月22日当索尔仁尼琴把这段话放在卷首,同时宣告历时9年的《古拉格群岛》写作完成时,不知道他有没有想到他的命运也随之开始经历坎坷,这其中包括了驱逐、流放、痛楚,但也有荣誉和回归。

  有人说,索尔仁尼琴的一生,就是苏俄革命70年的缩影。这个在阿芙乐尔战舰的火炮催生下来到世上的文学大师,以自己的悲苦命运折射出俄罗斯民族跌宕起伏的社会嬗变。

  获诺贝尔文学奖

  作品彰显“道义的力量”

  索尔仁尼琴是个遗腹子,于1918年12月11日生于北高加索的基斯洛沃茨克市。父亲曾在沙俄军队中供职,战死在德国,母亲是一名中学教员,童年时全靠母亲的微薄薪水维持生活。大学毕业后,任中学教员的索尔仁尼琴在卫国战争爆发后应征入伍。正当他平步青云之际,1945年早春,有人发现他在与同学的通信中非议斯大林,自此,索尔仁尼琴的命运发生了根本性的逆转。因此事入狱8年后,索尔仁尼琴又被流放3年,直到赫鲁晓夫当政后的1956年2月,他才得以平反昭雪,开始了职业的写作生涯。

  在某种程度上,索尔仁尼琴在苏联文坛是由赫鲁晓夫一手捧红的。他的中篇小说《伊凡·杰尼索维奇的一天》正是在赫鲁晓夫的推荐下才得以发表出版成书。小说给索尔仁尼琴带来了巨大声誉,一时间各种社会活动应接不暇,索尔仁尼琴在苏联的声誉达到了顶峰。

  但是,随着1964年赫鲁晓夫的下台,索尔仁尼琴的处境日益艰难,1965年《伊凡·杰尼索维奇的一天》因反映了斯大林肃反扩大化的灾难而受到公开批判。1968年,长篇小说《癌症楼》和《第一圈》在西欧发表。1969年11月,他被苏联作协开除会籍。

  此时,索尔仁尼琴在世界文坛已经声誉日隆。1970年,因为“在追求俄罗斯文学不可或缺的传统时代所具有的道义力量”,索尔仁尼琴获得了当年的诺贝尔文学奖。由于苏联当局明确警告:出去后就别想再回国,索尔仁尼琴最终选择了放弃领奖。但四年后,他还是被迫出走他乡,并被剥夺苏联国籍,就此开始了30多年的流亡生涯,从联邦德国、瑞士一直流亡到美国。

  直到1989年,苏联作协书记处接受《新世界》杂志社和苏联作家出版社的倡议,撤销作协书记处于1969年11月5日批准的把索尔仁尼琴开除出苏联作协的“不公正的、与社会主义民主原则相抵触的决定”,同时委托当选为苏联人民代表的作家们向最高苏维埃提出撤销最高苏维埃主席团1974年2月12日的命令。

  流亡归来

  终获祖国肯定

  1994年,经俄罗斯总统叶利钦邀请,索尔仁尼琴终于回归俄罗斯。在归国之前,已经流亡二十余年的索尔仁尼琴出示了他的护照,以示不忘祖国。索尔仁尼琴归国之际,俄罗斯民众夹道欢迎这位英雄人物。随后,他的作品得在国内正式出版,他的言论被俄罗斯媒体公开讨论。就在2007年6月12日,普京前去探望他,在那个下午,索尔仁尼琴获得了2006年度俄罗斯国家奖,奖金为500万卢布(约19万美元)。在获得诺贝尔文学奖37年后,88岁的索尔仁尼琴终于在自己的祖国获得了肯定。而这一年他接受德国媒体采访,回顾自己一生时,他说道:“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观点也在逐渐改变和完善,但我一直相信,我的所言所行从未违背自己的良知。”

  2008年8月3日晚间,这位曾经的诺奖得主因中风在莫斯科逝世,享年89岁。

  C03-C04版采写/本报记者 金煜 姜妍 张弘
发表于 2014-12-9 15:23:16 | 显示全部楼层
索先生不朽,中国何时能出现索先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手机版|申请友链|反馈|中国记忆 Memory of China

GMT+8, 2018-7-16 12:48 , Processed in 0.050887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服务器里的中国

Copyright © 2006-2013 Memory Of Ch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