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中国 - 中国记忆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楼主: 沈水闲人

【岁月留痕】我们那个年代的服饰和妆扮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8-7-20 22:39:19 | 显示全部楼层
引用第38楼曾一智2008-07-19 20:13发表的:
老师,您的记忆力真好!争夺办在哈尔滨也是1969年开始成立的。我还记得我们班有一个“小白鞋”,是被争夺的重点对象,曾到区里发言,痛哭流涕地大讲自己被流氓拉下水的过程——男流氓给一些家境贫寒的女孩子买块花手绢、几块糖,就能骗得她们失身。然后就是固定的团伙——男的出去抢劫、偷窃,女的则提供有偿性服务。我们班还有一个女生,也是因为贪小便宜加入了“流氓集团”(哈哈,想起这个词儿了!),但级别不够,因此是在班里痛哭流涕地检讨。但她说她之所以被流氓拉下水的原因是由于看了“黄书”《古城春色》和《宝葫芦的秘密》——这两本书是她到我家借去看的,前者的内容是解放北平前夕地下党的活动,后者是张天翼的童话,她看这书都能下水,也就是说她太具有下水的潜质了。因为这两本书是我借她的,因此我们排长(班长不叫班长叫排长,年级叫连)要求我也写一份检讨。

呵呵,你叙述的情景,和当年的沈阳是何等的相似!
那时候,整个社会已经失控,学校刚刚复课,三年的文革洗礼,已经把17年的文革前教育成果丧失殆尽;在文革前基本绝迹的流氓死灰复燃,处于青春期的少男少女,在没有任何青春期教育和社会规范的背景下迅速堕落,走向深渊……
仅在我们家大院附近,当年喊我哥的男孩女孩,学坏和最后走进监狱的就有六七个……
尽管你所说的那个女孩子堕落的理由有些可笑,但细想一下,是什么使我们的十七年教育付诸东流?这就想起陈毅在66年文革初期说的一句话:这场运动的后果,100年也难以消除!
千年易过,文化大革命的罪孽难消……
发表于 2008-8-3 21:25:07 | 显示全部楼层
即使在那样的时候,在我人生中最黑暗的时候,也有温暖着我照耀着我的烛火,使我的心不至于沉沦。想起了我的一篇旧作:

书与我

曾一智

我这人,有个极懒的毛病。看过的书或正在看的书,常常顺手放在床边或办公桌上。久而久之,家里似书窟,而单位的桌子变成书堆,几乎连写字的地方都挤不出来。

下过狠心,把桌上的书码成齐齐的两摞,书脊一律朝外。似乎是整洁了不少,却没了以前从书堆里随意摸出一本,再随意读下去那份痛快。并且给“孔乙己”们添了方便,那长了腿自己跑掉的书,任我千呼万唤,却再不曾复出。

书大都是自己买的,也有朋友送的。借人家的极少,总是快快地读,读完即还,有时还搭上一个书皮。也有朋友来借书,却时有借了不还的。加上我生性散漫,往往到了最后连是谁借去的也忘了。只得做阿Q状:就当从未买过。否则想起心痛,却没药可医,岂不多一份烦恼?

有一套金庸的四卷本《笑傲江湖》,被年轻的同事们借去,传看月余后竟不知去向。一天,偶然去另一间办公室,却见我的这套书乱丢在桌上,急忙捧回,已缺了第一册。问遍青年朋友们,都说不知道。我也只得将已如残花败柳般破损的三册书修补好,塞进书柜。但那第一册跑了几家书店也没配上,心里便古怪地想,不如四册一起丢了,倒也干净。以后多了个心眼儿,找出个本子做“借书登记册”,但只登记了一两次,这本子倒先不见了。

我的书,都是买来后立即签名,以证明该书的归属。这又是“文革”劫难带来的教训。我家原有藏书若干,“文革”中被抄去一部分。造反派倒是逐一登记后开了收条,并封存于密室。但由于书上均无名章等记号,竟全部被先“解放”出“牛棚”的“黑帮”同类“误领”回家。我父亲有一次在朋友的家中发现了自己的书,便尝尽相逢不能相认的痛苦。

那余下的几箱书临时放在地下室一间废弃的公用浴室里,成为我孤独的少年时代惟一的朋友。常常悄悄穿过那条长长的走廊,一整天泡在书里。有一次竟趴在书箱上睡熟。我的邻居在夜里发动了全楼的人找我,最后摸着黑推开这间“书屋”的门时,竟以为我死在书箱上。有位叔叔壮着胆儿推了我一下,我睁开眼,只见昏暗的灯光下挤了一屋子关切的脸,却莫名其妙地害羞,竟夺路而逃。

书也为我惹过麻烦。上中学时,整天学工、学农、学军,剩下一点儿时间用来大批判。学校也改成军队编制,年级叫连,班级叫排。我们“排”的老师是我们“连”的“一把手”,因此排里总是火药味儿十足。

开展“争夺青少年运动”那会儿,我们排有个被流氓拉下水的女生,声泪俱下地控诉:是“黄书”把她引到“牙”(邪)路上去的。列举的书目中竟然有从我家借去的《宝葫芦的秘密》——这是张天翼先生写的童话。我为自己委屈更为书委屈,于是大哭一场。而这导致了红卫兵排长要求我也写一份“斗私批修”材料,自然也要列举一份书目,并且肃一肃脑子里的资产阶级思想流毒。

这份材料交给了排长,找我谈话的却是老师。没想到,这位使人望而生畏的老师,却一改往日的严厉,把声音压得低低的:“真羡慕你,看过那么多好书。好多都是我想看而一直借不到的。”

我愕然地望着老师,那张很瘦的脸上分明透露着向往。他接着说:“你要跟家庭划清界限。你一个人在家,我们对你关心不够,以后生活上有什么困难跟老师说。”然后就结束了谈话。“黄书事件”也到此结束。《宝葫芦的秘密》被那位同学交给学校,同一大堆“黄书”一起烧掉了。

这是丢得最独特的一本书。它的失去让我在心痛之余又有几分欣慰,也许是为它给我带来的那种独特的体验。我从此知道,书也是我生命的一部分。

                                   1990年3月8日《黑龙江日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8-3 21:43:59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曾一智老师转来的文章。
很沉重又很厚重的叙述……
想起一首绝句--
竹帛烟消帝业虚,
关河空锁祖龙居。
坑灰未冷山东乱,
刘项原来不读书。

叹叹!
 楼主 发表于 2008-8-4 15:24:23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时候,女兵的军帽和男兵的一个样式,而且只有这一个样式……
中国大陆军队服饰的改革是由1984年的国庆大阅兵推动的:
当身着新式军装的军人们通过天安门时,观礼台上的军人还都是身着老式军装。
65jm001.jpg
30e367e5658c360269bbcde9864ccf47_640.jpg
发表于 2008-8-4 15:52:33 | 显示全部楼层
是呀,八四年十月一日在铁力的林区看国庆大阅兵时,我们都穿的老式军装,八五年五月才换的新装。
发表于 2008-8-4 18:36:53 | 显示全部楼层
各历史时期都有各自的服饰和妆扮特点…… 军装的变化是最大的。[s:1]
发表于 2008-8-4 22:14:44 | 显示全部楼层
文革中期,上海知青给哈尔滨的姑娘带来了时尚——在素色棉袄罩衫外面翻出一个彩色或者碎花的领子,这个领子不一定是衬衫的领子,极有可能是假领子,比背心还要小的那种,只有两粒扣子,前后片用带子连接起来。姑娘们用这一点点亮色描绘着青春岁月。
 楼主 发表于 2008-8-4 22:40:50 | 显示全部楼层
引用第44楼五里河2008-08-04 15:52发表的:
是呀,八四年十月一日在铁力的林区看国庆大阅兵时,我们都穿的老式军装,八五年五月才换的新装。

当兵出身?羡慕一下……

十八岁,十八岁,
我当兵到部队。
红红的领章映着我
开花的年岁。
虽然没带上啊
大学校徽,
我为我的选择高呼万岁!

大阅兵那天收视率相当高--25年没搞了……
 楼主 发表于 2008-8-4 22:44:26 | 显示全部楼层
引用第45楼叶新2008-08-04 18:36发表的:
各历史时期都有各自的服饰和妆扮特点…… 军装的变化是最大的。[s:1]

嗯,但中国的服饰变化往往受意识形态的左右,所以它体现出的特点,便有着许多服饰文化以外的东西。
记得八十年代后,中国大陆军队也开始装备迷彩服了,部队音乐家还特意写了一首关于迷彩的歌--想想挺有意思的。
 楼主 发表于 2008-8-4 22:46:31 | 显示全部楼层
引用第46楼曾一智2008-08-04 22:14发表的:
文革中期,上海知青给哈尔滨的姑娘带来了时尚——在素色棉袄罩衫外面翻出一个彩色或者碎花的领子,这个领子不一定是衬衫的领子,极有可能是假领子,比背心还要小的那种,只有两粒扣子,前后片用带子连接起来。姑娘们用这一点点亮色描绘着青春岁月。

哈哈,这种东西我也用过,就是说,后来普及到了男性,就是个假领子--当然,我们是在夏天用。[s:5]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手机版|申请友链|反馈|中国记忆 Memory of China

GMT+8, 2018-9-23 17:03 , Processed in 0.072087 second(s), 16 queries , Gzip On.

服务器里的中国

Copyright © 2006-2013 Memory Of Ch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