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中国 - 中国记忆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6945|回复: 52

【岁月留痕】我们那个年代的服饰和妆扮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7-15 23:42: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飒爽英姿五尺枪,
曙光初照演兵场。
中华儿女多奇志,
不爱红装爱武装。

――毛泽东•七绝•《为女民兵题照》

一.顺从
1989年春末,我借着出差,去北师大看我的忘年交,想顺便告诫她别做刘和珍。刚走到走廊里,就听到水房里哗哗的水声。我立刻想起了独身时的生活,一种亲切漫溢出来。但这种亲切刚刚漫溢,我就被一声绝对是突然的、美声的、带有走廊那种特有的回声的歌唱吓得一个激灵――接着一个女孩子端着脸盆,一边引吭高歌,一边从水房里走出来――

她上身是一件穿得马马虎虎的小背心,下身是一条连身上有个小疙瘩都能勒出来的紧身裤,摆动着两条漂亮的吓人的大腿,迎着我走来;尽管近在咫尺,但这厮并不躲避,径直走来,好象我是肉眼根本看不到的魂魄!
我只好闪开她,靠在墙壁上,听着她的歌声渐渐远去……

我的歌声穿过深夜
向你轻轻飞去
……

哦,舒伯特的《小夜曲》――艺术系的。我的妈呀,这也太艺术了!艺术得有点过了吧?这才四月啊!到了忘年交的宿舍我说,一个女孩子怎么能穿得――这毕竟是……
这是女寝!忘年交笑嘻嘻地说。
哦,可也是。我连连点头――是我进入了女儿国的领地。

文章所以这样开头,是因为一写下这个题目,我就想起刚刚改革开放的1979年。和我住一个独身宿舍的小章,每天晚上,都要在写完他的电大作业后,和我聊一阵他们班里的女生。当说到y时,他以复杂的神情说:那么多男生,她竟露着个大胸脯子――切!其实,他说的所谓“露着个大胸脯子”无非是y的外衣扣子少扣了一个而已。1979年的女性服饰,实在没法露出大胸脯子。

来个蒙太奇,我把时光倒退到1969年。你看――89、79、69。
在20世纪,“9”这个数字总是和中国的社会剧变有着某种宿命似的联系,无怪乎姜昆创作相声小品时,便以此为切入点。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第一次喊出了“砸烂孔家店”的口号。1949年,新中国建立。1959年,国家进入建国以来的最困难期、彭德怀含冤被黜。1969年,“九大”开幕,刘少奇惨死于包公当年惩恶扬善的河南开封……

就从春天讲起吧。先从脚上的鞋讲起。俗话说,脚上没鞋穷半截。那时候女生穿的鞋,都是拉带黑色绒布面的那种,看着挺清纯,挺少女的。男生大都是黄胶鞋――家里都爱让自己的儿子穿这种鞋,因为它抗造。突然在这一年的春天,我们男生兴奋起来――一种在那时看来异常美观的男鞋出现了。

这种鞋刚开始是黑色条绒(我们叫烫绒)面的,在鞋底和条绒面的连接处,有两层白布牙子;鞋底是塑料的。另外,在鞋面上有两道松紧布带。它的最大特点就是跟脚,穿在脚上,行走如飞,好象它有一种助力。很快,它在沈阳便有了非常形象的、东北化的名字――贼鞋。听,穿上它,走起路来就像贼一样快!又很快,纯布面的也有了,大家都喜欢这种,条绒的太土了。又很快,我们便发现了它的最大卖点――那两层白布牙子上可以大做文章!

买来白鞋粉,在刷完鞋后,便将白鞋粉调匀,用牙刷仔细地将那白牙子涂抹一遍;待鞋干之后,它也随着干了――哇!好白的牙子,耀眼哪!这样,我们这些处于青春期的男孩子便突然变得让爸妈困惑起来的勤快孩子――妈,这鞋我自己刷呀,不用你刷!
瞧,多懂事!
其实是为了臭美,为了引起女生的注意!就像雄孔雀见到雌孔雀,便急吼吼地开屏一样!
如果把时间再拽回一年,1968年的男性青少年服饰,非常值得多写几笔。

那时候,上身基本上以黄军装为主,没有黄军装的,便只好穿黑、蓝两种颜色的了――当然,都是人民装。人民装和中山装的最明显区别,在于中山装的四个兜,是露在外面的;人民装相反,只有兜盖在外面。但西方人士把人民装和中山装统称为“毛服装”。意思是说,全大陆的男人都是因为崇拜毛泽东而穿这种服装。

裤子在颜色上和上衣同。不同之处在于,如果是在春秋两季,男孩子便在衬裤上做文章了。做什么文章呢?就是衬裤是灯笼裤,不是紧腿的;而且,外面的裤子必须要比衬裤短一些,这样,里面的衬裤便露出1至2厘米左右――深红、紫红、大红……
头上是一顶仿军帽,脚上是一双白色运动鞋。

按着闲人的描述想象一下吧――土不土?但这是当时男孩子最时髦的搭配。
这种穿法在当时叫――“吊腿裤子小白鞋,尼龙袜子露半截”!
对了,左胸前,自然是一枚金光闪闪的毛泽东像章。

该说说女孩子了。
有些革命性比较强的女孩子,也穿毛服装,还别说,看着挺飒爽英姿的――但绝大多数还是穿小翻领的(我一直想提个建议,这种服装应该叫“江服装”),它的好处是,可以将里面的白衬衣领子翻在外面,这样看着就有了些许媚气。如果里面穿的是花衬衣,就该当别论了,没有谁敢将花衬衣翻出来的。

说到裤子,色泽和男孩子大致一样,但是比男孩子的裤子要肥一些――特别是立裆,这样就可以把女性的特征遮盖得严严实实了,这样就可以充分体现出毛泽东时代的女青年对什么体态美嗤之以鼻,视之以邪,弃之以远……

最本质的特征是,女孩子的裤子是旁开口的。这个根据女子生理特点而产生的设计,一直延续到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才渐渐消亡。现在,女孩子的裤子和男孩子一样了,都是前开口的,只作为一种装饰性强于使用性的设计了。

旁开口的裤子給女性的生活带来一定的便利,但也带来一定的麻烦。一是那时拉锁还没有普及,所以开口处无论怎样作工精细,也会随着身体的扭动特别是下蹲的时候,露出里面的内裤――这是很尴尬的事情。至少,它使女性显得很邋遢。

肥大,是那个年代男女衣饰的一个显著特征。特别是女性裤子:宽大的裤腰,宽大的立裆,宽大的裤腿、渐渐瘦下去的裤脚――这使女性的真实体态呈现出大一统的情势:朦胧。非常厌恶电视里写文革年代的电视剧――常识性的穿帮层出不穷不说,甚至服饰也悄悄地篡改了历史,使得片中的女主角仍旧能显出优美的体态――这是不可能也是不可以的!对闲人这个观点有怀疑的网友,可以点击知青老照片――一看便知。

内衣也是如此,男性不必说,女孩子的内衣也是肥肥大大的,不像今天的内衣,不小心都会长在肉里。女孩子想显示自己的体态,只有一个办法,就是穿小一号的衣服。没有三角裤,女孩子即使在入寝时,穿的仍旧是肥肥大大的裤衩子!没有胸罩,绝大多数没有――直到70年代中后期,才渐渐有了自己制作的胸罩――但颜色都很内敛,深蓝色的、浅蓝色的似花似点的花布做的,看着纯朴而寒酸……

请看我在《胎记》中的描述――

“生日庆典第——第几项了?欣赏童小非、翟小宁同志的生日礼物——”
“先看宁宁的!”周健打开了盒子。
鲜红鲜红的一个精巧的物件静静地躺在盒子里,样子怪怪的。
欧阳冬小心地把它拿出来,展开——三姐妹“啊”地一声。

“这……这就是……”周健有些结巴了,“这就是奶罩吧?”
金英子忍住笑,不说话,脸红红的。
“难听——胸罩。”欧阳冬其实也有些窘迫,但更多的是高兴——终于有了像样的胸罩了……她眼睛看着胸罩,嘴里说:“我妈说,女孩子到了我们这个年龄都应该戴上,不然,会显得很轻浮……”

“哪有卖的呀?”周健在盒子上焦急地寻找生产厂家,没有找到,倒是在盒子里发现了一封信。

亲爱的欧阳姐:首先祝你生日快乐!小小的礼物是我的一点心意,是通过外贸弄到的,希望你喜欢。欧阳姐,你知道你的胸脯有多美吗?只有你才配戴这样的胸罩。再说,从生理上讲,也是有益的。不要怕别人说什么资产阶级,难道马克思的夫人燕妮不戴胸罩吗?一派胡言!马克思主义的最终目的是要使人类获得更合乎人性的发展,而不是相反,对不对欧阳姐?
永远爱你的——宁宁

“我们把宁宁整个看反了……”金英子说。
“她……她怎么什么都懂啊?”周健说。
“和宁宁站在一起,我才知道究竟谁没心没肺……”欧阳冬把胸罩小心翼翼地重新叠好,准备放进盒子。
周健说:“让我再看看不行啊?我洗手去。”
“看呗,也看不坏。”

那么女孩子头上戴什么呢?
头巾。
方的,四圈带有短短的流苏;颜色丰富,但是城里的女孩子很少选择太艳的――怕显得土气。天冷时,用它将头包住,露出一截前额和刘海,在脖颈处系出一个花纽,两个巾角耷拉着;后背上则形成一个大大的巾角。

想象得出,女孩子不会太喜欢这个头巾的,它实在是太……但是那时没有女孩子可以戴的帽子――当然,你可以戴男式的棉帽子,在广阔天地,女知青们都戴,暖和为上。而且公平地说,女孩子戴上男式的棉帽子还真挺别致的,毛绒绒的剪绒烘托着一张青春的面庞,挺好看。当然,要长得清秀一些的,不然,适得其反。

手上戴的就是手套了,头几年是粗纺线的,后来有了呢绒的。
让我们把上述的衣饰想像地打扮一下某个女孩子――
蓝头巾、黄绿军装、蓝裤子、黑色的棉烫绒鞋,黑手套。

当她走路的时候,头巾时时被凛冽的寒风吹起,军装的下摆会也会被风掀起衣角,露出里面的小棉袄;由于肥大的裤腿的磨擦,两条腿之间发出汉字难以形容出来的声音……
一个毛泽东时代女青年的外在形象,就这样出现在我们东北的城市中。

那时的服装还有一个特点,就是一件服饰要依次穿几个人的。大姐穿小了,二姐穿,二姐穿破了,补一补,三丫头再穿;男性同。更困难一些的,即使是女孩子的裤子,剩下来后,下面没有妹妹的,弟弟也要穿。闲人小时候就穿过姐姐剩下来的裤子,不敢撩上衣,更不敢在玩热了的时候脱上衣,也不敢和大家一起上厕所……

贫穷和极“左”路线,使中国大陆从1964年开始,进入了服饰最为丑陋、最为单调、最为不堪入目的历史时期。它的极端化和严酷化,在全人类的服饰历史上,也是绝无仅有的。即使是意识形态控制极严的北朝鲜,也从未使自己的民族,在服饰上让人们(特别是女人们)丑陋起来。

但有着5千年文明历史的中国,做到了。
“蓝蚁之国”诞生了。
“赤橙黄绿青蓝紫,谁持彩练当空舞?”毛泽东以令人拍案叫绝的词句,赞美了雨后的彩虹和战争之美。但是,在他赢得了战争后的年代里,彩虹消失了。

二.抗争
1972年,中国外交活跃起来。
一天, 班主任在课前和我们说,以后,我们沈阳也要有外国人来了,大家的穿戴要整齐,要干净。在工厂,则有的领导说,家里有西服的人,也可以穿出来。商店里,竟然出现了花裙子!一批批出口转内销的服饰出现在柜台上,夹克出现了,皮鞋的样式多起来……

中国大陆的女孩子终于又可以穿裙子了!很快,许多女孩子买来了裙子――但是不会穿到学校去的,都在家里穿,上公园时穿,照相时穿……但这也是极少数,极少数,绝大部分人仍旧是蓝、灰、黄、黑。

突然出现了新面料――的确良!
无法和大家解释清楚“的确良”是一种什么材质,但可以说,它是布匹,是继“凡立丁”之后的的一种新型产品,在那个年代,能穿的确良的代表一种身份――最起码,你的家庭比较殷实。就像今天能穿裘皮大衣一样,也是一种时尚。时尚需要实力。

在吉林插队的时候,集体户的哥们儿说,你们辽宁人最虚荣――苞米面的肚子,的确良的裤子!是否虚荣且不说,在沈阳,年轻的姑娘们若是没有一件的确良的上衣或者裤子,是很灰姑娘的。当然,这是指工作以后的姑娘们。我们学生就是家庭有这个条件,也不能穿的――那会使你承受巨大的压力的,因为很快,就会有班干部、老师、工宣队的师傅、军代表找你谈话了――“你是毛泽东时代的青年,你要……”

这一年我们班从外地转来一个女生,她的到来使我们男生精神为之一振,眼睛为之一亮――她身高现在想来有1米68左右――这在当时是彻头彻尾的高个子女生了。她面容俊秀、体态婀娜;性情温和,举止落落大方。她最使大家侧目的是,她总是能够在那单调的服饰中,闪烁出一丝令人振奋的色彩。

夏季,女生大都是白色衬衣,她穿鹅黄色的――而且是的确良的(!);冬季,女生大都是深色袄罩,她穿黄底戴花的。她的裤子绝对是自己家里裁剪的――因为它很像今天的直筒裤。很多男生不愿意和她站起一起,她太高了。

一次,在班委会开会补选班干部的时候,有人提出,她有些“资产阶级的味道”。这时我们班主任说话了――某某某确实在穿戴上比较注意,但是……后来,她还是进了班委会。
但她当上班干部以后,我们男生的眼睛里便少了一道风景――她的穿着越来越靠近班里其他女生。渐渐的,她被同化了,以前那个亮丽的、坐在最后一排、每当她发言或者回答问题时我们男生最兴奋的她不见了,消失了,没有了……
我的感觉就是,一个本来品种比较单一的花窖里,最好看的一盆还被嫁接了。

但男生继续对单调进行着极原始而勇敢的对抗!
突然兴起了彩印。所谓彩印,可不是今天德国海德堡鼓捣出来的作品,是这座城市的男孩子学习布印的一次伟大的尝试――弄一块硬纸板,在上面写上字,然后用锯条制成的尖刀将字体镂空;第二步是,将红色颜料稀释,调匀;接着,将硬纸板(也就是版模)置于压得相对平整的背心或衬衣上,再用板刷将颜料认真地刷抹在镂空的字体上――掀开版模,鲜艳的字体出现了,如果你是印在海魂衫上,那么上面一定是――北海舰队。

于是在1972年的夏天,在我们沈阳,你便会看到瘦骨嶙峋的“东北装甲兵”、“沈阳空军”、“英雄坦克旅”、“中国海军”……等等。
我认为这是中国大陆最早的文化衫。
这一年,沈阳的女孩子最大的服饰运动就是“努克服”。
对不起,我还得引用我的小说《胎记》中的段落――

这时舞蹈队的小唐跑了进来,直奔欧阳冬。
“他在乐器库,一会儿就出来了。”欧阳冬告诉她。
“欧阳姐,我找你。”小唐咯咯地笑了,是那种极纯净的、小母鸡般的笑,清脆、响亮,连金英子尚未来得及装袋的大提琴上的A弦都发生了共鸣。
“找我?”

“对。”她解开长袖衬衣的扣子,脱下衬衣,露出了里面的一件无领、短袖、镶黑边、圆形下摆、黄地白花并有襻扣的衣裳,“欧阳姐,好看不?”
欧阳冬和周健都凑过来,极有兴趣地看着这件竟然有掐腰的时髦服饰。小唐那极有韵味的腰身被勾勒得凸透有致。
“这叫‘努克服’。是莫尼克公主穿的。”小唐得意地抿起嘴,腮上便显出两个小小的酒窝儿。

“干嘛穿在里面?”欧阳冬问。
“这不是来问你吗?咱们队里的姐妹说,欧阳冬不穿谁有资格穿?我就来了。欧阳姐,你也做一件呗,哪怕你只穿一天,我也就敢穿出去了……”
周健在一边笑了,说:“这倒新鲜,欧阳成了标杆了。”
“就是标杆嘛。周姐,你体形这么好,我建议你俩一人做一件。”

欧阳冬实在为难。她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件样式新颖、构成简洁、色彩明快(竟然有掐腰!)的“努克服”,
可妈妈能让穿嘛?就是妈妈让穿,她也不敢穿到厂里来,在家穿着美美就行啊……于是她对小唐说:“你就穿出去吧,我肯定做一件,好吗?以后,可别再有这样的事情,这成什么了?哈哈……好象我特霸道似的。”

“真的?说定了?”小唐刚要接着说下去,一抬眼才看到,排练室里有限的几个姑娘都围过来了,都在用羡慕的眼光看着她身上的“努克服”。几个男队员也凑过来,目光盯在小唐的胸脯上。

童小非从乐器库一出来,小唐的眼睛象拐弯似的就看到了。她喊道:“流浪者,过来开开眼哪!”
童小非从人群的头上看了看说:“啊,好,真好,你们要排《红色娘子军》了?”
“什么什么?”小唐反问。
“这不是南霸天祝寿那一场里女演员的服装吗?”
一阵轰然大笑几乎将顶棚掀开。
小唐也跟着笑起来,笑着笑着,她突然把长袖衬衣往身上一披,转过身迈着八字步走出了排练室。

大家对着童小非继续大笑。
童小非被彻底笑傻了,问周健:“不是那场的服装吗?”
周健趴在欧阳冬的肩上继续笑着,欧阳冬擦着眼泪向他摇头。
“炸营了,炸营了!”刘光明从外面走进来,“走了走了,下楼捏(摄)影去!”

1972年5月,柬埔寨国家元首西哈努克亲王访问沈阳。亲王走后不久,这件“努克服”便诞生了。没有任何资料证明亲王的夫人穿过这样的衣服,最多只能说它近似莫尼克公主的某件无袖子、裸肩的衣饰。但它兴起来了,许多身材较好且家长首肯的姑娘,都做了一件,穿在身上,美滋滋的。

这几年,我家乡的晚报开办了老照片专栏,许多那个年代的人纷纷投稿。其中就有当年的姑娘身穿“努克服”的照片,还附有短文一篇。文章里说,由于有人说太“资产阶级”了,便不敢再穿,便上照相馆照了这张照片,做个纪念……

有网友在看到《胎记》中这一段描述时,曾经在回复中问过自家,那个“努克服”什么样子的?当时很想把这张照片传上去,可惜,由于颗粒太大,即使在电脑上修剪一番也无甚大用,不然真可以让她和网友见识一下了。其实在今天看来它很土气、很土气。但是它有掐腰!那个年代女孩子的服饰是不准掐腰的!

而且还裸臂。我们院里最漂亮的那个女孩子自然也做了一件,她更大胆,把那截短袖索性砍掉了,裸肩了――还特意穿着到我家“串门”,理由是问我“有没有新书”?结果把我的眼睛累的够戗……

从1972年开始,国人(特别是年轻人)开始在服饰和妆扮上铤而走险了。
年轻人开始穿猪皮鞋――牛皮的(特别是上海牛皮的)买不起,降一格。开始买粗纺呢做裤子、格呢做大衣了……尽管这是极少数人,但这一抹亮色折射出的是人之所以为人的可贵之处。

在照相馆的橱窗里,不再是千篇一律的领袖照片和工农兵形象了,“虚光”摄影出现了。就是背景完全去光,用侧光打出人的面部轮廓,和正光形成互补;照片的底部是虚化的,很有意境。这种摄影称为“黑虚光”――当然,还有“白虚光”。有了比较艺术的摄影手段,拍照者自然要在服饰上特别是发式上有所出格――出文革的格。

少数民族服饰也成了照相馆招徕顾客的最好手段――这颇象大陆的17年电影,不能正面写爱情电影,就写少数民族的,这样好通过。我们院里那个漂亮女孩就照了一张身穿维族服饰的照片――她平时那两条长长的大辫子被梳成一根根细小的小辫儿,从圆圆的小帽子里披散出来;手里还煞有介事地拿着一本画报。哈哈!

这样,我不但穿了裙子,还穿了兄弟民族的极其漂亮的裙子,江青同志,你奈我何?
江青曾经在一次会见维族代表时,挑衅地竖起小指头,说,你们是这个!极大地伤害了维族兄弟的感情。

发式不允许走样,可以学英雄啊。《杜鹃山》上映后,“柯湘头”迅速流行,许多女孩子剪掉自己的辫子,留起了短发。需要多说一笔的是,在文革之前,就兴起了“五号头”――就是谢晋导演的《女篮五号》中的篮球队员们梳的那种头,显得利落、飒爽。富于青春的活力。头发不允许有弯,我可以在辫梢上做文章啊!于是有的女孩子在家里闹腾起来――将炉钩子烧热后,把辫梢卷在上面(多危险!),松开之后,就呈现出浪漫的卷曲状……

但是化妆是没人敢越雷池一步的。
那时候,男孩子洗脸都是用肥皂,家庭困难的甚至用洗衣粉。据说,一袋洗衣粉可以洗60多次头!女孩子除了能用香皂洗脸之外,还可以在脸上抹些雪花膏。雪花膏在商店里是装在一个大瓶子里的,零卖。当然也有小瓶子的,太贵,一般女孩子是买不起的。所以素面朝天是那个年代女孩子的共同特征。

今天,有了工作的女孩子,特别是白领,大都化妆了。个别不化的,不是个性就是本身很娇美,以此显示自己的绝对优势。我在广告公司奉职时,公司一个女孩子平时看着非常亮丽,有一天可能是起来晚了,到了班上把大家吓了一跳!一个同性对我小声说:妈呀,不能活了……
但我们那个年代的姑娘们都活过来了。

到1974年,女孩子的服饰运动在沈阳又有了大动作――穿海魂衫。
海魂衫就是海军的内衣,那种由海蓝色的横格构成整衣的内衫,一般来说,是男性内衣。但沈阳的女孩子在那一年也穿了起来。别说,海魂身穿在她们身上,有一种别样的韵致。由于属于内衣,就可以将下摆掖在裤子里,这样便出了掐腰,便显出了胸部――海魂衫的创造者怎么也不可能想到,它的理念被处于服饰饥渴中的中国姑娘们拓展了外延……

但1974年最大的服饰运动是“江青裙”。
我记得非常清楚,那是在沈阳中山路的“一百”的橱窗里,置挂着一件连衣裙。介绍文字的最后说,此裙是在中央首长的关怀和指导下设计制作的……

我记得围观者的脸上一片冷漠和茫然--因为就在离这里几米远的地方,在烈日下,足有一百多人排成一列弯弯曲曲的队伍,或坐或站;他们的手里是菜筐或者网兜,菜筐和网兜里,是啤酒瓶子――买啤酒要排队的,能不能排到你还是另外一回事!在饭馆里,你要买一碗啤酒,必须买一个菜,否则不卖。

根本不用愁啤酒的首长关怀和指导的那件裙子究竟怎么样呢?闲人不再描述了,因为此文后面有附图。只想引用一些资料中的内容。
这是一套号称集唐宋元明各朝服饰之大成的“国服”。原天津市委的某负责人找人翻古书、看古画,临摹出100多种草图,最后由江青修正审定命名,下令出国的演员和代表团的妇女都穿这种服装。

为普及推广“江青裙”,这位负责人说:“此裙是个新生事物,推不推广、穿与不穿,是态度问题。市委已排上日程,书记亲自抓,工商局党委保证,局长亲自落实。市直机关女干部和市妇联领导要带头穿,纺织女工作为主力军上阵,争取穿出10000件。”
然而,这种服装样式群众实在反感,私下里有人说它:“上半截像男,下半截像女,后面看像尼姑,前面看是和尚;短不短,长不长,大娘穿了成闺女,闺女穿了成大娘。”因此未能流行。

一向逆来顺受的中国百姓,对“江青裙”的抵制,也许是这位第一夫人没有想到的。为了抛售几乎要烂在仓库里的大批裙子,江青一而再、再而三地指示降价,价格从20多元一直跌到4元一条,还是很少有人问津!据当时沈阳、抚顺、丹东、锦州和旅大的统计,他们加工进货“江青裙”共29000多件,结果压库14000多件。最后,不得不统统毁掉,国家因此损失22万余元。

不论当时的天津当权者还是首长本人,都想用他们一贯信奉的权力来逼迫国人就范――但是他们似乎忘记了,我可以不说真话,但我也可以不掏钱!还有一点江青没有想到或者不想去想――国人对她的厌烦就像今天全世界大多数人对美国的厌烦一样,已经到了极点!公平地说,演员出身的江青对服饰还是有一些心得的,也不能说那套江青裙就没有一点设计理念――至少,她允许中国女性在公众场合穿裙子了――全世界唯一一个不许穿裙子的国度开禁了,这本身就是一个“进步”。

有资料说江青设计这套裙子有政治目的,是为她日后篡夺党和国家最高权力做形象上的准备,闲人不敢苟同。江青是性情中人,做事喜欢凭直觉,凭一时冲动――当然,这有她是第一夫人的大前提,就像我们说野蛮女友一样――你要是不漂亮你还野蛮的话,你那张脸早就被人打肿了――野蛮女友首先要漂亮,不漂亮的野蛮没人追捧;同理,没有权力的性情只能耍給自己。

闲人认为,江青很大程度上是受到了外部刺激――那几年她频频接见外宾,特别是马科斯总统夫人伊梅尔达和美国女记者维克(?)她们的雍容和亮丽极大地刺激了她。她们的服饰把江青那身男不男女不女的人民装衬托得无比丑陋――难怪尼克松说她竟然失去了性别感!服饰肯定起了作用。当然,气质是第一位的,江青穿上那套裙子后,也没见她回归了多少女性风韵。

“江青裙”和江青指令生产的一款照相机一样,不了了之了。一场闹剧折射出的,是一个民族的无奈和冷幽默。


化妆品不过是一些高分子的化合物、一些水果的汁液和一些动物的油脂,它们同人类的自信与果敢实在是不相干的东西。犹如大厦需要钢筋铁骨来支撑,而决非几根华而不实的竹竿。

常常觉得化了妆的女人犯了买椟还珠的错误。请看我的眼睛!浓墨勾勒的眼线在说。但栅栏似的假睫毛圈住的眼波,却暗淡犹疑。请注意我的口唇!樱桃红的唇膏在呼吁。但轮廓鲜明的唇内吐出的话语,却肤浅苍白……化妆以醒目的色彩强调以至强迫人们注意的部位,却往往是最软弱的所在。

磨砺内心比油饰外表要难得多,犹如水晶与玻璃的区别。
不拥有美丽的女人,并非也不拥有自信。美丽是一种天赋,自信却像树苗一样,可以播种可以培植可以蔚然成林可以直到地老天荒。

――毕淑敏•《素面朝天》

 楼主 发表于 2008-7-15 23:44:26 | 显示全部楼层
多么统一的服饰和头型……
21fu200642916263210.jpg
 楼主 发表于 2008-7-15 23:45:36 | 显示全部楼层
当年的敬一丹,也是一身的黄军装……
0.JPG
 楼主 发表于 2008-7-15 23:46:45 | 显示全部楼层
极其简朴的女知青,这样的服饰是会受到表扬的--艰苦朴素!
www_cangpu_com10_9-53_887a3hAEwPCo.jpg
 楼主 发表于 2008-7-15 23:48:14 | 显示全部楼层
画家笔下的一个细节:她要剪断长起来的头发,这样才显得革命!
2008412140407193.jpg
 楼主 发表于 2008-7-15 23:51:14 | 显示全部楼层
《激情燃烧的岁月(2)》
请注意连长领口里面那道牙形的白边,那就是当时风靡的衬领……
005e.jpg
 楼主 发表于 2008-7-15 23:53:50 | 显示全部楼层
《激情燃烧的岁月(2)》
这个女孩子的服饰严重地违背了史实,那个年代没人敢这样打扮,也没有这样的服饰的。
7981_1087508620.jpg
 楼主 发表于 2008-7-15 23:55:57 | 显示全部楼层
《激情燃烧的岁月(2)》
草绿军装在当时非常的时髦,不论男孩还是女孩,都为能有一套真正的草绿军装而得意。
9.JPG
 楼主 发表于 2008-7-15 23:57:00 | 显示全部楼层
看章子怡戴的头巾!
张艺谋对服饰的把握还是很准确的。
2006070522075491122529.jpg
 楼主 发表于 2008-7-15 23:58:09 | 显示全部楼层
《杜鹃山》上映后,“柯湘头”风靡一时……
32470.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手机版|申请友链|反馈|中国记忆 Memory of China

GMT+8, 2018-10-18 06:17 , Processed in 0.053669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服务器里的中国

Copyright © 2006-2013 Memory Of Ch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