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中国 - 中国记忆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449|回复: 54

美丽的查干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24 13:37: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查干湖,原名查干泡、旱河,蒙古语为“查干淖尔”,意为白色圣洁的湖。在她的西北一百七十多公里的地方就是白城市,白城市的蒙语名为“查干浩特”,她们之间应该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查干湖的大部位于吉林省西北部的前郭尔罗斯蒙古族自治县境内,西邻乾安县,北接大安市,处于嫩江与霍林河交汇的水网地区,是霍林河尾闾的一个堰塞湖。一般最大湖水面307平方公里,湖岸线蜿蜒曲折,周长达104.5公里。蓄水高程130米时,水面面积345平方公里。蓄水6亿多立方米,是全国十大淡水湖之一、吉林省内最大的天然湖泊。
 楼主 发表于 2018-8-24 13:47:16 | 显示全部楼层

RE: 美丽的查干湖

     湖边的地名碑


复件 IMG_0261_副本.jpg
 楼主 发表于 2018-8-24 13:50:08 | 显示全部楼层

RE: 美丽的查干湖

     岸边的蒙古族建筑


复件 IMG_0248.JPG
 楼主 发表于 2018-8-24 13:55:59 | 显示全部楼层

RE: 美丽的查干湖

     查干高娃塑像


复件 IMG_0256.JPG
 楼主 发表于 2018-8-24 14:18:54 | 显示全部楼层

RE: 美丽的查干湖

     网上找到的有关查干高娃的传说:

紫气东来、霞光万道、烟波浩缈的天上,一道清亮亮的银河水碧波荡漾闪着银光向远方流去。岸边是一座座宫殿,金壁辉煌、华丽壮观。雾霭祥云中渐显现出一座美丽的七色彩虹桥,一位风姿绰约身着白衣纱裙披着长绫的仙女袅袅婷婷的从彩虹桥上飘然而来……只见她长得眉清目秀、齿白唇红,鹅蛋形的脸儿像白玉一样晶莹剔透,头上发髻高绾,额前刘海儿分明,云鬓上方戴着一朵闪动珠辉的白莲花,更显得妩媚妖娆、神采动人。她就是天上银河之神的女儿——高娃公主。

高娃公主是银河之神最小的女儿,她常听姐姐们讲起人间那些秀美的山川河流和那些善良人们的故事、美妙的传说,对人间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总想下凡看一看,亲身感受一下人间的美景奇观和真情。可父王说什么也不让女儿去,说她还不到年龄,再过几年长大后方可下凡。无论高娃公主如何请求,银河之神就是不答应。可高娃公主再也按奈不住好奇之心,决定找个机会下凡到人间去看一看。

有一天,趁银河之神大寿之日,高娃公主偷偷地告别了姐姐们,将头上戴着的白莲花取了下来,向空中一抛化作一朵莲花般的祥云,她驾着祥云离开了天宫。

高娃公主脚踏祥云从空中慢慢往下飘,飘啊飘……不知飘了多少时候,离地面越来越近。她低头向下边望去,一片广袤无垠的草原映入眼帘。草原上绿草如茵、鲜花盛开,一阵风儿吹过,掀起层层绿浪,绿浪中不时露出牛羊的脊背。再往前走,一条弯弯的小河,像一条玉带镶嵌在绿茵之中,小河旁边有几座白色的蒙古包坐落在鲜花野草中,各种颜色美丽的小鸟唱出婉转动人的歌声,展开彩色的翅膀在满是花香的草原上飞来飞去,显得非常快活。查干高娃被草原美丽的景色陶醉了……是啊,世人都说天上美,可那冷冷清清的天宫里哪有人间这般令人看也看不够的奇异景观呢?

高娃公主兴致勃勃的一路观赏着……可她越往前走越觉得奇怪,奇怪的是这草原越往西走越荒凉,草越来越稀,而且越来越枯黄,渐渐地露出像长了秃疮一样的盐碱地,也见不到牛羊。再往前走竟是一片裸露的因干旱而龟裂的不毛之地,狂风卷着沙尘肆虐地呼啸而来,搅得天昏地暗,令人喘不过气来。高娃公主看到眼前的一切不由皱起了眉头,她心里想:这是怎么回事呢?难道是……突然,高娃公主发现风沙中有一个人的身影,再往近一看,原来是一位青年牧民背着沉重的皮桶顶着风沙一步一步艰难地行进着……高娃公主想探个究竟,欲从祥云上落地,可又一想:这样一下子出现在他面前,会把那个青年牧民吓坏的,这可怎么办呢?她灵机一动,在青年牧民行进的前方落地,收起莲花,摇身变成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太婆,半躺在地上假装呻吟着……青年牧民走着走着,听到了她的声音连忙跑过去一看,原来是一位老人躺在地上,他轻轻扶起老人很着急地问:“老阿妈,您这是怎么啦?从哪里来呀?怎么一个人躺在地上,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呀,还是遇到了什么事呢?”

高娃公主有气无力、断断续续地说:“孩子,我是个孤老婆子……昨天从家里出来……被这风沙吹得晕头转向,找不到回家的路……今天我走到这里又饿又渴,所以就没有力气再走下去了……”

青年牧民马上放下皮桶,蹲下身来扶起高娃公主:“老阿妈,没关系,我会帮助您的,来,先喝点水……”

青年牧民拿过皮桶给高娃公主喝水,没想到她一鼓气把水喝了个精光。

青年牧民看着高娃公主喝水的样子,看得目瞪口呆,心想:她一定是渴坏了吧……

高娃喝完水擦了擦嘴问道:“孩子啊!你叫什么名字呀,为什么到这么远的地方来背水呢?”

“我叫巴图,我们这里长年干旱又没有水源,想要吃水就要到很远的黑湖去买水。”

“黑湖……”

“是啊……老阿妈,走,快到我家去吧!”

“这……这怎么行?”

“老阿妈,我家里只有我和妹妹珊丹俩人相依为命,父母都过世了,你就去我家吧。”

“巴图,你真是位好心人啊!可我怎么能连累你们呢?多了一口人会给你们带来多大的麻烦呀,我还是不去了。”

巴图非常坚决地说:“不行,不行!老阿妈,您一定要跟我走,我怎么忍心看着你病倒在这里没人管呢?来,我背着你走。”说着就蹲下身来背起高娃公主往家里走去……

高娃公主伏在巴图的背上,看见他气喘吁吁、汗流浃背的样子,不由对巴图产生了好感,心想:原来这就是人间的情意呀……

(二)

巴图的毡房坐落在一座荒山脚下,毡房里虽然破旧,但却非常整洁,毡壁上挂着一张弓和插有几只羽箭的箭囊,门口有一只装水的水瓮。一看就知道是一个日子并不宽裕,而且非常简朴的人家。

妹妹珊丹正在焦急地等候哥哥背水回来,好用背回来的水做饭,可哥哥并没有背回水来,反而背回来一位老婆婆。她忍不住问道:“哥哥,这个人是谁呀?你怎么把陌生人领到家里来了呢?”

哥哥把事情的经过说给了妹妹。

可妹妹不解地说:“现在咱们的日子本来就够艰难的了,如今又多了一口人,该怎么过呀?”

巴图把珊丹拉到一旁:“妹妹呀,俗话说得好:手与手互相洗,人与人互相帮。老阿妈有了难处,咱们总不能不管吧?”

“唉……”听了巴图的话,珊丹无奈地点了点头:“你背的水呢?”

“让老阿妈喝了,一会儿我再去背一桶回来,你先用瓮里剩的那一点儿水先给老阿妈做点吃的吧。”

妹妹珊丹听了哥哥的话,只好用那么一点点水做了一碗热粥给高娃公主喝。

到了晚上,高娃公主和巴图兄妹唠起了家常:“巴图,我在走来的路上看见东边的草原水草丰美、牛羊肥壮,可不知为什么这里的草原干枯一片,寸草不生,而且人们生活得这么艰难?”

“唉!”巴图叹了一口气:“我们这里原来有一个很大的湖泊叫‘查干淖尔’(白湖),草原茂盛、牛羊成群,牧民的日子还算可以。在草原的西边还有一个湖泊叫‘哈拉淖尔’(黑湖),‘哈拉淖尔’里住着一个恶魔蟒古斯,得知我们这里的‘查干淖尔’是唯一供牧民饮用水的来源,心里顿生恶意,把我们的湖水全部吸干,从此以后草原连年干旱,风沙肆虐,牛羊饿死无数,很多牧民都走了……”

“那你们吃水怎么办呢?”

“我们吃水都要到很远的‘哈拉淖尔’去背,而且还要花钱买,没有钱就得用牛羊去换……”

“这个恶魔……乡亲们为什么不向它讨回公道?”

“唉……为这事儿,乡亲们不知和它斗了多少回,可谁也没有办法战胜这个恶魔……”

高娃公主听完眉头紧蹙,心想:人间不但有美,也有恶呀,我一定要尽全力帮助他们。

(三)

天刚蒙蒙亮,太阳还没露出笑脸,巴图就带上箭,肩上扛着训练多年的鹰,骑着马上山打猎去了。

妹妹珊丹给高娃公主弄点吃的,也急着上山挖药材去了。

高娃公主独自一个人留在了家里,心里在想着:巴图兄妹生活多不容易呀,我应该帮助他们摆脱困境……

突然,门被推开,进来一位女子,她上下打量了一下高娃公主,奇怪地问:“你是谁?”

“我是过路人,病倒在路上,在巴图家歇歇脚。”

“哦!”女子转身刚要走。

高娃公主喊住了这名女子:“闺女,你叫什么名字?”

“我是巴图的好朋友,叫其木格,是来找巴图的。”其木格说完头也不回扭着屁股就走了。

高娃公主送走其木格后,看看左右没人,她回到毡房里把头上戴的白莲花摘下来,走到瓮前慢慢地把它倒过来,让白莲花的花芯正对着瓮口,同时念动咒语,瞬间从白莲花的花芯里涌出一股清泉把瓮注满了水,然后又为巴图兄妹俩准备好了饭菜等待他们回来。

临近黄昏时,高娃公主站在毡房前翘首遥望远方,期盼着他们兄妹俩回来。当她看到巴图骑着马,肩上扛着鹰,手拎着猎物回来时,高娃公主心里高兴极了,脸上浮现出甜蜜的笑容,赶快回到了毡房里。

巴图到了毡房前下马放下鹰,拎着一只野鸡急着走进毡房:“老阿妈,您在家里呆了一整天了,是否觉得很闷?身体怎么样?我在野外时一直都在掂记着您。看,我给您打来一只野鸡给您补补身子……”

不一会儿,珊丹也挖了许多的药材回来了,转身要去做饭,一看,感到非常惊讶:水瓮里的水已经满了,饭也做好了,觉得很奇怪。老人有病,就连动弹都费力,哪来的水,又是谁做的饭呀?她急忙问高娃公主:“老阿妈,今天咱们家谁来过了?”

高娃公主看着珊丹说:“哦!对了,有一位叫其木格的姑娘来过,说是来找巴图。”

“那一定是我其木格姐……”

巴图半信半疑地:“她?老阿妈……”

高娃公主掩饰地:“别问了,都饿了,快吃饭吧。”

巴图虽然心里有些疑惑,但听高娃公主这么说,也就不问什么了。

三人围坐在饭桌旁,吃着热呼呼的饭菜,心里觉得暖洋洋的。

“今天的饭菜可真香,没想到我这未来的嫂子还有这样的手艺……”

“珊丹,别胡说!”巴图瞪了妹妹一眼。

高娃公主看着巴图:“你们俩真是很般配的一对儿呀。”

巴图深沉地说:“老阿妈,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啊!说来话长……其木格的父亲老桑吉是草原上的相士,在以前我们这里富裕的时候,他为大伙儿主持各种祭祀仪式,家境一直很好。他的女儿其木格从小娇生惯养,不但脾气特别不好,还嫌贫爱富,目中无人。也不知怎么在一次占卜中选中了我做他的女婿,于是就想把女儿嫁给我,可我没有答应,因为她和我根本不是同路人。”

“那她……”

“她还是不死心,总追着我哥哥。”珊丹接了一句话。

高娃公主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饭后,高娃公主看着巴图坐在凳子上收拾着捕获的猎物,珊丹在整理着挖来的药材,心里越发觉得这个兄妹俩勤劳、善良,特别讨人喜欢……

在以后的几天里,高娃公主每天都为巴图兄妹俩把瓮变满水,做好饭菜等待着他们归来。

时间久了,巴图兄妹俩越发觉得奇怪:这缸里的水为什么总不断呢?这饭菜又是谁做的呢?

于是,这一天兄妹俩商量好还象往常一样一起走出去,可是他们俩并没有走远,而是躲藏在毡房的后面,一直在注视着毡房里的动静。

等了好长时间,珊丹有些不耐烦了:“哥哥,这得等到什么时候呀?”

“嘘……别着急,再等等……”

正在这时屋子里有动静了,只见老人走出毡房,看看四周没人,她回到毡房里摇身一变,变成一位亭亭玉立的神女……

巴图兄妹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这位衣衫褴褛的老婆婆竟会是一位绝色美女,他们屏住呼吸继续观察着……

高娃公主一步一步地走到瓮前停住了,她从头上摘下白莲花,把它倒过来,让白莲花的花芯正对着瓮口,同时念动咒语,瞬间从白莲花的花芯里涌出一股清泉把瓮注满了水,然后收回白莲花刚要插到头上,巴图快速跑进来拽住了她的手急着问:“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这样?”

高娃公主吓了一跳。她知道再没有办法隐瞒下去了,深情地看着巴图说:“巴图,我实话告诉你吧:我是天上银河之神的小女儿,叫高娃,下凡时,看到你在风沙中背水,而且你们这里又这么荒凉,很想探个究竟,所以扮成老婆婆来到你家。是你们的热心、善良打动了我,这几天和你们生活在一起,我真的很高兴、很快乐,同时也很幸福,我是诚心诚意的想帮助你们……”

巴图和珊丹听后都特别激动,握着她的手高兴地说:“真是神女下凡了,我们太感谢你了,高娃!”

正说着,“咣当“一声门被推开,其木格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看到巴图正在和漂亮的姑娘握着手,心里顿生妒意,她狠狠地瞪了高娃一眼:“这是谁家的妖女来勾引我的巴图啊?”

巴图立刻像一堵墙一样拦住其木格:“其木格,她是天上的神女,也是我们家的贵客,我不准你在这儿侮辱她。”

珊丹也走上前:“其木格,这是你不对,再怎么说也不该在这儿撒野呀。”

其木格自觉理亏:“你们……你们都在欺负我……等着瞧!”说完摔门而去。

巴图很过意不去,他温和的对高娃公主说:“  高娃,其木格就是这样,你别放在心上,好吗?”

高娃公主笑了笑:“巴图,没什么……”

看着高娃公主没有怪其木格的意思,巴图心里也好受些。

从此,神女下凡的事,一传十、十传百的传开了……知道了高娃是下凡的神女,牧民们高兴得合不拢嘴,都愿意来他家拎水,顺便看看高娃。兄妹俩也从不吝啬,每当乡亲们来时,巴图总是热情的为他们舀水,遇到年迈的老人,巴图还会帮着他们把水送到家。

其木格看着巴图时常和高娃在一起有说有笑醋意非常,妒火烧得她吃不香、睡不着。趁巴图上山不在家时,她三天两头来巴图家和高娃公主闹一翻,还不时的用恶语恐吓高娃:“你赶紧离开他家吧!要不然……我不会让你好过的,明智一点儿趁早离开,这里没人欢迎你……”

其木格这样一折腾让高娃很难受,又不好对巴图讲,一天晚上等巴图回来后,高娃委婉地说:“巴图啊!我还是走吧,这样下去对你和……”

巴图很奇怪地问:“高娃,是不是其木格来对你说些什么了?”

高娃直摇头:“没……没有……”

巴图从她的眼神中看出来了,一定是其木格。

第二天,巴图没有出门,正好遇到其木格来他家里。

其木格刚想对高娃公主发威,没想到巴图也在家,她忙装出一副笑脸:“巴图,你也在家呀?”

巴图严厉地说:“其木格,你来干什么?”

“我……我来看看你呀!”

“看我……你是来找高娃的吧?”

“不是……我是想来问问你……”

“问什么?”

“我们什么时候结婚呀?”

巴图沉默了一会儿,抬头看了看其木格语气很沉稳地说:“其木格,让你嫁给我的是你父亲的意思,我又没答应这门婚事,你怎么能问出这个问题呢?感情方面的事情是要看双方的,不是你想说要怎么做就怎么做的,看在乡亲的份上咱们还是好朋友,你先回去吧。”

其木格听巴图这么一说,气得目瞪口呆,脸一阵红一阵白,当她看见高娃公主时,立刻把气撒在她身上:“你这个妖女,都是你在勾引我的巴图。”说着就虎视眈眈地向高娃扑过来。巴图见事情不妙,一个箭步窜过去拉住了其木格就往外拽:“其木格,你不要蛮不讲理,如果你再这样的话,我决不会饶过你!”

其木格一看真的是激怒巴图了,只好哭喊着回去了。

高娃公主看见这一幕心里很不好受,她想离开这里,可又一想:自己走了,巴图和乡亲们怎么办,连个拎水的地方也没有了……

巴图知道高娃公主的心思,她怕因为自己引起他和其木格的误会,可其木格呢,她可不是省油的灯,她会善罢甘休吗?

又是几天过去了,来巴图家拎水的人越来越多,几乎每天都供不应求……

看着乡亲们整天排队等水的情景,高娃公主心想:这样下去,也满足不了整个草原上牧民的饮水需要,于是她想来想去,想出了个好办法,那就是:恢复原来的“查干淖尔”。这样牧民们就不用再愁吃不到水,也用不着到那么远的“哈拉淖尔”去买水了。

听说高娃神女要恢复“查干淖尔”时,整个草原都沸腾了,牧民们都激动不已……

其木格却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嘴:“等着瞧吧!”

(四)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牧民们纷纷赶到“查干淖尔”的原址岸边,等待着高娃神女造湖……

巴图领着高娃公主来到岸边一看,老少牧民们都来了,到处是人山人海。看到高娃公主来了,老老、少少都眼含热泪,用期盼的眼光看着高娃……

高娃被牧民们的真情所感动,她站在高岗处,把头上的白莲花摘了下来举过头顶,让白莲花的花芯正对着“查干淖尔”的方向,同时念动咒语……瞬间,从白莲花的花芯里喷出一股巨大的清泉水向前涌去,一时间巨浪滔天、波涛汹涌、浪花飞溅、涛声如雷……没过多久,一望无际、水天一色的“查干淖尔”就出现在了人们的面前!再往近处一看,芦苇、蒲草丛生,岸边的树林枝繁叶茂,整个草原变成一片绿色、郁郁葱葱……简直就像做梦一样,好像是一幅从未见过的优美画卷。

牧民们都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多少年没有看到过这么白亮亮的湖水了,一时间全场鸦雀无声……不知是谁喊了一声:“神女高娃呀,您是我们心中的神女!真是上天安排您救我们来了……”骤然间呐喊声、欢呼声汇集一片,霎时牧民们里三圈、外三圈把高娃公主围在中间,他们呼喊着:“神女高娃啊!你在我们心中至高无尚,是我们的救星、是我们的保护神,没有您就没有我们的‘查干淖尔’!(‘查干’是白色圣洁之意,)您就是我们心中永远的查干高娃。我们永远感激您!谢谢了!真是太谢谢您了……”也就是从这一刻起,人们把高娃公主称之为查干高娃。

查干高娃眼含着热泪动情地说:“你们的真情时刻牵动着我的心,我会永远记住草原牧民的情意……”

马头琴拉起来了……

安代舞跳起来了……

牧民们一起手拉着手,满怀喜悦地边唱边跳,查干高娃也不由自主的和大家翩翩起舞,她那优美的腰肢和飘逸的长发更加显得美丽、动人,给整个草原上又增添了一份清新的活力和迷人的色彩,就连天空中的小鸟也来凑热闹,它们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象舍不得离开似的。

晚上,查干高娃和巴图兄妹回到了自己的毡房,牧民们热烈的欢呼声和充满诚意的感谢声还在耳边萦绕。是啊,这里的人们是那样的纯朴、善良,你为他们做了一点点事情,它们就会念念不忘、记在心里。他又看了一眼巴图,不由心里萌生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自从下凡来到人间,第一个看到的人就是他,这个年轻人不但勤劳、勇敢,而且充满爱心,乐于助人。面对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婆婆时,他不但不嫌弃,反而慷慨解囊、热情相助;当自己受到其木格的威胁时,他挺身而出,用尽全力保护着自己;对乡亲,它是一团火;可对自己,他却从不多言,没有任何企求,甚至连一个热情的眼光也没有,这是一个多么憨厚、朴实的年轻人哪……   

(五)

“哈拉淖尔”旁有座哈拉山,哈拉山下有个哈拉洞,哈拉洞里冰雪常年不化,而且冷风刺骨、寒气袭人。里面住着猪鼻牛眼、青面獠牙的恶魔蟒古斯和一群蛇妖。自从恶魔蟒古斯吸干了“查干淖尔”后,他们守着“哈拉淖尔”,逼着牧民们为取水而进献牛羊供其享乐。

恶魔蟒古斯知道了是神女查干高娃重造了“查干淖尔”,而且还把湖泊和草原都恢复成了原来的面貌。它万万没有想到是高娃公主打破了它的美梦,断了它的财路,心里对查干高娃恨之入骨,顿生恶意……

在当天夜里,恶魔蟒古斯带着蛇妖乘着黑风来到“查干淖尔”,看到碧波荡漾的湖面,气得它暴跳如雷不由举起魔掌“哇哇”怪叫,牙齿咬得“嘎嘎”响……

蛇妖们也一个个跟着上蹿下跳着:“大王,吸干它、再吸干它!”

“好!”恶魔蟒古斯冷笑着鼓了几下肚皮,运足了气,张开了血盆大口,对着“查干淖尔”用力一吸,湖水立即波涛翻滚旋转起来,形成巨大的漩涡,漩涡中间升起巨大的水头向恶魔蟒古斯的血盆大口伸去……

不一会儿,“查干淖尔”干涸了。

蛇妖们群魔乱舞着……

第二天一早,牧民们到“查干淖尔”来打水,却发现湖水不见了,“查干淖尔”又变成原来的模样,都大惑不解。好端端的一泓碧水怎么一夜之间就没了呢?

这时,其木格拧拧跶跶地来到牧民中间:“还查干高娃呢,这是造的什么湖?一夜之间就没了,都说她是神女,我看她连个小喇嘛也不是……”

消息传到了巴图家,巴图气得一拳头砸在桌子上:“这个乌鸦嘴,只知道乱叫!”

“不乱叫还是乌鸦吗?”珊丹劝着巴图:“哥哥,别理她。”

查干高娃听着巴图兄妹的话慢慢转过身来:“巴图、珊丹,这件事和其木格无关。我想好了:有如此法力,能把湖水吸干的只有‘哈拉淖尔’的蟒古斯。“走!”

“干什么去?”

“再造  ‘查干淖尔’!”

哈拉山的哈拉洞里,恶魔蟒古斯正在和蛇妖们大摆酒宴、盏庆功呢!

一个蛇妖急急忙忙跑进来:“报!大王,那个查干高娃又把湖水注满了。”

“啊……”恶魔蟒古斯瞪着眼睛:“又注满了?哼,那就让她再看看我的魔力!”

恶魔蟒古斯当天晚上又一次把湖水吸干……

神女查干高娃第二天又一次把湖水注满……

几次下来,气得恶魔蟒古斯一计不成又生二计……

这天夜里,恶魔蟒古斯带着蛇妖们来到了牧民们住着的草原上,它先运了运气,然后大吸了一口用足了力向草原吹去,一时间狂风暴虐、黑沙怒吼,滚滚尘埃瞬间把草原淹没,仿佛要把整个草原掀翻……

毡房被吹垮了,牛羊被吹散了,牧民们被这突来的风沙吓呆了,惊慌得不知所措……

这风沙惊动了查干高娃和巴图兄妹,查干高娃知道又是恶魔蟒古斯在兴风作浪,她立刻从头上取下白莲花,念动咒语,换来雨神,命他降雨。顷刻间,滂沱大雨顺天而降,把怒吼的狂风、黑沙一下子压得消失匿迹。

恶魔蟒古斯带着蛇妖们狼狈不堪的逃回到了哈拉洞里,蛇妖们一个个垂头丧气地萎缩在它的身旁,它气急败坏的对蛇妖们发着淫威:“滚,都给我滚!”

蛇妖们吓得赶紧躲到自己的洞穴里不敢出声……

恶魔蟒古斯心想:这个查干高娃真够厉害,自己的两次魔法都被她攻破了,难道就这样甘心认输?绝不……

(六)

风雨过后,草原又恢复了平静。

太阳升起来了,和煦的阳光洒在大地上,各色各样的鲜花露出了笑脸,成群的牛羊在悠闲地吃着青草,百灵鸟在飞来飞去的鸣叫着……

查干高娃和巴图骑在一匹马上从远处走来,一路上他们有说有笑,查干高娃不时地回头看着心爱的巴图,这时巴图的心就跳个不停,此时感觉自己仿佛在熔化,好比太阳照着的一朵白云,就象轻纱一样,被晨风徐徐吹送,从一片树林的梢上飘来,一会儿又不知什么原因,忽然散开,飘飘上升,溶进又深又蓝的天空……

远处的其木格看到巴图和查干高娃在马上亲热的样子,她的心里觉得非常不是滋味儿,恨不得把查干高娃推下马去,换上自己和巴图骑在马背上。

其木格正在恶狠狠地盯着查干高娃,一位长着胡须的老人悄悄地来到她身边:“你好啊,其木格!”

其木格回头望去,是一个陌生人:“你……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草原上最会唱歌的是百灵鸟,草原上最美的女人是其木格。这谁不知道啊?”

“你是谁?”

“我……我是离这儿不远的哈拉草原来的。刚才,我看见你紧盯着那骑在马背上的两个人,他们是谁呀?”

“那个女的叫查干高娃,是天上的妖女,下来勾引我的心上人巴图。”

“是嘛……那你就看着她把你的心上人勾走?”

“不看着怎么办?总不能把查干高娃杀了吧……”

“那就先把它们分开嘛。”

“说得容易,怎么分?”

“这好办。”长着胡须的老人和她耳语一番,然后拿出一个纸包:“你把这些药分别撒在牧民打水的皮桶里就行了……”

其木格打开纸包一看,是一些黑色的粉末:“毒药……”

“只有这样才能把他们分开,他们一分开……那巴图不就是你的了吗?”

“不不不……要是毒死人怎么办?”其木格惊恐地向后退去。

“其木格,难道你就眼看着查干高娃把你的心上人夺走吗?”

“这……”其木格内心激烈地争斗着……

长着胡须的老人又向前走了几步:“只有这样,巴图才会回到你的身边。”说完,长着胡须的老人“哈哈”大笑着扬长而去……

其木格见长着胡须的老人走远了,她看了看手中的毒药,不由被一种无名的恐惧攫住了她的心,仿佛是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她,一股冰凉的感觉顺着脊梁一直扩散到脚下,她无力地瘫软到地上……可她抬头望去,正看见远处的查干高娃和巴图亲热地依偎在一起,互相倾诉着衷肠,不由妒火中烧……她看了看手中的毒药,站起身走了……

第二天,残酷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数十个牧民喝了刚从湖里打上来的水,不大工夫就七窍出血断气而亡,一时间湖边变成了丧场,男男女女哭声连天……

这时,其木格大摇大摆地来到湖边牧人中间散布着:“她查干高娃一定是个妖女,不但用自己的美色去勾引巴图,还用妖法变成湖泊,说什么重造‘查干淖尔’,分明是骗人的鬼话。现在,死了这么多人,她怎么不出来呀……”

“其木格,不许胡说!”巴图和查干高娃、珊丹走来。

“怎么是胡说呀?这么多人被毒死,还不够吗?”

查干高娃用眼睛盯着其木格:“毒死的……你是怎么知道的?”

“不是毒死的是什么……”其木格躲闪着查干高娃的目光,转而换成一付无赖的嘴脸:“巴图,一定是这个妖女为了拢络人心,先造了‘查干淖尔’,又在湖里下了毒!”

巴图走近其木格为查干高娃争辩着:“其木格!查干高娃是天上的神女,她是为了我们草原才恢复了‘查干淖尔’的,怎么会下毒呢?再说,她为什么要下毒啊?”

“什么神女……我看她纯粹是个妖女,是她要祸害咱们草原,在湖里下了毒。”

巴图刚欲反驳,被查干高娃拦住:“其木格,你说我在湖里下了毒,那好,咱们就当着乡亲们的面一起做个验证。”

查干高娃拿起一个皮桶到湖里打了一桶水,然后用手掬起一捧水喝了下去……

巴图、珊丹和牧民们都十分紧张地看着查干高娃……

过了一会儿,查干高娃安然无恙……

珊丹愤怒的指着其木格:“其木格,你看见了吧?这湖水根本没毒!”

其木格双手往胳膊上一架:“它是妖女,这湖又是她造的,自然毒不死了……”

巴图一撸袖子:“让我来试试……”

其木格极忙拦住:“巴图,这水你不能喝!”

“为什么?”

“你若是被毒死了,那我该多么伤心啊!”

珊丹走上前:“哥哥,我来……”

巴图有些担心地:“珊丹,你……”

珊丹微笑着:“我就不相信‘查干淖尔’的水会毒死人。”

其木格见珊丹真的要喝,急忙拦住:“等等,这桶水是妖女自己打的,应该倒掉,还是让我再打一桶吧。”说完,她拿起皮桶走到湖里又打了一桶水,乘机在桶里下了毒。

珊丹喝了皮桶里的水,立刻感到肚子疼痛难忍:“哥哥,我……”

查干高娃见此情景,觉得这里一定有鬼,她冷静地思索着……

巴图抱住妹妹喊着:“珊丹、珊丹……”

不一会儿,珊丹七窍流血,头一歪停止了呼吸……

巴图见自己的妹妹死了,不由号啕大哭起来:“妹妹呀,这是怎么了……难道这‘查干淖尔’的水真的有毒吗……珊丹妹妹呀……”

其木格见珊丹被毒死了,立刻煽动起来:“乡亲们,你们看到了吧,这查干高娃果然是妖女,就是她在湖水里下了毒,害死了珊丹和这么多人,难道我们还要让她留在这里吗?”

不明真相的牧民们高喊着:“对,把妖女赶出草原!”

巴图看着怀中的妹妹珊丹,又看了看查干高娃,眼睛里充满了疑惑……

其木格见巴图还在犹豫,又挑拨着:“巴图,你还在犹豫什么?还没看清这个妖女吗,不要被她的美色所迷惑,难道还要她继续毒害乡亲们吗?”

巴图悲痛地站起身,抱着死去的珊丹欲走……

其木格立刻把他拦住:“巴图,在这个时候,你怎么能走呢?你应该站出来为民除害,杀了这个妖女!”

众人也跟着喊着:“对,杀了她!”

巴图看着查干高娃,他不相信她会害死自己的妹妹和乡亲们,可事实就摆在面前。其木格让他杀了她,可他怎么下得了手呢?

查干高娃镇静地对巴图说:“巴图,咬人的狗不露牙,吃人的狼沟底爬。总有一天会真相大白的……”

巴图看着自己怀中死去的妹妹:“人都死了,即使真相大白了又有什么用?你走吧,草原不欢迎你!”

查干高娃看到牧民们这么不信任她,就连自己心爱的巴图也这样对待她、心里非常伤心,泪水不由顺腮而下……她最后看了巴图和乡亲们一眼,慢慢地转过身走了……

(七)

查干高娃心里难过极了,她觉得自己从天上来到草原,本想为牧民们造福,可到头来却换来人们的误解和痛恨。特别让她伤心的是巴图,她还没有查清事情的真相,就把自己赶走了……一时间,她的心里充满了委屈和伤感。她想到了银河,想到了父王和姐姐们……于是,她从头上取下白莲花化作莲花般的祥云,她驾起了祥云往天上飘去……

恶魔蟒古斯得知查干高娃被赶走了,乐得大嘴咧到了耳朵根儿,他立刻带着蛇妖们来到“查干淖尔”把湖水吸干,紧接着狂风卷着沙尘肆虐地呼啸而来,草原立刻变成了一片裸露的因干旱而龟裂的不毛之地……

牧民们又回到了过去,过起了从前苦难的日子……

查干高娃在天空中飘啊飘……当她飘到了半空中回头一望,看见草原上美丽的景色,不由想起巴图、珊丹和乡亲们……如果就这么走了,那个恶魔蟒古斯不就得逞了吗,牧民们不是又得受尽恶魔蟒古斯的折磨了吗?再说珊丹和一些乡亲们的死还没有弄清楚,自己怎么就走了呢?一想到这些,查干高娃又驾着祥云慢慢地往下落……

查干高娃落到地上,收起祥云来到“查干淖尔”旁,看到湖里的水又被恶魔蟒古斯吸干了,她连忙用白莲花重把湖水注满。看着白亮亮的湖水,她在想:这湖水怎么会有毒呢?难道是其木格……她其木格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来呢?一定是恶魔蟒古斯……

恶魔蟒古斯得知查干高娃返回了‘查干淖尔’,而且又把湖水注满,它眼珠一转又想出了一个诡计……

其木格自从毒死了珊丹和一些乡亲们之后,她整天担惊受怕惶惶不可终日,每晚都做恶梦,梦见珊丹和乡亲们找她讨还血债……

“你好啊,其木格。”

正在草原上闲溜的其木格回头一看,又是那个长着胡须的老人:“你……你又来干什么,还嫌毒死的人不够吗?”

“我这次来可不是让你下毒的,而是想请你再帮我做一件事。”

“哼,妄想!上次你说巴图会回到我的身边,可到现在我还是得不到他。”

“你急什么?他们现在不是已经分开了吗?”

“那……你想让我做什么?”

“你去找查干高娃,把他的白莲花给我弄到手。”

“老头,你别做梦了!查干高娃没有了白莲花,就等于草原没有了‘查干淖尔’,‘查干淖尔’没有了,我们还会有好日子过吗?”

“你真的不去?”

“不去。”

“好!那我就把你下毒的事情说出去……你想想看,那个时候草原还会留下你吗?”

“你……你这个恶魔。”

“哼,你才知道我是个恶魔!哈哈哈……不过,我也不会让你白做的……”长着胡须的老人从怀里掏出一包金银珠宝:“看,这些金银珠宝足够你享用几辈子的了……”

其木格看着金银珠宝,眼睛里露出贪婪的目光。她一把夺过来系在腰间:“好吧!不过……这可是最后一次。”

查干高娃坐在湖边望着湖水,那碧波荡漾的湖水不时形成波浪互相冲击着,查干高娃的心潮也像波浪一样起伏难平……是啊,自从她下凡来到草原,饱尝了人间的温暖和幸福,也经历了惊心的痛苦和磨难。她知道草原上的牧民们要想过上好日子,必须除掉恶魔蟒古斯,可怎么才能除掉它呢?她想着想着……朦胧之中渐入梦乡,她梦见巴图的妹妹珊丹笑着向她走来……

“查干高娃!”

“珊丹……”

“你头上的白莲花真好看。”

“是呀,这是天上的宝物啊。”

“给我看看,行吗?”

“当然可以。”

查干高娃从头上取下白莲花递给珊丹……

珊丹接过白莲花“哈哈”大笑着……

查干高娃睁开眼睛一看,原来是其木格手里正拿着自己的白莲花:“其木格,快把它还给我。”

“还给你……没那么容易!”长着胡须的老人从其木格身后走出,从其木格手中把白莲花夺过去,哈哈大笑着……

查干高娃定睛一看,认出了恶魔蟒古斯:“是你……”

“是我……”长着胡须的老人变回恶魔蟒古斯的模样:“查干高娃,没想到吧?现在,你的宝物落在了我的手中。没有了它,你就失去了仙力,从此你再也造不了湖了,也不能腾云驾雾,更不能呼风唤雨了……”恶魔蟒古斯得意地狞笑着……

“你这个恶魔……快把白莲花还给我。”

“还给你?我的查干高娃神女,你什么时候做了我的夫人,我就会把它还给你!”

“呸,妄想!”

“好,那就别怪我无理了。来呀!”

“在!”一群蛇妖出现在查干高娃面前。

“把她带回哈拉洞!”

“是!”蛇妖们将查干高娃拖走了。

恶魔蟒古斯把目光转向其木格,吓得她赶紧闭上了眼睛:“你……你千万不要杀我……”

“哼!像你这样的人,留着也没有用!不过……念你帮我做了一些事,还是放过你吧。”恶魔蟒古斯说完“唿”的一声不见了。

其木格闭着眼睛站了半天,当她睁开眼睛看了看四周,发现恶魔蟒古斯真的走了,一颗紧绷着的心才放下。她心惊肉跳、踉踉跄跄地跑到了‘查干淖尔’一看,白亮亮的湖水不见了,一种不祥之兆从头顶袭来……他急忙解下腰间的小包打开一看,那些金银珠宝都变成了牛粪、羊粪和马粪蛋了。

其木格这才恍然大悟,知道是上当了,一时气愤和懊悔交加……她倒在地上放声大哭,哭得悲楚、凄凉……一阵嚎啕大哭后,她又转为歇斯底里的大笑:“哈哈哈……这个恶魔蟒古斯,我上了它的当……是它让我毒死了乡亲们和珊丹……是我偷来查干高娃的白莲花送给了恶魔蟒古斯……如今她让恶魔蟒古斯抓去了,哈哈……哈哈……”说完,其木格象是精神受到了刺激,使劲地拽着自己的头发,哭着、笑着、喊着,疯疯颠颠地在草原上乱跑着……

好心的巴图和乡亲们发现了其木格,听了她的话后都十分后悔赶走了查干高娃。

巴图蹲在地上直捶自己的头,悔恨的泪水不断涌出:“高娃啊  ,高娃,是我对不起你呀!我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怀疑到你的头上啊……让你吃了这么多的苦头,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呀……我……我怎么那么糊涂呀,连最心爱的人也误解,不问个究竟就随意听从别人的话,结果把你害成了这个样子,我这还算什么男子大汉呀……”

乡亲们看到巴图这个样子,都劝他说:“巴图啊,你这个样子是没有用的,要赶紧把查干高娃救回来,她现在宝物也不在了,是死是活还不知道呢?”

巴图一听乡亲们这样说,赶紧擦干眼泪和乡亲们商议:怎么救回查干高娃,把白莲花从恶魔蟒古斯手中夺回来……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牧民们眼含着泪水来为巴图送行。巴图带上强弓和利剑,肩上扛着鹰骑上马,告别了牧民们直奔‘哈拉淖尔’的哈拉山而去。

(八)

哈拉洞里,大厅中灯火通明。

恶魔蟒古斯不但得到了宝物白莲花,还得到了美貌绝伦的仙女查干高娃,它整天坐在自己的宝座上咧着大嘴笑个不停。蛇妖们也殷勤地为它送上美酒佳肴供它享用,恶魔蟒古斯喝到了兴头儿上:“来呀,把美女查干高娃给我带上来。”

“是!”不大工夫,两个蛇妖押着被反绑着胳膊的查干高娃走进来。

恶魔蟒古斯色迷迷地看着查干高娃:“查干高娃,你真不愧是神女呀,长得真是太美了……不如做我的夫人算了。你帮助那些穷牧民有什么好处?到头来,他们还不是把你赶了出来……”

“住口,还不是你耍的阴谋!我问你:“一些乡亲和珊丹是不是你毒死的?”

恶魔蟒古斯厚颜无耻地:“是又怎么样?”

查干高娃怒目审视着:“你这个恶魔!好端端的‘查干淖尔’,你把她变成了龟裂的不毛之地,让乡亲们到你这儿来买水,还要为你进献牛羊。我恢复了她,你就唆使其木格下毒,害死了珊丹和一些乡亲嫁祸于我。你不但长了一身黑皮,还长了一付黑心、黑肺、黑肝。我查干高娃是天上银河之神的女儿,怎么会与你为伍呢?告诉你:马上把白莲花还给我,放我回去。否则,你绝不会有好结果的。”

恶魔蟒古斯冷笑着:“放你回去……别做梦了,如果你不答应做我的夫人,那你就永远也别想离开此地。”

“报!”一个小蛇妖跑进来:“大王,那个叫巴图的来了。”

“好,等我把他抓进来再收拾你!”说完,恶魔蟒古斯拿起黑戟走了出去。

哈拉洞前,巴图骑在马上正观察着洞里的情况。

突然,洞里冒出一团黑雾。紧接着,两队拿着兵器的蛇妖鱼贯而出排列两旁。恶魔蟒古斯手擎黑戟大摇大摆地走出来,一看只有巴图一个人,根本没放在眼里,它冷笑了一声:“就凭你……还不是送死来了吗?”

巴图一点也不惧怕,他用手指着恶魔蟒古斯:“快把查干高娃和白莲花交出来!”

恶魔蟒古斯轻蔑地看着巴图:“就凭你……来呀,把这小子给我拿下!”

蛇妖们听到恶魔蟒古斯的命令后,蜂拥而上……

巴图也毫不示弱催马上前,挥动利剑左杀右砍……

不一会儿工夫,十多个蛇妖被巴图的利箭削去了脑袋,还有几个蛇妖被拦腰砍段……

恶魔蟒古斯急了,它用手中的黑戟向巴图一挥,巴图立刻跌下马来,蛇妖们乘机一拥而上将巴图擒住,带回大厅。

“巴图……”


 楼主 发表于 2018-8-25 10:13:46 | 显示全部楼层

RE: 美丽的查干湖

     通往湖边的公路


复件 IMG_0257.JPG
 楼主 发表于 2018-8-25 10:39:20 | 显示全部楼层

RE: 美丽的查干湖

     湖边的游船码头


复件 IMG_0263.JPG
 楼主 发表于 2018-8-25 10:42:43 | 显示全部楼层

RE: 美丽的查干湖

     水天一色


复件 IMG_0264.JPG
 楼主 发表于 2018-8-25 10:45:02 | 显示全部楼层

RE: 美丽的查干湖

     水中的游艇


复件 IMG_0268.JPG
 楼主 发表于 2018-8-25 10:48:03 | 显示全部楼层

RE: 美丽的查干湖

     湖边的龙舟


复件 IMG_0280.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手机版|申请友链|反馈|中国记忆 Memory of China

GMT+8, 2018-11-19 21:19 , Processed in 0.057378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服务器里的中国

Copyright © 2006-2013 Memory Of Ch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