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中国 - 中国记忆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961|回复: 7

[推荐] 蒋介石早年戒色屡戒屡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6-23 05:44: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孟子认为,人有两种天性:食与色。但是,孟子又主张,人必须遵守道德规范,否则和禽兽就没有
差别。从蒋介石的日记里可以看出,他好色,但同时又努力戒色,力图做“圣贤”,不做“禽兽”。为
此,他和自己的欲念进行过长达数年的斗争。

  一

  1919年2月,蒋介石在福建勉励自己:“好色为自污自贱之端,戒之慎之!”次月,他从前线请
假回沪,途经香港,曾因“见色起意”,在日记中为自己“记过一次”。不料第二天,他就在旅馆中
“见色心淫,狂态复萌,不能压制矣”。当晚,他又在日记中进行了深刻的检讨。

  到上海后,蒋介石与恋人介眉相会。4月23日,蒋介石返闽,介眉于清晨3时送蒋介石上船,
蒋因“船位太污,不愿其送至厦门”,二人难舍难分,介眉留蒋在沪再住几天,蒋同意,在沪住了一
周。事后蒋又深自忏悔,日记云:“母病儿啼,私住海上而不一省视,可乎哉?良心昧矣!”此后的几
天内,蒋介石一面沉湎欲海,一面又力图自拔。日记云:“情思缠绵,苦难解脱,乃以观书自遣。嗟
乎!情之累人,古今一辙耳,岂独余一人哉!”在反复思想斗争后,蒋介石终于决定与介眉断绝关系。
5月2日,介眉用“吴侬软语”致函蒋介石,以终身相许,函云:

  介石亲阿哥呀:照倷说起来,我是只想铜钿,弗讲情义,当我禽兽一样。倷个闲话说得脱过分哉!
为仔正约弗寄拨倷,倷就要搭我断绝往来。

  我个终身早已告代拨倷哉。不过少一张正约。倘然我死,亦是蒋家门里个鬼,我活是蒋家个人。

  从信中所述分析,介眉的身份属于青楼女子。蒋有过和介眉办理正式婚娶手续的打算,但介眉不
肯订立“正约”(婚约)。蒋批评介眉“只想铜钿,弗讲情义”,而介眉则自誓,不论死活,都是蒋家人。

  
 楼主 发表于 2008-6-23 05:46:42 | 显示全部楼层
蒋介石收到此信后,不为所动,决心以个人志业为重,斩断情丝。1919年5月25日日记云:“蝮
蛇蜇手,则壮士断其手,所以全生也;不忘介眉,何以立业!”

  同年9月27日,蒋介石自福建回沪。旧地重游,免不了勾起往事。日记中有几条记载:

  10月2日:“以后禁入花街为狎邪之行。其能乎,请试之!”

  10月5日:“自有智觉以至于今,十七八年之罪恶……诚所谓决东海之水无以涤吾过矣。吾能自醒
自新而不自蹈覆辙乎?噫!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世人可以醒悟矣!”

  10月7日:“无穷孽障,皆由一爱字演成。”

  上述各条,可能都是蒋介石为割断与介眉的关系而留下的思想斗争记录。从中可见,蒋介石为
了摆脱情网,连佛家的“色空观念”都动用了。值得注意的是10月 2日的日记:“潜寓季陶处,半避豺
狼政府之毒焰,半避卖笑妓女之圈术。”当时,北京政府在抓捕作为革命者的蒋介石,而青楼女子介
眉则在寻找“负心汉”蒋介石,迫使蒋不得不躲进戴季陶的寓所。

  二

  蒋介石谋求与介眉断绝关系是真诚的,但并不能戒除恶习。

  10月15日日记云:“下午,出外冶游数次,甚矣,恶习之难改也。”

  同月30日,蒋介石赴日游历,这次,他曾决心管住自己。关于这方面,有日记可证:

  
 楼主 发表于 2008-6-23 05:48:35 | 显示全部楼层
10月30日:“自游日本后,言动不苟,色欲能制,颇堪自喜。”

  11月2日:“今日能窒欲,是一美德。”

  可见,蒋介石的自制最初是有成绩的,因此颇为自喜,然而,蒋介石终究难以羁勒心猿意马。
11月4日日记云:“色念屡起,几不能制也”,同月8日,蒋介石又去寻花问柳,结果是“讨一场没趣”,
自责道:“介石!介石!汝何不知迁改,而又自取辱耶!”

  同年11月19日,蒋介石回到上海,心猿意马有所收敛。12月13日日记云:“今日冬至节,且住
海上繁华之地,而能不稍应酬,闲居适志,我固为难事矣,近日固不知如何为乐事也。”12月31日
岁尾,蒋介石制订次年计划,认为“所当致力者,一体育,二自立,三齐家;所当力戒者,一求人,
二妄言,三色欲。” 他将这一计划写在日记中:“书此以验实践。”看来,这次蒋是决心管住自己了,
但是,他的自制力实在太差,于是,1920年第一个月的日记中就留下了大量自制与放纵的记载:

  1月6日:“今日色念突发,如不强制切戒,乃与禽兽奚择!”

  1月14日:“晚,外出游荡,身分不知堕落于何地!”

  1月15日:“晚归,又起邪念,何窒欲之难也!”

  1月18日:“上午,外出冶游,又为不规则之行。回寓次,大发脾气,无中生有,自讨烦恼也。”

  1月25日:“途行顿起邪念。”

  可见,这一个月内,蒋介石时而自制,时而放纵,处于“天理”与“人欲”的不断交战中。
 楼主 发表于 2008-6-23 05:52:1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个月如此,第二、第三个月,也仍然如此。如“晚,又作冶游,以后夜间无正事,不许出
门”(3月27日)。

  三

  当年7月3日,蒋介石遇见旧友陈峻民,畅谈往事,蒋自觉“旧行为人所鄙”,因而谈话中常现
惭愧之色。这以后,蒋又下了决心,日记中多有自我批判、自我警戒的记录。8月7日日记云:“世
间最下流而耻垢者,惟好色一事。如何能打破此关,则茫茫尘海中,无若我之高尚人格者,尚何为
众所鄙之虞!”8月9日日记云:“吾人为狎邪行,是自入火坑也,焉得不燔死!”23日日记云:“午后,
神倦假眠,又动邪念。身子虚弱如此,尚不自爱自重乎!”

  当时,“吃花酒”是官场、社交场普遍存在的一种恶习,9月6日,蒋介石“随友涉足花丛”,遇见
旧时相识,遭到冷眼,自感无趣,在日记中提醒自己交朋友要谨慎,否则就会被引入歧途,重蹈覆
辙。11月6日蒋介石寄住香港大东旅社,晚,再次参加“花酌”,感到非常“无谓”。这些地方,反映出
蒋介石思想性格中尚有上进的一面。

  1921年全年,蒋介石继续处于“天理”与“人欲”的交战中,其日记有如下记载:

  9月10日:“见姝心动,又怕自馁,这种心理可怜可笑。此时若不立志树业,放弃一切私欲,将何
以为人哉!”

  9月24日:“欲立品,先戒色;欲除病,先戒欲。色欲不戒,未有能立德、立智、立体者也。避之
犹恐不及,奈何有意寻访也!”

 
 楼主 发表于 2008-6-23 05:54:46 | 显示全部楼层
 9月25日:“日日言远色,不特心中有妓,且使目中有妓,是果何为耶?”

  9月26日:“晚,心思不定,极想出去游玩,以现在非行乐之时,即游亦无兴趣。何不专心用功,
潜研需要之科学,而乃有获也。”

  12月1日:“陪王海观医生诊冶诚病。往游武岭,颇动邪思。”

  1922年,蒋介石继续“狠斗色欲一闪念”。日记有关记述仅两见。9月27日云:“见色,心邪不正,
记过一次”,10月14日,重到上海,日记云:“默誓非除恶人,不近女色,非达目的,不复回沪。今又
入此试验场矣,试一观其成绩”!次年,也只有两次相关记载,两年中,蒋介石仅在思想中偶有“邪念”
闪现,并无越轨行为,说明他的修身确有“成绩”。

  1925年,蒋介石在戒色方面继续保持良好势态。4月6日日记严厉自责云:“荡念殊甚,要此日记
何用。如再不戒,尚何以为人乎”!11日日记云:“下午,泛艇海边浪游,自觉失体”,这段日记写得
很含蓄,看来,蒋介石打熬不住,又有某种过失。同年 11月16日晚,蒋介石参加苏联顾问举行的宴
会,在一批外国人面前“讲述生平经过、恶劣历史”,对自己的“好色”作了坦率的解剖和批判。

  蒋介石的忏悔不仅见于日记,也见于他的《自述事略》:

  当时涉世不深,骄矜自肆,且狎邪自误,沉迷久之。膺白(指黄郛,蒋介石的把兄弟)冷眼相待
,而其所部则对余力加排斥,余乃愤而辞职东游。至今思之,当时实不知自爱,亦不懂人情与世态之
炎凉,只与二三宵小,如包、王之流作伴遨游,故难怪知交者作冷眼观,亦难怪他人之排余,以人必
自侮而后人侮也。且当时骄奢淫逸,亦于此为尽。民国元年,同季回沪,以环境未改,仍不改狎邪游。
一年奋发,毁之一旦,仍未自拔也。

  此时,蒋显然已经成为“党国要人”,但他不仅不隐讳早年恶迹,反而有意留下相关记载,这是不
容易做到的。             杨天石
发表于 2009-12-2 13:10:35 | 显示全部楼层
蒋公在这一点上确实让人敬佩,所以诸多文章在提到蒋公好色一事时也多以平常心面对,负面言论很少。
发表于 2013-5-15 08:18:41 | 显示全部楼层
起码比雷锋同志日记真实。
发表于 2013-8-22 22:03:05 | 显示全部楼层
如再不戒,尚何以为人乎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手机版|申请友链|反馈|中国记忆 Memory of China

GMT+8, 2018-10-18 07:35 , Processed in 0.051311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服务器里的中国

Copyright © 2006-2013 Memory Of Ch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