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繁體中文 切换到宽版

服务器里的中国 - 中国记忆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3|回复: 0

南宋赴日本七名明州工匠故里考

[复制链接] 放大 缩小 原始字体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邵启龙 于 2017-5-20 08:13 编辑

                                                                        南宋赴日本七名明州工匠故里考

从《中国禅宗佛教文化艺术使者陈和卿故里考辨》发表在《句章甬史逸话》、《中国佛教网》、《汲纫轩博客》,此文在我们国内与国外传播面很大,影响面极广,可是横泾陈氏族人却提出了《鄞县横泾陈氏宗谱》中相关的记载存有质疑。这些质疑如若不能很好解释,势必无法回复有识志士怀疑陈和卿故里不是横泾人的质疑,同样也无法解说现今横泾村内陈氏各房的派别。
本文对《鄞县横泾陈氏宗谱》中的相关记载进行分析推断:
《鄞县横泾陈氏宗谱》最初是由明朝陈本深从江西吉安府任职18年后返乡后主持筹建。从明朝正统年间到一九四八年这500多年时间里横泾陈氏族谱进行过七次修正。第七次《鄞县横泾陈氏宗谱》中有当时鄞县高振霄为陈金生撰写的七十寿序文。文中有这么一段:
(一)
“吾鄞自宋以来,名儒硕彦辈出,讲求忠孝大节,心性正宗,有若庆历五先生,淳熙四先生,……有以陶铸风俗表率乡闾……”
(二)
“……鄞东乡横泾之陈出于宋司业陈和□仲埙学者所称为司齐公也……”
陈金生七十岁寿正值横泾宗祠第七次修谱。他出身木匠,“……弃先畴而从事工艺专心於木一途……”,是宁波城内外闻名的营造师(大包作头)。修续谱时他捐资最多,因此享受在族谱中有撰文等的礼遇。他邀请了著名文人高振霄为他撰写寿序。这篇寿序应该说他参考了前几次宗谱资料及相关史资,所以说文章内容应该是可靠的。然而有人指出:为什么会在文中有“鄞东乡横泾之陈出于宋司业陈和□仲埙学者,所称为司齐公也”的句子?为什么会有□符号?这个□符号是什么意思?笔者认为:这种现象应当是明朝正统七年(1442年)的时势造成。
宁波原称明州。从明朝宣德到景泰年间(1426-1456年)东南沿海一带倭𡨥猖獗,朝庭不断发“禁止通蕃”令,在这种时势下几次修谱应忌讳族谱上提到陈和卿与日本之间的关系,所以整篇族谱中作了相应“处理”。
《鄞县横泾陈氏宗谱》中记载的“陈和□”,实际真名是“陈衍和”,是始祖陈昌公的第五代孙。陈昌公第四代有三个男丁,即陈衍致、陈衍中、陈衍和。兄弟三人以“衍”字作为连字。其中陈衍和与其弟陈佛寿以司业(技术指导身份)赴日本建修佛教寺院工程的,故而记作“司齐”。至于陈衍和怎么成为 陈和卿?那是笔者理解应是对他司业者的尊称。
打开《鄞县横泾陈氏宗谱》,谱系上的陈和卿上一代是始祖“陈昌”公,并注明他生于宋建炎四年月十日,(1031年)卒于绍熙二年(1192年)七月。按此生卒时间,根据生平时间不禁使人怀疑他任明州奉国军司马时竟然是个娃娃?这种记载显然错误!
下面对此错误作以分析与考辩:
南宋建炎元年(1127年)宋高宗即位;建炎二年(1128年)朝庭镇压徐明;建炎三年(1129年)有“苗刘之变”,“高桥之战”。绍兴四年(1134年)高宗逃到明州……。陈昌公出生在嘉兴陈家弄,长大后入军,转征沙场,到明州时成了一名经管明州军队军赋的重要人物----奉国军司马。
笔者设定:陈昌公到明州时在二十五岁以上。由此推算族谱上的陈昌并非是陈和卿的始祖,而是陈和卿的生父!于是可得出横泾陈氏始祖陈昌公,在族谱上的名字没有错,只是他的出生年月日与去世年月日是陈和卿的生父!
笔者又设定:
假设:陈昌始祖结婚时为1032年,是年设定为25岁,并以25年作为一代向后进行推算,第二代应为1057年,第三代应为1082年,第四代应为1107年。由此得出陈昌的第四代应是陈和卿的父亲。他父亲于1132年结婚后生的陈和卿,1167年陈和卿与日本重源上人相逢时恰好是重源35岁。
同样又可以作如下推演:
假设:陈和卿35岁,时年为1167年,他与重源与荣西结识,那么他应出生在1132年。
如若仍按25年为一代向上推算,五代前应是陈昌始祖出生年为1007年。

从以上两种推算既符合世代的演变规律,又符合营造师的成长惯理!

最后我们可以得出如下结论:横泾始祖陈昌生于1007年,在嘉兴陈家弄一带参加军队,入伍后征战沙场,来到明州一带已是南宋建炎年间。因当时明州地区兵匪众多,大的战事已经不多,于是他急流勇退,退伍后卜居横泾大池头……。

陈本深是横泾陈姓始祖陈昌公的第八代孙,族人称他为 “陈守太公”。他从江西吉安府退休回乡后,着手筹建《鄞县横泾陈氏宗谱》,因他已是横泾陈姓第八代,所以他对始祖陈昌公出生及各种相关活动情况了解不多,再加上当时明朝对外政策之故,于是把四代前的祖上双亲生卒年月日安在始祖陈昌公的身上。说起这种做法是乎有些荒唐,但亦符合人们的情理之中。
知道了陈衍和的上辈是他父辈,我们就能顺利成章地解释陈和卿30多岁伤了妻子,于是才会把一个儿子入赘给了沈家,一个儿子送到余姚马渚。另外也能解释他带着堂弟陈佛寿一起去日本的理由……。
南宋淳熙16年后,正傎绍熙元年(1198年),陈和卿与其他日本法僧同船来到明州,他们带着度谍,把陈和卿在日本的业绩向明州官员通报,使之当时在朝的一些官员知道了陈和卿赴日本情况。这次回来的只是陈和卿与其弟陈佛寿,其他五人留在日本……。
陈和卿回到故里后半个世纪。一位南宋后期的政治家、文学家姚勉,字述之,号雪坡,生于嘉定九年(1216年),南宋新昌天德灵源里人。他才华横溢,诗词文章闻名遐迩。他最先在理宗淳祜十二年(1252年)中举,分别在宝佑、开庆、景定年间先后授承事郎、校书郎、节度判官、太子舍人、沂靖王府教授等职。他为陈和卿的行为予以高度的赞颂,这可从《和陈和卿》四首绝句为证:

       和陈和卿   姚勉

         (一)
空斋长夏永和年,        莺啭林阴鹭水田。
只好更寻棋一局,        莫孤花影午时天。
         (二)
绝交久是孔方兄,        赊得村醪小款迎。
君岂真无食肉相,        夜未蔬笋太僧清。
         (三)
蚤里溪人又馈鱼,        未容归兴动莼鲈。
只今更办开蔬供,        君若来迟釜恐无。
          (四)
梁燕无声昼掩扃,        若为消此画堂清。
急呼觅句陈无已,        莫捻吟髭且一枰。
  
从姚勉四首绝句中可以清楚地知道他曾到过横泾陈和卿的故里。

南宋绍熙元年(1198年))陈和卿荣归故里后自然得到明州府的重视,他在横泾的泾水河南面一里许地方盖起了自己宅院……。现在留下的带有日语荣耀之意的“界乡墅跟”村(还曾写过:戒香寺跟、介香墅跟、介乡树根、介香世根)。该地旁边原有一座戒香寺院。寺院经几百年的风风雨雨后寺院已荡然无存,只是旁边的地名与村子仍然存在。(2015年戒香寺跟村全部拆除)。笔者认为,戒香寺名字发音与日语“凯旋荣归故里住宅---荣墅(宅)”谐音相同,又再加上陈和卿笃信佛教,所以他选择在该地建宅院也是顺理成章的事儿。他定居后,他的儿孙就汇住在他的身边附近。六七百年后,他的后裔多数住宅多分布在泾水河的两岸附近。他入赘的儿子就在戒香寺跟东面的沈家漕村繁衍。回故里的堂弟陈佛寿就居住在横泾村东面的“东日房”村。
陈本深完成了《鄞县横泾陈氏宗谱》,把陈和卿的第五代列为“大鑫公派”,到第八代时,族谱中特意把“大鑫公派”的陈瑶童家的几个儿子列入族谱中:
大鑫公派:第八世  陈瑶童  第九世:长子:陈希曥,二子:陈希昙,三子:陈希,四子:陈希昶。其中陈希学(曛、旭)是陈瑶童的侄儿。
这些房名都带有日字头或日字旁,曥称为海日光,昙、昱、昶为一天中不同时间的日光,曛为日落后的余光。现今横泾村内的几个墙头门都可以称得上曥房、昙房、昱房、昶房、曛房在哪里。
佛教文化艺术包括营造、石雕、雕刻、绘画、陶铸。陈和卿回国后自然会把禅宗佛教中的营造、陶塑、铸佛、雕刻、绘画等手艺点传给下一代……。这种传承一直在横泾村内延续着……。宋、元、明、清及民国的不同时期东钱湖四周的禅宗佛教相当盛行,这又为横泾人继承这些佛教艺术有了存在、发展的良好条件。
据《四明谈助》记载:横泾陈本深孙子“陈文学孔义 字仲,太守本深之孙。为诸生,勤于学问。性慷概不羁。善作水墨画。生八子,各有所传,而能画者有三。
长子 猷,字莫之,有隽才,工词赋,与文待诏征明相契。以乡贡教谕海丰。好画驴极其生动。有僧乞画一驴与之,不施缰鞯。或谓僧曰:“尔慢陈耶?何以秃驴相谑。”
次子 勤,字补之,究心天文地理学。善画牡丹、松鹤。以岁贡为费县训导。性笃孝友,抚亡弟寡妇,孤子甚挚。
四子 恭,字安之,积学励行,教授乡塾。善画葡萄、松鼠,世多珍之,丰吏部坊每喜题保佑其上。”
记载中记述着陈昌公第十一世的陈猷(莫之)、陈勤(补之)陈恭(安之)他们的文才与绘画水平都比较出众,其中陈猷(莫之)的工词赋居然能与苏州的才子文征明相契。
绘画领域中最为著名的是晚清时期的《海上画派》中坚人物陈允升(陈信全,字纫斋),他的绘画水平能与胡公寿齐名……。
陶铸领域中晚清有塑像师、墙头画师,陈允升(信全,字 纫斋)、陈安闰;民国期间有塑像师、墙头画师陈安闰的儿子陈有兴和孙子陈馀丰。陈有兴在宁波六县陶塑行业中享有;较高威望,可以说他在鄞县许多祠堂、庙宇、寺院中佛塑像、墙头绘画都有他的作品。例如;陈馀丰(1904-1958年)同样具有这种艺术水平,他先在上海电影公司任布景画师。1946年横泾陈氏宗祠的维修中,他包揽了祠堂内的门神和所有墙头画,其中最为称赞的是祠堂前厅外墙的《三国志》连环画和‘苏武牧羊’等画面。他封笔在1956年塑造杨树桥庙中所有菩萨……。
在营造领域中晚清及民初期横泾有陈允升、陈安闰、陈安富(阿华)、陈章林、陈金生等人都是乡闾闻名。他们多活动在宁波城区,如迎凤桥、冷静街、采莲桥、天妃宫、天后宫等。
正因为横泾陈氏有如此好的声誉,所以才会在《鄞县横泾陈氏宗谱》记载横泾陈氏屡次续修时中总有鄞县著名的文人,如周容、全祖望、梅调鼎、高振霄等人在宗谱中的序言、世系图、族谱、寿序等处撰文。
据日本《东大寺续要录  造佛篇》中记载道:1180年,东大寺佛殿也被焚毁,大铜佛头手落地,为此日本天皇诏“诸道告示商议对策复兴”。治承五年(1181),天皇诏命藤原行隆任建寺修佛官,敕命日本铸造师10余人,筹划复兴事项。但铸师们以“岂能人力所为”,表示无能为力,于是朝廷中人想到了“三度入宋的重源上人”。安德天皇寿永元年(1182),陈和卿与弟陈佛寿共七人至日本。并修复大东寺铜佛,寿永二年(1183)五月正式完工。
建久元年(1190),后白河法皇授与大佛铸造奖,赐伊贺国阿波广濑山田有丸庄及播磨国大部庄,陈氏发善愿,前者捐赠净土堂,后者供养大佛。淳熙16年(1198年)(或者绍熙元年)六郎用从海上运来的鄞县梅园石雕刻成奈良大东寺门前一对石狮子为止整整16年之久。
陈和卿与弟陈佛寿两人于南宋绍熙元年(1198年))荣归故里,但是还有五人留在日本。
      伊行末留在日本,他一直怀念祖国、故土,想念母亲,于是在1261年由他的儿子伊行吉敬与伊行吉白雕刻了一座七层石塔(“般若寺塔婆铭文”  弘长元年(1261)辛⾣七月十一日伊行吉敬白)以致纪念。
       2008年8月中日石造研究会经过多年研究、调查,由日本山川均、佐藤亚聖、服部、落合清茂、吉田久昭、朽津信明、西村大造、大江绫子撰文,欣然公开发布了南宋赴日本的匠人陈和卿等是明州人的结论。东大寺的石狮就是运用明州梅园石料雕刻而成,并指出伊行末也是明州人。2008年在周华、杨古城带着多名日本石造物研究会来到鄞县横泾宗词,查考第七次修正的《鄞县横泾陈氏宗谱》。同时赠予了他们的研究成果资料:

东大寺造供养记
旧高野山筵寿院梵钟铭文
《玉葉》寿永二年正月廿四日条
大藏民藏寺层塔铭文

       日本学者提及伊行末是明州人,他的出生地与故里在什么地方?笔者根据日本的“般若寺塔婆铭文”资料进行分析,确定了伊行末工匠的确是明州人。查阅二00二年鄞县统计局编的《鄞县百家姓》:鄞县伊姓分布资料如下。

鄞县伊姓分布表(全县为78人)


所在乡镇        邱隘镇        雅(下)应        云龙镇        横溪镇        姜山
人员数                7                 2                   18                13            5
                                             

      表中可以发现东钱湖四周是邱隘、下应、云龙、横溪现都有伊姓。由此推断伊行末是鄞县人。他与陈和卿一起在东钱湖一带从事石刻工作,至于他是那一村这就比较难说了。
现把鄞县的伊姓迁祖情况作如下介绍:
据福建宁化中沙(伊屋、何屋)《伊氏族谱》记载,伊氏迁居宁化后,伊景宗后裔伊偓(字平四)于南宋建炎四年(1130)赴京(杭州首都)任绍兴总管按治曹娥江(上虞一带)。至南宋绍兴二年(1132)金兵南侵,占领宁波,偓公携家眷避乱,与夫人史氏偕叔子二人,併仆人张本骆、张其时、朱日升、林更秀四人,先至鄞县,(因当时)兵乱道梗,偓公有疾,骇道而殂,夫人史氏殓公于函,辗转奉化,贷舟渡港至象山,葬公于湖边庙岭头。次建房舍于凤凰山峦凸下,村名原称伊家𡍲(撘),后改伊家村。

近期在镰仓大铜佛的肚子内发现了三个工匠名字;谭贤、邓社、邱容。这三个人名字是最初修复大铜佛时留刻在佛肚中的。笔者认为:陈和卿等七人到日本后第一项工程是修复大铜佛,之后才接承其他工程,因此如果此块内侧刻有三个名字的,一定是当时铸铜的工匠。其中邱容很可能是鄞县邱隘人。据查,邱隘祖上邱舜徽,宋咸平五年(10002)进士,官于明州,居家住邱隘。由于全县邱姓根据2002年统计共有4511人,三分之二都在邱隘,再加上邱隘与横泾两村仅隔一至二里,所以可以判定邱容的故里是在鄞县邱隘村。
工匠谭贤与邓社两人就难以确定了。不过可以提供两姓在鄞县内的分布概况:
如:谭姓在鄞县主要分布在邱隘、下应、姜山等乡。邓姓主要分布在鄞县邱隘、下应、姜山等乡。由此可以得出参加修复铜佛的三名工匠都是鄞县东乡的可能性最大。

陈和卿、陈佛寿、伊行末、邱容、邓社、谭贤的生平情况有许多疑惑处可以探索。如:陈和卿与陈佛寿是否在日本有妻室与儿子?留下的工匠经济条件较好,按日本习惯他们不能保留中国的姓氏与名字,他们的后人知道不知道他们的根在鄞县。
通过对南宋明州工匠赴日本的六个人情况介绍,充分表明了他们都是明州工匠,特别陈和卿、陈佛寿、伊行末、邱容故里作了肯定。至于谭贤、邓社、六郎的故里就不好确定了。如若六郎与伊行末是两个人,那么南宋明州赴日的七个工匠人名全齐了;如若不是两个人,那么还有一人还不能确定他的中国姓名。

笔者谨对南宋明州工匠传播中国禅宗佛教文化艺术使者致以敬意!

参考文献

1、杨古城、曹厚德著  栖心维那  日本重源与中日文化交流   报恩杂志专集
2、清〕徐兆昺,周冠明 等点注  《四明谈助》  宁波出版社
3、载松岳  佛国灵光---浙东佛教文化探寻   鄞州文史2006年第二辑  
      鄞州地方文献整理委员会主办
4、陈定萼  浙东鄞州东钱湖的南宋佛教文化考 鄞州文史2006年第二辑  
      鄞州地方文献整理委员会主办
5、陈定萼  天童禅风播东瀛---日本佛教曹洞宗与天童禅寺法脉因缘   
      鄞州文史 2006年第二辑  鄞州地方文献整理委员会主办
6、《鄞县横泾陈氏宗谱》---民国三十七年续修
7、宁波大事记
8、鄞县百家姓
      鄞县统计局编(2002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载入中

| 手机版|申请友链|反馈|中国记忆 Memory of China    

GMT+8, 2017-5-24 17:43 , Processed in 0.206439 second(s), 129 queries , Gzip On.

服务器里的中国

Copyright © 2006-2013 Memory Of Ch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