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中国 - 中国记忆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26|回复: 1

章溪八景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0-17 07:13: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邵启龙 于 2015-10-17 07:19 编辑

    近期在四明山东的鄞州樟村“邵氏宗谱”中发现了古代邵氏先人与附近文人为章溪(远古若水)两岸美景赋的诗篇。现摘录如下,请网友们特别是鄞江、章村出生的人知晓。


章溪八景詩

    章村位于山巒叠嶂的四明之東,北鄰淛江,韭水、簟溪、若水(章溪)淌潤沃野。宋時萬拙公遷入定居,之后子孫繁衍。章溪邵氏為淛東望族名家,歷代耕讀為榮,書香門第。乾隆年間族人邵洪、邵基榜舉進士,族牒毀于兵𧱾,只知本支屬邵氏博陵堂。清十八世孫繼洙趁重修族譜,把本族及相關文人贊居地附近的山水美景詩詞都記在“太和堂”的邵氏宗譜中。現把《章溪八景詩》纂編成冊,公布於眾,以饗網友,特别使鄞江一带的人们欣尝古人是怎样来歌頌家乡的。

簟谿春漲

仙簟曾聞故老傳,仙源何處問谿邊。
漁舟逐水三篙軟,知是桃花浪天。
崔堃  杏村

簟溪一碧水淙淙,望斷神仙立釣矼。
最是春深紅雨落,桃花浪里看飛艧。
崔瀚  𣽃

峰迥路轉蜜巖西,二韭分流匯簟溪。
一夜春雷新漲滿,水痕齊上綠楊隄。
方灝  鯨山

碧溪仙簟近微茫,空向溪頭猶悵望。
惟有桃花新水漲,春來依舊逐輕航。
崔鴻章  屏山

韭水匯雙流,溪中見仙簟。
春漲碧溶溶,色更濃于染。
劉乙照  梅史

遙遙韭水合,織作簟紋勻。
三月桃花浪,劉郎好問津。
趙槐江  石厓

蒼茫太古簟,溪水𣻌溶溶。
年年春漲碧,何處不仙蹤。
祖雅  幅園

簟谿水色碧如油,二韭泠泠恰少留。
最是天街潤小雨,一篙新漲好行舟。
德顯  憩南

碧潭秋月

月印千潭彩欲流,碧潭風景倍清幽。
纖雲四卷茫無際,領取空明一片秋。
崔堃  杏村

雲斂長空一色青,月華臨水倍晶瑩。
碧潭無限秋光好,不數瀟湘有洞庭。
崔瀚  𣽃

潭水秋澄碧暈深,月光照見碧波心。
倉茫四顧杳無極,一片清輝徹古今。
鄭星懷  惺齋

水色碧雲深,神物憑何好。
秋宵月印潭,珠訝驪眠抱。
劉乙照  梅史

秋月人明,秋水照人清。
水清濯明月,人擬鏡中行。
趙槐江  石厓

秋月通宵好,寒潭徹底清。
水天同一色,俯仰谿幽情。
祖雅  幅園

水色凝碧月光明,月貯寒潭景最清。
長笛一聲何處起,淡煙疎樹竹橋橫。
德蕙  芝園

碧潭勝景環層樓,水共長天一色秋。
朗月高懸峰萬點,回頭兩岸碧雲流。
繼洙


玉屏煙雨

煙雨迷離景不窮,淡濃收入玉屏中。
古來畫手知多少,爭似天然造化工。
崔堃  杏村

屏風削出玉瓏玲,煙雨空濛樹把暝。
頃刻之間千萬狀,倪迂何處著丹青。
崔瀚  𣽃

天然排列玉屏風,煙雨倉茫混太空。
一幅生綃誰寫得,人家都在畫圖中。
鄭星懷  惺齋

屏山煙雨認模糊,一幅淋漓好畫圖。
記得少年曾閱歷,濛濛彷彿似南湖。
楊本祖  軒述


雲母與琉璃,何若玉屏樹。
一幅自天然,圖畫披煙雨。
劉乙照  梅史

一幅煙雨畫,爭慕南宮癖。
何如玉屏山,萬古留真跡。
趙槐江  石厓

濛濛煙雨里,愛看玉屏風。
一幅南宮畫,爭如此化工。
繼洙

玉屏一幅翠饒饒,多少人家畫里嬌。
漫說丹青顯妙手,有神無跡卻難描。
繼洙


蜜巖積雪

蜜峰聳拔矗雲霞,雪景堆成望轉賒。
多少高人探石室,夢𩲉曾否到梅花。
崔堃  杏村

快雪初晴樂意舒,巖厓相對僅璠玙。
洞天石室應清曠,好讀人間未見書。
崔瀚  𣽃

巖厓一片壘瓊琚,雪景玲瓏畫不如。
底事玉龍長守護,只因石室有藏書。
汪愛述  南富


蜜巖遙望石嶙峋,雪素堆銀不受塵。
石室藏書誰得讀,三秋風骨𪬾高人。
繼洙

積素爛于銀,映微藏書室。
春來雪水流,迸作梨花蜜。
劉乙照  梅史

石質潭上山,玲瓏還嵂崒。
春深雪皚匕,疑是梨花蜜。
趙槐江  石厓

雪積蜜崴巔,層匕何皎素。
天工惜秘書,故遣玉龍護。
祖雅  幅園

蜜巖高聳石嶙峋,雪積層崇谿眼新。
一座玉山真朗朗,只宜長對素心人。
德蕙  芝園

蜜巖遙望石嶙峋,雪景堆銀不受塵。
石室藏書難得讀,三科風骨憐高人。
繼洙

寶 積 晓

披風亭北雜松蘿,密鎖招提幽趣多。
最好一聲鐘破曉,不知夢醒幾春婆。
崔堃  杏村

禪關深鎖翠巖中,一吼蒲牢萬慮空。
百八鐘聲敲欲斷,扶桑日射海雲紅。
崔瀚  𣽃

松竹交加古寺迷,翠巖深處證菩提。
蒲牢百八聲聲吼,起村雞歷亂啼。
楊本祖  軒述

我來訪招提,春山猶如睡。
欲覺聞晨鐘,驚破千巖翠。
劉乙照  梅史

寶積欲何為,寓言良足驚。
僧打五更鐘,幾人發深省。
趙槐江  石厓

寶惟積乃備,銘辭良有累。
我愛晨鐘嗚,清韻度山翠。
祖雅  幅園

寶積寺前有客登,蒼松翠竹白雲層。
一聲驚破千峰曙,莫謂偷閒愧老僧。
繼洙

錫鋒夕照

錫峰陰約白雲間,曾記捫蘿叩石關。
長嘯一聲歸欲晚,回頭落日滿空山。
崔堃  杏村

萬壘雲山勢獨崇,錫峰蔥蒨插晴空。
晚來春色真如畫,一抹斜陽天半紅。
崔瀚  𣽃

玉屏山下暮煙生,赤堇山前夕照明。
一抹燕支誰襯出,秋來紅葉最多情。
鄭星懷  惺齋

健步曾經上錫峰,歸來回首路重重。
詩情渾在烏鴉背,猶趁斜陽曬冷松。
周鋐  逸香

干將與莫邪,寶劍鑄于古。
不道夕陽紅,還似洪爐鼓。
劉乙照  梅史

錫峰突丌矗晴空,劍鍛泥爐天半紅。
雲護霞流煙景暝,馀光收入一鴉中。
繼洙

削壁千尋掛薜蘿,綠陰濃處陰漁蓑。
小橋一帶巖腰繫,仿佛行人畫里過。
周鋐  逸香

巍巍赤堇山,永作明州望。
日夕氣逾佳,殘紅抹孤嶂。
趙槐江  石厓

錫山高插天,萬山拜其下。
斜陽一抹紅,好景倩誰寫。
趙槐江  石厓

象巖仙橋

峭壁撐空削不成,峰迥路轉小橋磺。
幾番著屐探幽勝,彷彿天臺山上行。
崔堃  杏村

危峰嶄絕立溪濱,不厭漁郎數問津。
雞犬桑麻風俗古,小橋一帶隔紅塵。
崔瀚  𣽃

危峰峭壁削嶙峋,架石為橋傍水濱。
洞口桃源從此入,捕魚應是武陵人。
鄭星懷  惺齋

絕壁藤蘿掛鬱蒼,小橋緩步足徜徉。
此間便是登瀛路,何必天臺訪石梁。
聞銘  雲亭

行行渡石梁,回首陶塵坋。
此去可桃源,借向漁郎問。
劉乙照  梅史

巉匕天象巖,下臨潭百尺。
仙人愛此游,架橋鞭起石。
趙槐江  石厓

巉巖臨絕壑,其險莫可攀。
仙人解帶去,化作石橋環。
祖雅  幅園

象巖岝㠋接溪濱,無復今來客問津。
記否當年仙子力,小橋臥水濟行人。
繼洙

鯨山石鱗

四明靈秀毓鯨山,峭石天成質不頑。
最是秋風鱗甲動,翔空躍匕有誰攀。
崔堃  杏村

鯨山鱗甲自天成,石質玲瓏勢欲生。
堪笑漢皇真好事,特窮人巧置昆明。
鄭星懷  

怪石巉巖削不成,鯨山鱗甲宛如生。
三秋若得乘風舉,躍匕之而定作聲。
鄭星懷  惺

百里走長鯨,山石碎成片。
風雨動有聲,鱗甲渾疑戰。
劉乙照  梅史

二韭四明中,鯨山獨逞雄。
一朝雲雨作,鱗甲動秋風。
趙槐江  石厓

鯨魚縱大壑,躍入二韭山。
忽遇秋風起,石鱗動斑斑。
祖雅  幅園

快雪初晴樂素舒,巖壓相對僅璠珎。
洞天石屋應清矌,好讀人間未見書。
崔瀚  𣽃

巖厓一片壘瓊琚,雲景玲瓏畫不如。
衣事玉龍長守護,只因石室有藏書。
汪愛述  南富

鯨山迤𨓦夾雙流,十里松雲護碧蚪。
漫說石鱗空有質,乘風躍匕動三秋。
繼洙

鯨山靈秀四明神,鱗甲天成銳有峰。
適被一時風雨作,橫空幾神訝起龍。
繼洙

注:章溪八景詩乃由章溪邵氏十八世繼洙及相關文人撰寫。章溪邵氏的邵洪、邵基在清乾隆年間擢為江南、四川等省學政等職。台州、寧海、越城、鄞西桃浦橋等為本族衍支。
        

 楼主 发表于 2015-10-20 06:34:43 | 显示全部楼层
淛水就是现今的姚江
章溪就是远古若水
簟溪是现今大皎水库的一部分
二韭水就是现今的大皎、小皎两溪
鲸山就是四明山
象山是章村的东北面的山峰
赤堇山就是现今赤堇山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手机版|申请友链|反馈|中国记忆 Memory of China

GMT+8, 2018-7-18 22:31 , Processed in 0.046997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服务器里的中国

Copyright © 2006-2013 Memory Of Ch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