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中国 - 中国记忆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15|回复: 0

宛城区溧河乡李营村最新发现抗战老兵----徐书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9-1 23:08: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5年8月的最后一天,中午做着饭的时间,老焦打来电话约我陪他一起去看望一位新发现的老兵,说是很快的了解下情况就行了,我当即欣然同意,合上手机,先生说,你忘记我下午上班的事了?老妈一个人在屋里能行?我还真的是忘记了,好象假期没有过完吧?但是答应了的事情怎么好改变?我骑车过去,节省点时间,快去快回,应该没有问题。  

      三点,给老妈热一杯黄酒端在床上,趁着老妈兴致勃勃地展开新一轮“鞋垫工程”,我说,我得出去一趟,六点左右能回来做晚饭,老妈说去吧。匆忙骑车赶到独山大道,焦已经等了五分多钟。他驾的是跑了六万公里还挺新的一辆雪佛兰车。一路上他说着数年来他所做这项关爱老兵工作的艰辛,一边介绍相关情况,一边还和老兵家属询问着路线走向。在一个民房门口,看到有什么雷锋纪念馆的字样,我很好奇,但急于赶路没能下车去看。  

      南阳市宛城区溧河乡李营村徐书振老人生于1927年,解放前大概是43、44年?与同村的几位年轻人三番五次被抓壮丁,到国民党部队从军,他说话语焉不详,但能够说出是南阳保安团,打过老日,当的是机枪手,机枪是加拿大枪。打仗在内乡八里岗,及南召一带,和日本人作战。他还清楚地说到一九五一年,朝鲜,打美国鬼子。据他身边的人们说,老日投降后他又随军参加国共内战,因战败被共军俘虏后又参加解放军于1949年9月在山东加入38军188师564炮兵团2营入伍,后随部队于1950年听从党的号召入朝对美做战,立功一次嘉奖一次,负伤一次,后来在1953年转业到新疆农六师54团八一农场。按历史时间查看,1953年7月27日,历时近3年的抗美援朝战争宣告结束。中国人民志愿军大部分部队陆续奉命离朝回国。而他在短短半年时间就从新疆又返回到河南南阳老家。是怎么样的经历和什么样的思想让他这样奔波?不能得知。他一生胆小怕事,从不敢谈论国军经历。他侄子说,可能是在八一农厂因有国军经历而倍受歧视,他于是无奈逃回南阳老家务农至今,回村后因为有国民党军人经历加上机枪和炮兵团的枪炮声震成耳聋,所以终身未娶、无儿无女。好在他还珍存着一个红红的小本本,那证件上面有风华正茂的年轻的他英姿焕发,胸前戴着几枚军功奖章。好在国家民政部门数十年中一直有抗美援朝退伍军人的抚恤待遇给他,抚恤金从最早的几块钱到现在的每月五百多,持续发放。老人才能勉强度日活在如今的八十八岁。他现在疾病缠身,身形槁枯,侄子与侄孙女儿、女婿尽孝关照,但老人身边也不是经常有人。不在家的时间,他们委托邻居端来一碗热饭。老人非常可怜。

       研究南阳抗战历史较有经验的焦只听他断断续续,含糊不清的说了上面的那些话,就可以认定他是参加过抗战的。这样的经历如果不是深深地烙印在生命中,在今天,他是说不出来这些字眼的,是的,老人说起打仗,眼中的光芒那样的锐利,当老焦拿出写着“向抗战老兵致敬”的围巾,他一个字一个字指着读出来,当亮闪闪的纪念章戴在他胸前时,老人的脸上泛起久已没有看到过的笑容,他甚至笑出了声音。让我们在场的五个人都很感动。我们对他的监护人说,照顾好一点,他们是咱们国家的功臣。我们民间志愿者都能无偿自愿地为他们做些事情,都愿意重视所有的抗战老兵,毕竟他们时日已经不多,他们当年不惧死亡,他们今天怕被忽略!

      他的监护人说,有时候我们也想把他送到民政部门去,送到村上的敬老院去,但他不愿意在那里,他愿意一个人在家。只要他们与民政部门保护着联系就好。希望这一次政府给予抗战老兵的一次性慰问金5000元,他能收到。    离开他家的时候,我大声给他说,“吃好饭啊,好好保重身体”,他笑着客气地说“不送了”。收拾好相机,装好了录像录音设备,走出屋子,又听到他在屋里大声呜啦着在说着什么,我们又拐回到屋门口,看到老人撑着劲儿要站起来送我们,让人不由得眼泪盈眶。

        雨下起来了,小蓝车在雨幕中疾驰。我说,幸亏他与你取得了联系。当下次龙越基金会或其他民间机构发来物资时,应该就给他一份了。但是,在村民的意识中根本分不清我们是什么人,是民间还是官方,我们在上车前,介绍我们是民间志愿者,有一些民间机构在做着关爱老兵的好事。其实,他们所能接触的做民政工作的人们有义务应该把这方面的情况给他们讲讲清楚,可以多为他们做点实事的。焦说,是啊!咱们尽可能地给所有为民族大义流血出力的人们以应有的回报。但是,也有人只认官方部门,前几天城区有一位老人,当志愿者联络过去要上门去家访时,对方说“你们是弄啥哩?不是民政局的就算了,俺们前几天已经上报纸了,登记过了!“大意是上了报纸官方就认可了就进到保险箱了,就可以不用其他什么机构再“打扰”了。一般的民众从来不曾参加过任何公益行动,从来不知志愿者为何物,他们不只是忽视民间公益行为,甚至是用歪曲的见解认识去诠释社会正能量与爱心人士的举动:”他们肯定有所企图,谁没有利市会早起?“。是啊,从来没有与真正志愿者接触过的人,他们根本不知道我们在忙什么。他们根本想象不到有多少人前幕后的志愿者在做着前所未有的各种各样的民间公益事业。

       前行路上,任重道远。回程路上,就中国社会的历史与今天,就每个人的历史视点和人生观,我和焦立论不同却也畅谈不少(此处省略一千字)。

       电动车洗了个澡。和焦简单告别后,我淋着雨骑行在人流车流里,时间已近晚六时,想起九十三岁的老妈也是一个人在屋里行动不便,我旋大了车速电量,恨不得一步跨进家门。

      

   附徐书振老兵等人照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手机版|申请友链|反馈|中国记忆 Memory of China

GMT+8, 2018-8-19 05:36 , Processed in 0.043180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服务器里的中国

Copyright © 2006-2013 Memory Of Ch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