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中国 - 中国记忆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98|回复: 1

关于纪念“天津七二九抗战”的三次建议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7-15 17:10: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季忆 于 2015-7-18 16:58 编辑

锦衣卫桥先生昨天的一篇文章,让我又回想起我曾经向中共天津市委发出的那三封建议信。
这三封信,除第一封发出后天津市人民防空办公室曾派员到我家家访外,均无回音,我的所有建议均未见接纳。
第一封信至今已有13年,现在把这三封信公布如下,希望得到重视。

第一封(2002年9月17日)

我是本市市民,现向您提两条建议如下:
一、将防空警报演习日期及时间定为每年7月29日下午2时30分;定这一天为“七·二九天津抗战纪念日”;修建“七·二九天津抗战纪念碑”、“七·二九空袭纪念碑”和“日军轰炸焚烧南开大学纪念碑”。
市政府公布定于921日演习防空,闻后甚慰!
我国人民在和平之中已半个世纪,已有两代人未经战争。市委市政府用这项活动引导市民(尤其是青少年)居安思危,我非常拥护。
但觉这项活动仅仅这样搞,其政治性还不够强。其实这项活动仍有很大的空间可以用来向市民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国防教育、中国近代史教育和天津市的历史教育。
人们都知道“芦沟桥抗战”和“沪淞抗战”,但很少有人知道“天津抗战”,就是我们天津人知道的也不多。
1937年“芦沟桥抗战”爆发后不到一个月,二十九路军和天津保安队就在729日凌晨2时突袭海光寺日本华北驻屯军司令部、日租界、东站、北站和东局子日军机场,并通电全国抗战,天津市民也奋起支前。这是自“九·一八事变”以来,中国军队主动、先发、有计划、大规模地攻击日军的第一次。但终因“不抵抗主义”而告失败,次日天津沦陷。这次事件,史称“天津抗战”。
在这次事件中,日空军于29日下午230分起,空袭天津保安队总部,警察总局、市政府(现金刚公园)、电话局、邮电总局和南开大学(空袭后日军又焚烧了南开大学在空袭中幸存的建筑),天津军民损失惨重。这是天津有史以来遭受的第一次、也是迄今为止唯一的一次空袭
这一段历史天津人民永远不应该忘记!
比照沈阳市在918日(九·一八事变日)、上海市在813日(沪凇抗战日)鸣放警报的做法,不揣冒昧特做如下建议:
每年729日下午230分呜放防空警报并进行防空演习;
将每年的729日定为“七·二九天津抗战纪念日”;
在海光寺,或东站,或北站,或东局子(以上四地是天津军民与日寇激烈争夺、流血牺牲之地),修建“七·二九天津抗战纪念碑”;
在金刚公园(该公园为旧天津市政府遗址,旧天津市政府在此次空袭中被日军炸毁)修建“七·二九空袭纪念碑”;
在南开大学修建 “日军轰炸焚烧南开大学纪念碑”。                                                                                    
(第二条建议从略)


第二封(2004年8月15日)
    我是本市市民,2002年9月17日曾写信向您建议纪念“七·二九天津抗战”。
今年是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鉴于在抗日战争的历史上,天津军民写过悲壮的一页:
1937年“芦沟桥抗战”爆发后不到一个月,二十九路军和天津保安队就在7月29日凌晨2时突袭海光寺日本华北驻屯军司令部、日租界、东站、北站和东局子日军机场,并通电全国抗战,天津市民也奋起支前,但终因“不抵抗主义”而告失败,次日天津沦陷。这次事件,史称“天津抗战”
在这次事件中,日空军于29日下午2时30分起,空袭天津保安队总部,警察总局、市政府(现金刚公园)、电话局、邮电总局和南开大学(空袭后,日军又焚烧了南开大学在空袭中幸存的建筑),天津军民损失惨重。
这一段历史天津人民不应该忘记。国人都知道“芦沟桥抗战”和“沪淞抗战”,但很少知道“天津抗战”。“天津抗战”是自“九·一八事变”以来,中国军队主动、先发、有计划、大规模地攻击日军的第一次(芦沟桥抗战是被动和后发的),因此有必要让国人知道。“七·二九空袭”是天津有史以来遭受的第一次、也是迄今为止惟一的一次空袭,天津人民不应该忘记。现在的南开大学是重建的,原来的南开大学毁于日军之手。南开学子应该知道,天津人民应该知道。天津抗战中很多军人壮烈牺性,很多市民被难死亡。六十年了,他们的义举应该纪念,他们的亡灵应该慰藉。因此建议:
一、组织传媒向公众介绍“天津抗战”;
二、在海光寺,或东站,或北站,或东局子(以上四地是天津军民与日寇激烈争夺、流血牺牲之地),修建“七·二九天津抗战纪念碑”;
三、把每年的7月29日定为“七·二九天津抗战纪念日”;
四、比照沈阳市在9月18日(九·一八事变纪念日)、上海市在8月13日(沪凇抗战纪念日)鸣放警报的做法,以后每 年的7月29日下午2时30分都鸣放防空警报;
五、在金刚公园(该公园为旧天津市政府遗址,旧天津市政府在此次空袭中被日军炸毁)修建“七·二九空袭警示碑”;
六、在南开大学修建“日军轰炸焚烧南开大学警示碑”。

第三封(2005年5月8日)
2002年9月17日我曾给您写信建议:
1. 纪念“七·二九天津抗战”;
2. 将每年一次的防空警报演习日期及时间,改为每年7月29日下午2时30分;
3. 定这一天为“七·二九天津抗战纪念日”;
4. 修建“七·二九天津抗战纪念碑”;
5. 修建“七·二九空袭纪念碑”;
6. 修建“日军轰炸焚烧南开大学纪念碑”;
7. 恢复“一九三九年天津洪水最高水位永久纪念标志牌”。
该建议信被转给市民防办公室处理。该办公室曾派员家访,告知信已转至该办。
我向该办公室表示:
该建议不是一个更改防空警报演习的日期和时间的技术问题,而是向市民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和国防教育的政治问题;把该建议转给防空办公室处理不妥,希望转给分管书记处理,等等。
但迄无答复。
值此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前夕,再向您提出上述建议,并把2002年9月17日信的附件再次寄上,以供领导在安排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纪念活动时参考。上述建议中的三座纪念碑,现在修建已来不及,但可在7月29日举行奠基仪式,然后从容修建不迟。

发表于 2015-7-16 21:56:39 | 显示全部楼层
季亿先生的建议很好,他能使我们时刻记住天津沦陷的悲惨遭遇,时刻记住在大轰炸和抗战中死去的先烈和百姓。但此事的难度很大,宣传部很难通过,我在刊发《铭记78年前日军对大经路的轰炸》一文时,就遇到几个敏感词,编辑不敢做主,去请示上级领导确定。比如“我军”是指共产党军队还是“国民党军队,”轰炸市政府“是中共的还是”国民政府“,”轰炸市党部“炸的是国民党的市委,能提吗?凡此种种,都需严格审查。只要涉及意识形态的问题,就战战兢兢,唯恐出现政治错误。因此,我估计,此事不可行,一切以党的宣传部门定调为准,个人的建议用处不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手机版|申请友链|反馈|中国记忆 Memory of China

GMT+8, 2018-12-12 02:37 , Processed in 0.046465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服务器里的中国

Copyright © 2006-2013 Memory Of Ch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